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合江古城镇 文化耀五洲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473031
  • 本日访问数: 1169
  • 昨日访问数: 626
  • 本周访问数: 428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2018-11-21 18:49:48)

南宁三江口 神仙也来游

左江南下一千里,中有交州堕鸢水;右江西绕特磨来,鳄鱼夜吼声如雷。

两江合流抱邕管,莫冬气候三春暖;家家榕树青不凋,桃李乱开野花满……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活动之际,“百里秀美邕江夜游”和“冬季到南宁看园博”热火朝天,翻开浩如烟海的历史典籍,“邕州城北两江来,五管金汤亦壮哉”之类的古人吟咏令人对南宁心驰神往;喝上甘甜的邕江水,读到元代诗人陈孚以上赞美古南宁的诗句,文人骚客不由自主去寻找邕江的源头——左江和右江合流处——三江口。

传统理解中的南宁三江口,位于南宁城西部,方圆十多公里,错落铺展着左右江汇合河畔上的宋村、平凤、大滩、白沙、长田、宁村、马村、坛伦、下楞和上中,江南岸的胡村、扬美、那廊、那左、那卢、鸡龙山、大同和麻子畲,江北岸的葫芦、那元、那莫、渌寺、新皇宫、老王宫、那章、平畲、儒礼、言屋、上邓、大渌和新村等大小30余个村庄,其中,核心所在地的宋村,是最值得称道的地方。

三江口宋村,古称合江宋村、合江镇宋村,有人简称是“三江口”。这里,水路离民生码头38公里;陆路离广西大学正门25公里、西乡塘客运站15公里、轻轨1号线石埠站10公里、金陵城市大道3公里;南宁至百色高速公路就在村后。清朝时期的《合江八景》令人津津乐道:“怀古悠悠山口冲,左右双龙汇成邕;哥潭夕照波鳞鳞,镇江晨晓雾重重;七星伴月圆六岸,金猫积翠尽葱茏;十五铜鼓盈盈月,那廊晚钟夜夜风。”如今留有合江镇镇江楼、兴陵、小鼓岭汉墓、大圣观、那廊宫、那城和那合等等历史文化遗迹,更有花仙泪、官台石和白鹤颈等等美丽动人的传说,令人留连忘返。

如今南宁三江口周边区域的陆路大动脉——324国道石埠至坛洛段改扩建成城市一级主干道(金陵城市大道)的工程和宋村下游五六公里的郁江老口航运枢纽工程已经竣工,金陵城市大道和邕江交界处的兴贤村白沙渔民社乘船溯流而上,不但能够浏览三江口沿岸风光,赏景探幽,而且可以寻胜访古。

船离岸驶向江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邕江北岸的木棉树三三两两傲立着,牧童在牛背上悠哉游哉。船逆流而上即看到南岸坡岭相连,有似三头狮子互相游戏;有似一头牯牛屈在栏里;有似一只金龟爬上岸来……船继续向西行十来分钟,便是左右江交汇处。在左右江交汇的江面上,可以分清哪一股水来自左江哪一股水来自右江哪一股水是邕江的“头汤水”。

从前做生意走水路有很多规矩,很多禁忌,很多说法。其中,坐船经过三江口,如果不上左右江汇合的河畔拜祭庙宇里的神灵,至少要在船上烧纸钱放鞭炮,最有趣的是船家佬要三江口的“头汤水”来喝,说是三江口“头汤水”喝得越多进财越旺。

在左右江汇合成邕江江面上往西望,迎面便是左右江汇合河畔的“江口嘴”——合江镇遗址,船往左边即是左江,往右边即是右江。

站在合江镇遗址这“金三角”上看左右汇合成邕江的河面,江面宽阔,像一个大湖,前面不远处是树木青葱的银岭和圣岭,山影倒落水中,水光山色,相映成趣;近处,右边左江和邕江交界的南岸原来是一个小坡,远远看去像一只白鹤低头把长嘴巴伸到江中,人们管它叫“白鹤颈”,可惜如今被夷平,据说要建成“鱼苗增殖场”。左江,也叫丽江,沿岸风景名胜无数:扬美古镇、壶天岛、崇左斜塔、花山崖壁画……早在1637年,明代大旅行家、地理学家、文学家徐霞客就在《粤西游日记三》里记载:“自南宁来,过右江口岸,山始露石;至扬美,江石始露奇;江坻新宁(今崇左市扶绥县县城),不特石山最胜,而石岸尤奇……盖江流击山,山削成壁,流回沙转,云根迸出,或错立波心,或飞嵌水面,皆洞壑层开,肤痕彀绉;江既善折,岸石与山辅之恐后,益使江山两擅其奇。余谓阳朔山峭濒江,无此岸之石。建溪水激多石,无此石之奇。”左江之奇丽,就从白鹤颈开始。

