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西瓜生活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497997
  • 本日访问数: 12
  • 昨日访问数: 192
  • 本周访问数: 35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回忆,从鸭子开始(2)

(2018-09-25 21:08:15)

     院子里但凡能种菜的地方都被种上了菜,但总的来说菜园主要分两大块。一块在院子尽头,两排平房的交界的拐弯处。这里被家家户户分成一个个小方块,种了辣椒豆角茄子南瓜菜花等,每家用竹蔑编了护栏隔开,再做一个小门虚虚地掩着。菜花开的时候,绿绿的枝芽上顶着一串串的小黄花,菜园里一片黄澄澄的。花蕊粉嫩嫩的全是花粉,时常引来蜜蜂采蜜。那时好奇心重,一心想知道蜜蜂是怎么采蜜的。邻居家的小哥哥吧唧着嘴一脸回味无穷的模样,告诉我说蜂蜜可甜可好吃了。于是终于有一天酝酿了勇气,拿着一个敞口的玻璃瓶,另一只手握着瓶盖小心翼翼地靠近正在忙着采蜜的蜜蜂,双手配合着用极快的速度将蜜蜂连花枝一起扣在瓶子里,飞快地跑开去,生怕跑得迟了引来它的兄弟姐妺的报复。回到家,透过玻璃瓶往里望去,蜜蜂的脚上粉粉的,哪有一点小哥哥说的蜂蜜的样子。虽然没吃过蜂蜜,但我也知道蜂蜜是液状的啊。既吃不到蜂蜜又不敢把蜜蜂放了,万一它记往了我家,记住了我,回去搬救兵来报仇怎么办?越想越委曲,忍不住想嚎啕大哭又怕被大人知道我的顽皮。最后眼睁睁地看着被密封在透明玻璃瓶里的蜜蜂越来越虚弱。直到有一天几乎不怎么再动弹的时候,悄悄地溜到院子大门外的围墙边,用小树枝挖个小坑将蜜蜂埋了,泥土堆上插一个扁扁的小石块权当墓碑,默默地在心里道歉,并暗自祷告它的兄弟姐妺不要来找我报仇。从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不再敢靠近那一片菜花地。在这块菜园里挖蚯蚓有风险,家家户户的菜地非常密集,菜地旁边的小路也窄了不好挖,一不小心就会挖到别人家的菜地。

 

   另一块菜园在院子后面,井边过去的一个小土坡上。大人们总是告诫小孩不要靠近那口井,摔进去就爬不上来了。于是心里总是莫名地对这口井存着一种敬畏心,没有大人在场,很少敢独自靠近井口。井口四周是一块平整的水泥地,那个时候已经有了自来水了,但有时仍会有三三两两的大人在井边或蹲或坐着用搓衣板在盆子里搓洗衣服,边洗边聊天。水泥地的一侧是一个小土坡,也许是斜坡的关系,在这里种菜的人家不是很多,所以这里的空地面积大,对我们来说是挖蚯蚓的好地方。尤其是这里还野生着一棵梨树。树身不粗却长得很高,院子里很少有人会爬上去。我想大概是与这棵树上结的果不是很好吃有关吧。树上结的是那种褐色的梨子,偶尔有哪家顽皮胆大的男孩爬上去,我们这些不会爬树的女孩子只能眼巴巴地抬头盯着,希望他能扔几个果下来。若偶尔捡到一两个梨子,那感觉无异于天上掉馅饼,洗干净了一口咬下去,不算好吃的梨子也似乎变得清甜多汁起来。

 

   本地我们把蚯蚓叫做鸭崽虫。也许意思就是天生喂鸭子的好饲料吧。妈妈说,吃鸭崽虫多的鸭子下的鸭蛋比较有营养,鸭肉也会比较好吃。院子里的小孩都各有一套自制的挖虫工具。最基本的是一个小瓶子或小铁皮罐,用绳子在瓶口系一个提手。高级一点的则是将铁皮罐的顶部敲出两个小洞,将细铁丝穿进去扎好做成一个结实的提手。有这种装备的通常是一些比较调皮捣蛋的男孩子,他们的动手能力都比较强,都是自己做的。女孩子们通常是哀求家里的大人帮忙。大人若是心情好了便会做一个结实漂亮的罐子,如果敷衍一点的,便用绳子随便系一个了。虽然是一样的用,但总有不结实滑脱的危险。一旦滑落,瓶瓶罐罐里的蚯蚓倒了出来,往往十有八九不是被其他小孩抢走就是蚯蚓自己飞快地钻进土里逃生去了。

