发博文

西瓜生活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98028
  • 本日访问数: 43
  • 昨日访问数: 192
  • 本周访问数: 38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肉沫小白菜

(2018-09-08 16:21:28)

昨晚做了一道充满回忆的肉沫炒小白菜,没有酸辣椒,用的是超市买的剁椒代替的。图的是剁椒会带一点酸。菜的味道虽不如当年吃的,但对在这个城市生活着的我来说,也算聊以慰藉了。

 

桂林的酸不知道是跟水质有关还是做法有关,酸菜都带有一种独特的酸味。酸豆角,酸辣椒,酸笋这些都是当地做菜经常会用到的。其实很多地方也会有这些类似的酸,但少了那点独特,味道便完全不同。

 

非典刚结束那段时间,接待了一北京记者。吃饭的时候我帮他点了本地特色菜酸豆角炒肉沫,还教他去外面吃米粉的时候要狠狠挖一大勺酸豆角作配料。北京人第一口酸豆角进嘴,眉头都皱了起来,用他的话来说他无法理解这个带着一种特殊臭味的东西当地人怎么会吃得如此津津有味。我跟他说我也不能理解王致和的臭豆腐。离开桂林那天,北京人终于品出了酸豆角的滋味,还希望能带一大包飞回北京。虽然没能满足他的要求,但教会了北京人吃桂林酸豆角这件事,让我颇有成就感。

 

桂林人爱吃辣。这种辣似乎跟四川的辣又不同。我不大能接受四川的麻辣重油的感觉,但湖南的就喜欢。也许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湖南比较靠近一点所以口味也更相似吧。从小被这些酸辣味熏陶长大的我,对这些味道似乎有一种执念,以至于其它地方的味道都无法替代。

 

小时候妈妈每年都会做辣椒酱,炒菜的时候放上一点,开胃得不行。剁辣椒的时候,将一个大大的簸箕放在客厅的地上,中间放上菜板,晾干水的红辣椒装在盆里,搁在一旁。家里没那么大的操作台,坐在一张小板凳上这么就地操作了。渐渐地,碎辣椒越来越多,时不时再加些剥皮的蒜米一起剁。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辣椒酱的香气,让人垂涎欲滴。是的,妈妈做好的辣椒酱打开就是这种香味。忍无可忍用手捏了一小块放进嘴里,却又马上吐了出来。气味虽然相似,但没经过发醇过的生辣椒,味道却大相径庭。就这样,妈妈一直弯着腰拿着两把菜刀不停在剁,我就在边上蹲着使劲地嗅。

 

今年年初回桂林办事,在步行街上也见了好几家小店在门口剁辣椒,卖自制辣椒酱。那香味依旧熟悉,弥漫在四周,吸引路人靠近。店里的柜台架子上都是一瓶瓶贴着标签包装精致的辣椒酱,价钱也不便宜。印象中土里吧叽的辣椒酱立马高大上了起来。

 

肉沫小白菜的回忆,缘于多年前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那时独自在一小区的最深处租房。小区的门口就有家小饭馆。老板都是现炒的家常小菜,价钱也不贵。于是经常偷懒,工作结束回家时就顺便在小饭馆解决晚餐。最常点的一道菜就是酸辣椒肉沫炒小白菜。荤素搭配,咸香下饭,一个人吃正好合适。印象中价钱也才三块钱。价钱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那次雨中点外卖。那应该是一个周末,暴雨倾盆,出门需要极大的勇气。便尝试着给老板打电话点了个外卖,依旧还是这道菜。那个年代,外卖还是个时尚的词,只会出现在一些港台电视节目中。老板为了方便小区居民,偶尔也会送送。没想到老板居然应允了。开门的时候,老板穿着雨衣浑身滴着雨水把护得好好的盒饭递给我,突然感动起来。收钱的时候老板依旧只收了三块钱,弄得我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如今生活的这个城市,也有属于它自己的美味。在这里生活多年,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口味。但骨子里最习惯的仍是家乡的那些味道。年初回桂林办事,在一条狭窄破旧的小巷里的一家小饭馆,点上一道酸豆角肉沫,啤酒鱼,醋溜土豆丝,那种熟悉的滋味感觉便拜山倒海般地袭来,一切变得美好。

 

超市的菜架上有一种青菜,标签上写着奶白菜,白白的菜梗又肥又大,以前吃的小白菜的菜梗是细长细长的。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同一种菜。买回来放剁椒炒了,模样有几分相似,吃起来也相似,但跟当年的比总感觉差了点什么。也许是菜品材料确实不同,也有可能是环境把一切都改变了。正如当年大学的时候跟舍友合抢吃一碗螺蛳,一起吃炒粉,现在独自回到那些地方再吃,总也吃不出当年的味道了。

 

也许我们熟悉的味道并不单单是口感上的那么单纯吧。

阅读 (578) 评论 (0)
依然西瓜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