船过“白鹤颈”入左江。南岸,岭坡披翠,有一座石山突出在土坡上,从三江口宋村望去,山顶一片斜坪,因而村人称之为“砧板岭”、“官帽山”。砧板岭旁边,有一小坡,形似行龙。龙生九子各不同,鸡和龙都是龙种。官帽山南面,坡地还似鸡脚和龙爪呢,所以人们又俗称这里为“鸡笼山”。船过“白鹤颈”入左江的北岸就是宋村古村落。这里江边原是一个宽阔的鹅卵石滩,其形如鼓,叫铜鼓滩,每当明月当空,远处渔火点点,近处灯火明灭,更有情歌互答,极具诗意,故为合江八景之一,题为“铜鼓夜月”。可惜,铜鼓滩如今成了水面。

船过铜鼓滩,迎面的便是大鼓岭。大鼓岭因其形如鼓而得名。大鼓岭临江的一面原来多岩石,似钟、似鼓、似狮、似狗熊、似葫芦、似平台……其中之平台,名曰官台石,又称仙台石,一说王明阳王守仁曾坐居其上,一说乃吕洞宾邀众神仙相会的晏席台。狗熊曾“不识好人心,咬了吕洞宾。”葫芦乃吕师所背之物。传说真是令人心驰神往。大鼓岭半腰有不少溶洞,有众多蝙蝠出入,是为“福地”。可惜福地奇观在险处,进入洞中探奇者寥寥。值得一提的是,20世纪70年代,村民们曾到一个洞里面挖了几十吨“福坭”作农肥,由此可以想象该洞有多深多阔。大鼓岭脚西侧江面如今变得更加宽阔,而在以前,水深碧绿,从岸边入水,似有码头级级。传说龙王爷的大哥的宫殿就在下面,故而得名“大哥(果、鼓)潭”。

邕西古道是指古代出入南宁(古称邕州)的西部道路。其中之一是:从西乡塘经罗文、石埠、圣岭最高台到三江口合江镇镇江楼,绕宋村村边到村背后的大哥(果、鼓)湾,在大哥潭渡河后上扬美,然后出太平府(今崇左市)接安南。左江大鼓湾大哥潭之渡,是邕西古道上官民两用的古渡。黄昏时分,站在水埠偏下的铜鼓滩边,江流、沙滩、山岭、横渡、波光鳞鳞的大哥潭和红彤彤的西下夕阳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构成一幅悦目的“哥潭夕照”图,成为“合江八景”之一。

关于三江口,徐霞客在其游记中有详细的记载:“丁丑(公元1637年)九月二十四日雞三鳴即放舟。西南十五里,過石埠墟,有石嘴突江右,有小溪注江左,江至是漸與山遇,遂折而南行。八里過岔九,岸下有石橫砥水際,其色並質與土無辨,蓋土底石骨為江流洗濯而出者。於是復西向行五里,向西北十里,更向北又十里,轉而西又五里,為右江口。右江自北,左江自西,至此交会。由右江北望,其内俱涯平陇,无崇山之间,而左江南岸,则众峰之内突兀一圆阜,颇与众山异矣。又西一里,江亦转北。又南一里,是为大哥湾。前临左江后倚右江,乃两江中夹脊尽处也,其北有小峰三。石圆互如骈覆钟,山至是始露石形。其东有村曰宋村,聚落颇盛……”这里所说的“颇与众山异”的“突兀一圆阜”,指的便是鸡笼山这“龙州砧板”;宋村古村落背后便是“石圆互如骈覆钟”的大鼓岭了。

三江口宋村左田右竹,前塘后江,一派田园风光。进入宋村,仰首俯视均入画,眼前脑后尽胜迹,随意观赏都迷魂。而村民们对你说的,也许首先是皇姑坟。

皇姑坟也叫皇帝娘娘坟,清朝以来政府编纂的方志及史书都记载是南明永历皇帝的嫡母王氏皇太后的陵园,史称兴陵。清咸丰十一年(1861)八月版的《小典纪年》载:“戊年(永历五年,顺治八年),明太后王氏崩于田州(今百色市田东县),五月葬南宁,上尊曰孝正庄翼康圣皇太后。”清宣统元年(1909年)编的《南宁府志》载:“兴陵,在县西合江镇宋村,葬桂王妃。永历五年,即顺治八年(1651年),夏四月戊午,太后王氏崩于田州,五月葬南宁,上尊谥曰孝正庄翼康圣皇太后。”