 

   除了罐子是必备的,有条件的再有个小巧的挖锄,就类似现在种花的那种小挖锄。但当时几乎没有哪个小孩有这个装备,唯一有可能是谁家里不用的时候被小孩偷偷拿了出来,那就成了我们所有人羡慕的对象。那感觉无异于在现在我拿着一个老人手机而你拿着一个金光闪闪的IPHONE8

 

   挖锄不是人人都有的,所以不是必备工具。大部分时候,我们都是随便找一个粗一点的树枝或木棍来挖。那个时候世面上还没有出现那种叫一次性筷子的东西,所以还得找两个粗细相当的棍子来夹蚯蚓。有些家里大人还会帮削两根竹棍。夹蚯蚓的棍子必须尽可能的直,用起来顺手。稍有不稳,明明挖出来的蚯蚓也有可能夹不住一头扎进土里再也找不到了。

 

   终于正式开始挖了。挖到的蚯蚓大多是比筷子稍细一点的。这种规格的蚯蚓不长,挣扎的力气也不大,柔软的身体一夹就中。运气好一点的时候,挖出一条手指般粗细的,胆大的男孩子眼疾手快,索性直接伸手去抓了。我是不敢用手碰的,只能老实用木棍去夹。蚯蚓的力气很大,扭来扭去的拼命挣扎着往土里钻。木棍只能在泥土地面按着夹住,却无法抬起来。一抬起来便容易夹不稳,蚯蚓一松开就飞快钻进土里,任你再顺势挖也挖不着。一边的男孩子便看好戏般地等着,一旦脱手就过来抢。最终蚯蚓身体断成了两截,一截进了我的罐子,一截逃生去了。看看,我从小就知道蚯蚓有这项逃生技能,果然是实践出真知。

 

   傍晚时分,混合着泥土的蚯蚓已装了大半罐了。带着收成的喜悦拎着战利品兴高采烈跑回去跟大人得瑟显摆一番,再来到鸭圈边,一古老全倒了出来。一直被困在狭小罐子里的蚯蚓身体早就互相缠绕打结在一起了。小鸭子纷纷扑过来开始抢食,你咬着这端我咬着那端互相争着撕扯不可开交。一直蹲着看到最后一条蚯蚓被吃完才心满足地离开。没有鸭妈妈告诉他们,为什么小鸭子一看到蚯蚓就知道是食物呢?看看,我又知道了这就是鸭子的本能。还真是实践出真知啊。

 

   渐渐地,鸭子长得越来越大。细细的小绒毛脱去变成一片片羽毛状的鸭毛。小小的护栏先是加高,再加高,最后终于围不住了。地方太小挤不下了。各家各户开始给鸭子做记号。有的在头顶染个红点,有的在尾巴染红点,有的将翅膀羽毛剪短。鸭子们开始过上自由自在的日子。在院子里大摇大摆地四处溜达。记忆中它们总是按着小时候的分类一群一群地活动。大院侧门出去的小路对面有一个小小的池塘,面积估计也就现在普通人家三四个客厅大小。池塘边上有一棵小小的据说是桃树。我从没见树上结过果,只见它开过小小的粉白带着淡淡红的花,配着细细的绿叶,倒也好看。有人看管的情况下,我们便会挥着一根长长的竹杆,赶着鸭群到池塘里放风。鸭子一下水便混在了一起,分不清谁是谁家的了。我则谨遵大人指令离岸边远远的站着,生怕违规从此失去带鸭子下水的权力。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便挥着竹杆将鸭子住岸上赶,不时还需要借助往水里扔几粒小石头。赶回院子里,大人根据记号将各家的鸭子带回,基本从没出错过。

阅读 (1193) 评论 (0)
依然西瓜霜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