这座广西境内惟一的一座皇家陵园不但是座皇太后陵,而且很可能还是永历帝朱由榔父亲和嫡母皇太后王氏的合墓。

依据之一,有史料记载:“桂藩(朱由榔的父亲朱常瀛)体肥重,舆夫须十八人乃举。有别苑十二区,集女乐百二十人。癸未之变,孔全斌副将部兵先于城外劫典铺。桂藩即集诸女乐并宫女二千余人聚而燔之,号呼震天,并宫殿付之一炬。”

依据之二,有史料记载:1644年十一月初四日,朱常瀛在梧州病死,后葬于藤县城北。“成栋养子李元胤任锦衣卫都督同知提督禁旅,密奏永历帝以祭祀兴陵(即朱由榔之父、老桂王朱常瀛的墓)为名派佟养甲前往梧州,预先在佟的座船必经之处设下伏兵,擒杀养甲”,但据查,今藤县城北并无遗迹。估计朱由榔的父亲死时草草葬于藤县城北,永历当了皇帝不久以南宁为“都”时,发现南宁三江口这块“七星伴月管将相,两水合江封王侯”的风水宝地,就开始计划将其父亲移到合江镇宋村安葬。

依据之三,按照明朝的皇家规制,永历这个孝子不可能让父母各葬一处,所以应该是在当了皇帝后,也就是在皇太后王氏去世前,已经派大臣为父皇母后“营陵”。而且这也符合岭南二次葬的习俗。

皇姑坟包括陵基、祭台、拜庭、陵坪、陵塘、陵背、陵嘴、陵门口和前仓后库等很多部分。陵基所在的山岭形如月牙,人称皇坟岭,占地约40亩,周围或远或近有七个如星同岭拱卫,其中祭台和三进拜庭占地两亩多;三进拜庭前及两边是陵坪,约有20亩;陵坪前是陵塘,约10亩;皇坟岭左侧约50米是右江,右侧约250米是左江,左江和右江于“皇坟岭”前约800米处汇合成邕江,真是左右逢源,很有皇家陵墓气派。

皇姑坟的工程是相当浩大的。可不是吗?徐霞客来南宁时,曾两次光临宋村,他在游记里记“大哥湾”“北有小峰三”,而如今走上宋村村后一望,大哥湾北面,明明是有四个山岭。村民们说,现在的皇坟岭和它右后侧的小鼓岭,原来是同一个山岭的,1650年前后建造皇姑坟时,在中间挖开一条大沟,又在现在的皇坟岭北面大量堆土,皇坟岭这才形同月牙。

古时富贵人家葬墓,讲究“前仓后库”,即在主陵的前方藏置金银财宝、粮食畜禽,在墓的后方存放经书典籍、刀枪兵器。据传,仅是皇姑坟的“前仓”就藏了72号船(即72条船)的金银财宝。皇姑坟主陵正前方约一公里的左江和邕江交界处的“白鹤颈”和“官仓口”一带,传说便是前仓所在地。民间有“马祖踏牛黑,养得广东和广西”的传言,至今还有不少寻宝者在附近挖来挖去做着横财梦呢。

传说皇姑坟四周原来立有石柱以示禁,南明皇朝失败后,吴三桂也曾“修永历嫡母陵”,所以陵园四周原来是有禁柱的,陵墓前也立有石狗石狮和华表等物。不过,后来逐渐被损坏了。到了20世纪30年代初,官府兴建东南圩(今西乡塘区金陵镇东南村那元坡江边)时拆除皇姑坟的三进拜庭和祭台,皇姑坟的地面建筑物再也不见踪影;1939年冬,南宁区保安大队三中队队长李儒林率队在三江口宋村驻扎,在皇坟岭上挖战壕时触及皇姑坟陵墓;六十年代中,宋村第六生产队在皇姑坟主陵附近挖了五六米深才挖到一具小孩尸骨、一个黄金铸成的小人和两只银铸的蟾蜍等文物,传说中“里三层,外三层”、“金钩吊,银钩吊”的棺椁半个影子也没有,更不用说皇太后的尸骸和大量陪葬物了。

1937年出版的《邕宁县志》的“兴陵”条目里,注有“土人称王姑坟亦误”这么一行字。那是因为编纂者不知道村民为何俗称兴陵为皇姑坟。后来,有文史工作者寻根问底,宋氏家族的老族长宋万庄道出了其中的秘密——

1648年春,应当时的兵总陈邦傅所邀,永历朝廷决定以南宁为“都”,三宫先行,而永历皇帝直到当年3月才仓皇从桂林逃来南宁。由于人地生疏,迷失了方向,三月初八这一夜,船泊三江口,永历君臣几人上岸进入合江宋村,未敢暴露身份,就在土地台前面连接“大路石桥”的牌坊(闸门口)下露宿。村中头人宋子贤出来巡夜,烛光中见永历君臣睡得瑟瑟缩缩,拿出一床棉被盖在他们身上。后半夜皇太后率大批兵马寻来,永历君臣惊醒,见身上多了张棉被,跟前就是土地台(坛),以为土地老爷显灵救驾,倒头便拜。次日永历君臣把此事大加渲染,说是土地爷救驾有功,封南宁的土地爷为永宁侯,命人在合江宋村土地台(坛)立牌位,书“永宁坊”,题联:“永保一乡凭土德,宁扶六姓赖神恩。”宋子贤以真相告知皇太后王氏,皇太后虽明白事由,但永历帝金口玉言,话出难收,只好听之任之。皇太后王氏念宋村人忠厚,认宋子贤的孙子为侄儿,让宋家子弟跟随左右,宋村村民因此与皇室亲密。三江口宋村开村始祖宋伯满明朝初期先在南宁城再到扬美古镇娶妻赵氏之后才在合江之阳开庄辟业。宋伯满夫妇死后葬扬美岭尾的莫仙岭,扬美人称是姑婆坟。宋村与扬美习俗相同,都是“一个亲,个个跟”。皇太后王氏认宋村人为侄子,皇太后王氏就成了宋村的众人阿姑,阿姑姓王,又称王姑,而且是皇太后,“王”和“皇”同音,笼统就是“皇姑”。永历五年(1651年)四月,永历帝的嫡母皇太后王氏在广西田州病故,南明宫室扶柩顺水而下,船泊三江口右江渡口,永历帝在老王宫村外靠邕江和右江的那边建立行宫,于对河的合江宋村兴建兴陵,安葬皇太后,久而久之,当地人就把兴陵俗称为皇(王)姑坟了。

这个口碑,信不信由你。但有五点说明:一是嘉庆庚辰(1820) 宋村宋氏宗祠碑记“永历时则有宋文宫居参将宋日职任都司”;二是宋氏族谱记载10头房的“子贤公”为“明朝皇陵司主事”;三是新中国成立前,皇坟岭等共七个山岭及皇姑坟的陵坪、陵塘、陵门口、陵背等大片土地归宋氏家族所有,其它土地才是宋村村民共同所有;四是道出这个秘密的老族长有一身好武功,把祖传的“挑痧”本领传给了儿媳妇,那老族长还说南宁的“老友粉”、“老友面”是当年子贤公发明的,子贤公用“老友粉”、“老友面”和“挑痧”的本领解除了永历君臣及众多北方来的兵将水土不服的病痛;五是宋氏家族特有的酸笋蕹菜辣椒汤在盛夏时节着实是防治感冒的灵丹妙药。

南宁三江口周边区域的村民们还传说:现在西乡塘区兴贤村委会的新皇宫村和金沙湖风景区附近的将台村,这两个自然村的村名,因永历帝建过行宫和他的大小将官筑过点将台点将练兵而得;宋村右江渡口的细陵坪,因为停放过皇太后的灵柩,面积比皇姑坟前的“陵坪”细小而得名;细陵坪旁边的“监牢渌”是永历朝廷关押犯人的地方,所以人们才这么称呼那地方的。

传说朝廷为免泄漏天机,要全部毒害或活埋参加工程的官兵和民工。活埋建兴陵的人的地方,讲平话的宋村人称是“白坟岭”,说壮话的新皇宫和老王宫的村民叫做“墓贤”,大概以为有皇陵司主事宋子贤的墓吧。

传说皇陵司主事宋子贤的后裔宋某人破译打开兴陵前仓宝库关键的“符法”,来到鸡龙山脚河边的官仓口附近,发誓要按照先祖遗愿用财富来造福黎民。“符法”生效了,宝库的大门打开,里面的金银不计其数。宋某人欣喜若狂,牵来九头大水牛,拉走财宝。但宋某人发了横财之后不拿半文来修建三江口的亭台楼阁或水渠道路,而是请道士、师公极尽奢侈大做道场。可做完道场后,金银财宝竟灰飞烟灭,仅剩一文。气疯的宋某人登上高高的镇江楼,举起剩下的那文钱,对准官仓口用力掷去。就在铜板掷出手的霎那间,一阵风刮了起来,那文钱在空中拐了个弯,飞落到右江与邕江交界偏下的白鹭洲。冬季水枯,白鹭洲如钱样,即是文钱滩。

据文史部门调查,20世纪60年代出土的珍宝,目前存在村民手中至少有一只“金龟”。村民梁常源的父亲梁世威当年得到的“金龟”,其实是天主教信徒的饰物——圣牌。它放在手上显得沉甸甸的,长约3厘米,宽约2.5厘米,呈椭圆形,中间突起,上方有穿链条的环,牌有十二个角,金色发亮;正面镶嵌有六颗闪闪发光的红宝石和十二颗绿宝石;还有一圈是金色拉丁文“LOVVADOSELAO SANCTISSIMO SACRAMENTO”,经请教专家认定,除第一个词不太清楚待辨认外,第二、第三个词意即“圣事”、“圣体”;圣牌的中间是突起的两个天使朝拜圣体。牌的反面镶嵌有六颗白宝石和十二颗绿宝石,中间图案是圣母抱着小耶稣。据专家介绍,这圣牌的工艺很高超,图像的教旨意义很深;红、绿、白三色宝石埋在地下三百多年后还闪闪发光,说明品位很高;这种圣牌极少见,不是一般的教徒佩戴的,别说在中国,就是在西方也是上层神父和教皇才有资格佩戴。

《广西通志》和《南宁府志》有记载:“(永历帝的嫡母皇太后王氏)颇持天主教,有教士瞿纱微进回回历,行朝曾颁行之。瞿纱微既以天算结行朝,故三宫皆徒受其教,变易名号。中宫皇后号亚纳,皇太子兹恒号当定,马氏太后号马利,王氏太后号列纳。皆彼中奉教最虔者。因以为名云。北兵再压广东,行朝议遣使罗马乞师,乃以波兰教士卜尔格往。后亦自为书遣教皇因诺会爵。适教皇卒,嗣皇亚历山大七世款接如礼。后所遣教皇书,今存罗马庋书楼中。”从工艺和内容上看,这圣牌,很可能是当时意大利罗马教皇派出的神父送给中国皇室的礼品。由此可见,兴陵的历史文化品位极高,保护性开发的意义十分重大!

20031117日至122日,自治区和南宁市文物考古部门对兴陵进行考古挖掘,发现兴陵拜庭的四个柱基,在兴陵陵基和拜庭柱基与之间的北面发现一座明朝万历二十年陈衡来陈後來安葬父亲陈翼的“意外墓”,出土一块神秘的“墓志铭”。由于考古力量的薄弱和政策法规限制等等多种原因,文物考古部门没能对兴陵的陵基进行大开挖,但出土的“墓志铭”背面刻着“吉人卜兆 合江宋村 真龙正穴 万代昌荣”四行十六个大字,正面 “过钱人:永礼鱼、关边雁”和“中见人:东王公、西”的文字,为皇姑坟增添了神秘色彩。村民得意地说:“墓志铭”背面那四行十六个大字和正面的“寻龙点穴青鸟白鹤仙人”几个字说明,至少在四百年前,合江宋村就已经被人们称是风水宝地,南宁三江口,早就“神仙也来游”啦!

古代运输着重水路,南宁地控三江,是南疆的一大重镇,西郊的三江口,上可通龙州、百色,下直达南宁、梧州、广州,历来是官兵商贾必争之地。

198812月,宋村三队在小鼓岭岭顶平整土地建晒谷场时挖得部分青铜器、玉器和陶器,文物专家调查得知,器物出土时依次排列,坑中的填土为黄褐色,与周围的土色有明显区别,器物分布在长约2.5米、宽约1.5米范围内,调查收集到的器物均已残破,可辨认的器形有:铜剑1件,长约65厘米,圆首呈喇叭形,扁茎1穿;铜鼎1件,盘口、扁圆腹、口沿外附索形环耳1对,外壁残留烟垢;残铜片1块,残玉片3块,两面饰云纹和乳钉纹;夹沙陶片4块,为灰褐绳纹陶。这些器物为墓葬中的随葬品,其年代属西汉时期。据专家们推测,类似墓葬三江口一带一定还有不少。

200910月底南宁市文物普查队在三江口宋村普查时在合江镇古码头遗址发现少量汉代绳纹板瓦筒瓦碎片专家推测在古码头附近可能存在过汉代的建筑顺着这条线索普查队员们从古码头向北展开调查普查队员们发现在东南离左右江汇合成邕江处约500米,西北离皇姑坟约300米的右江南岸的宋村人称为“那城”的耕地上散落着许多汉代绳纹瓦残片一块较高的台地南面耕地断面上可看到30100厘米的文化层整个“那城”东西长约75南北宽约67中部被近代耕地破坏分成南低北高的两级台地地表散落许多板瓦筒瓦残片瓦片均外饰中细绳纹泥质火候较高颜色有灰红和青灰色台地北面和东面右江环绕西面南面有一条宽约30米的沟壑环绕疑似古时护城河现已变为水稻田该遗址是南宁市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及进行邕江流域专题调查以来在市区内首次发现的一处保存较好的汉代遗址对研究汉代广西地区政治经济状况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依据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填补了南宁市区内汉代遗址考古领域的空白专家称,该遗址是以军事城堡还是以郡县治所的形式存在,要结合史料和对遗址发掘来确定。

逐水而居是自古至今人类争取生存与发展一直遵循的基本规则。在中国历史上,整个广大的江南之地,即所谓“交趾至会稽七八千里”,在秦汉以前都是百越族的居住地。骆越是百越的重要支系之一。学术界公认的骆越人活动的主要时代大致是从商代至东汉时期。这一时期,骆越人建立过多个方国。骆越方国范围北起现在的广西红水河流域,西起云贵高原东南部,东到广东省西南部,南至南海和越南红河流域。右江和邕江古称骆越水,其沿岸是骆越原住族群最早的祖居地和大本营,泛及周边地区。现存东山遗址和螺城遗址等众多骆越文化遗存的红河流域,也是骆越人生活的重要区域。古代百越族人“陆事寡而水事众”,“以舟楫为食”;这两大流域的联系以左江为纽带,曾出现左江花山岩画、隆安大石铲和邕宁顶狮山等文明,而这些文明的地理中心,就是南宁三江口。

西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汉武帝派伏波将军路博德率军平定南越国后,设置南海、苍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信耳、朱崖等9郡,南宁当属郁林郡领方县辖地。不过,南越国被汉朝消灭后,汉武帝是否继续在原处复设郡县,有争议。《汉书•昭帝纪》元凤五年秋(公元前76年):“废象郡,分属郁林、牂柯。”这八个字的记载揭示了西汉象郡存在的真相,也就是西汉的象郡从汉武帝重新在岭南设郡的公元前111年开始,到汉昭帝元凤五年(公元前76年)秋废除,将其辖土分属于北边的牂柯郡和南边的郁林郡。《汉书•昭帝纪》“废象郡”的记载,还有大量证据证明西汉象郡的客观存在。秦朝和西汉虽然在骆越地区设立郡县,但基本上只是派军驻守,采用羁縻手段,“和辑百越”,依俗而治。在骆越地区,郡守、县令的统治很松,基层政权仍掌握在雒王、雒侯、雒将手里。而桂林郡和象郡的各级治所,还有各地雒王、雒侯、雒将的“大本营”的所在,有待考古证实。

东汉初年,骆越之民进入文明社会。建武十三年(公元37),苏定出任交趾太守。麓冷县(今越南水富省安朗县夏雷乡)雒将女儿征侧、征贰姊妹不从法规,苏定以汉法绳之。征侧怒,遂于十六年(公元40年)二月举兵攻苏定。九真、日南、合浦(今广西合浦东北)等地的骆越人也起兵响应。各郡守纷纷内避,岭南60余城尽被占领。征侧自立为王,派兵分驻险要,企图称雄岭南。十七年(公元41年)十二月,光武帝刘秀加封马援为伏波将军,命其督率扶乐侯刘隆、楼船将军段志征发长沙(今湖南长沙)、桂阳(今湖南郴州)、零陵(今湖南永州)、苍梧(今广西梧州)2万人,大小船只2000艘南下征讨征侧、征贰。十八年(公元42年)春,抵交趾浪泊(今越南东京州封溪县),斩首数千级,收降万余人,将征侧残部逼入禁溪(在麓冷县境)洞穴之中,封锁洞口将其围歼。岭南悉平。战后,马援整顿当地行政机构,健全郡县制,参照汉律修订法律,兴建城池,开渠灌溉,推广铁器牛耕,包括南宁在内的骆越地区才真正纳入中央管辖。

我国的水族,多居江河畔,以鱼为图腾和吉祥物。据史书记载,和其他壮侗语系的民族一样,水族源于古代“百越”族系,他们的祖先原来居住在邕江流域一带,由于秦汉时期的战乱,水族先民被迫移居黔桂边境,从骆越母体中分离出来,逐渐向单一民族发展。《旧唐书•南蛮西南蛮传》记载:水族“人口殷实,地方千里,土气郁热,多霖雨,稻粟再熟,夹龙江居,中有楼屋战棚,种稻似湖湘”。《宋史•卷四百九十五•列傳第二百五十四•蠻夷三》记载:“川原稍平,合五百余家,夹龙江居,种稻似湖湘。中有樓屋戰棚,衞以竹柵,即其酋所居……善為藥箭,中者大叫,信宿死,得邕州藥解之即活。”

远古时期,世界各地的城镇,多在江河边上,“衞以竹柵”是为墙。以上史志记载描述,不由得人们对邕江的源头进行思考和叩问。

20121024日,南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联合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到宋村进行文化旅游资源调查,在合江镇镇江楼遗址、那廊宫及其周围和“那合”(宋村平话把“合”说为“甲”)等多个地点,旧打击石器、贝丘遗物、大石铲残片、夹砂印纹陶、商朝至汉代的灰质印纹陶残片随处可见,仅从地表,专家学者就采集到大量新石代时代和旧石器时代的各种物品,还在当地人称“那合”的地方发现了夯土墙体。广西和南宁市文物考古研究所2012125日开始对那城建筑遗址考古挖掘,虽然开挖面积不大,但已发现大量汉瓦、柱洞和陶瓷,还在那城遗址附近发现一口约8米深的古井,似乎能证明,秦汉甚至于更早以前,左右江河面较窄,河床较高,河水丰满,合江城竹木茂密,溪流湖泊纵横交错,左右江汇合河畔“中有樓屋戰棚”,人们“以水为街,以岸为市”,一派“雒田街市”风光,也许曾是骆越古国“其酋所居”之地。

从三江口宋村宋氏家族的“神招牌”,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又找到了佐证。宋氏家族的“神招牌”位于前几位的分别是:“南雄太后白馬三姑聖帝娘娘至德之神位”、“祖事顯應倉尊大王感應倉尊二王之神位”和“萬法教主北極鎮天真武佑聖玄天上帝位”。英雄人神化,全世界都有普遍性。在岭南地区,伏波将军有两位,一位是路博德,一位是马援,而民众对马援的崇拜比路博德更甚——众多的伏波庙中供奉的主神绝大多数是马援。而在道教传说中,马援是北极真武的爱将,所以骆越地区的江河沿岸有众多北帝庙供奉马援的老师——真武大帝。就是说,真武大帝,即马援平定岭南以前,骆越古国至少有“感應倉尊二王”、“顯應倉尊大王”和“南雄太后聖帝娘娘”等“国家元首”。

再加上从地图上来看宋村、平凤和大滩三个自然村总共八九平方公里的地盘是一个半岛,专家们发现这个半岛上乌江冲和大王冲两条溪流连通左江和右江,把宋村和平凤两个自然村又成为一个半岛,宋村和平凤半岛内,“廊冲”、“赖廊冲”、“滩底冲”、“乌江冲”、“大王冲”、“山口冲”、“滥冲”、“痴湾冲”和“那合冲”等溪流及其旁边,多年来是荒沟、池塘和稻田,正符合《交州外域记》中的“交趾(泛指岭南)昔未有郡县之时,土地有雒田。其田从潮水上下,民垦食其田,因名为雒民。设雒王、雒侯,主诸郡县。县多为雒将。雒将铜印青绶”的记载。于是我们得出结论:秦汉甚至更早以前,左江、乌江冲、大王冲和右江的围合区及上下游右江和邕江边有军队把守护卫,是目前发现的南宁市市区最古老的城址——合江城合江城的核心在宋村“那城”、“那合”、“那廊”、小鼓岭和大鼓岭等地,大滩村一带则是合江城的外城。也就是讲:广西南宁市市区范围内的“城”,先是左右江汇合河畔的骆越水城合江城,后来才有现在市中心一带的砖墙为城墙的“唐城”、“宋城”和如今的“绿城”、“水城”。

汉朝马援征服交趾之后,合江城逐渐沉寂。唐宋时期,合江城变成合江镇,有军队驻防。现在的越南一带,秦汉时期和以前为骆越古国的一部分,从西汉到唐朝1000多年的时间里,一直就是中国的领土,为交趾郡,有大量中原人移民和古骆越人的后裔居住,直到唐朝后期叛乱,北宋王朝不想收复,左江、右江和邕江沦为类似“两河流域”的骆越水流域,大量南宁三江口的原住民迁移他处,越南才变成国家。明朝前期,现在的越南北部是明朝领土,南部有独立的政权,但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属于明朝的藩属国。从唐朝到宋元,合江镇的镇守功能逐渐减弱;明朝洪武年间,宋氏家族来到“合江之阳”,见“山环水抱、龙蟠虎踞,堪称胜景”,遂“乐而忘返”,开庄辟产,“肇为乡里始”;梁氏家族始祖梁霜喜嘉靖年间居扬美留庆巷,三世祖“进泰公始迁往三江口上右江岸之大岭下居住五代见宋村好阳居因又迁至宋村”;崇祯初年,杜氏家族在“平地起凤凰”邻近居住;平凤的曾氏家族和蔡氏家族来自宋村……所以,古代合江城的内城和合江镇核心区范围内,如今有宋村和平凤两个自然村,左右江汇合河畔上的宋村、平凤和大滩这三个自然村的地盘,应该统称“合江古城镇”。

老人们常常讲到左右江汇合河畔“江口嘴”那座20世纪30年代初还见到的镇江楼。传说清朝初期有一名宋村的宋家女子因管护“犸猴塘”的櫶木林几十年以重建合江镇镇江楼而成为自梳老姑婆,合江镇镇江楼重建完工之时,官府特意草书“镇江楼”匾额,将“楼”字写成“宋女木”以彰其德。道光年间,邑庠生宋衡曾有题咏:“合江镇又镇江楼,迎风淋雨越春秋,巧悬四柱坚如岱,妙压万重稳似钩;绣水环楼飘玉带,青山随阁伴春游。壮哉波涵光景远,宁镇三江冠邕州。”老人们说,据上一辈的老人讲,镇江楼有三四丈那么高,楼顶四周矮墙上有射口和燎望口,面向邕江的一方中间镶嵌有一块青石匾,从邕江逆流而上可以看到“镇江楼”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而背对邕江的一方,约四尺长二尺宽的石匾则书“合江镇”。

父老们相传:镇江楼楼前三门后三门里三层外三层。古时三江口树木茂盛,櫶木有些高达十多丈,镇江楼楼内用四根大櫶木,从地底一直支撑到楼顶。第一、第二和第三层为砖木结构,第四层(也就是顶楼)则飞檐出角,内悬“左右逢源”、“源远流长”、“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聚精会神”和“融会贯通”等匾额,直到20世纪初,飞檐翘角不断崩塌,才逐渐拆除顶楼的框架和锯掉突出的柱子。

翻开史册,我们发现明代嘉靖七子之一的张佳胤有《阅视南宁城》诗:“炎郊春望白云浮,指顾提封一瞬收,睥睨青依千嶂出,楼台声绕二江流。当时铜柱留遗事,此日旌旗岂漫游。敢告边关司牧者,西南轻重本邕州。”“铜柱留遗事”即东汉马援马伏波征服交趾平定岭南后在铸立高大铜柱铭刻征战者丰功伟绩。在道教传说中,管理江河的伏波是北帝真武的爱将。马援曾经平定岭南,是故岭南多奉北帝。合江镇关隘的主建筑是镇江楼,楼里有真武踏龟蛇图像,供奉的是道教真武大帝。传说龟是乌龟精,蛇是南蛇精,都是水里兴风作浪的怪物,为真武大帝所征服,左、右、邕三江因此得平静,沿岸民众因此得安居乐业,所以,当地平话还把乌龟叫做“脚鱼”呢。

古时水路比陆路更为重要,南宁城西郊的合江镇甚至比东郊的昆仑关更为起义者、侵略者和“边关司牧者”重视。史志记载,宋仁宗景二年(1035年),宣化县内已经设有昆仑关、大峡岭、金城驿、归仁铺、石步镇、合江镇等关隘、驿、铺。传说从那时起,合江镇关隘除了主建筑镇江楼,还有合江码头、文武阁(庙)、观音庙(根源庙)等庞大的副建筑。民国初年,合江码头顺级走向邕江,共120级,全是石条砌迭而成。南宁水上民歌所唱的(南宁至百色水路所见)“第二只观音是在三江口南边坐”,指的便是镇江楼侧旁那座观音庙。然而,宋仁宗皇四年(1051年)之后,南宁一带狼烟四起,先是侬智高起义,然后是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的交趾入侵。当时,邕州军民在知州苏缄的率领下,奋力抗敌,坚守邕城42天,终因外援未到,粮尽水绝,城被攻破,苏缄全家36人自焚殉难,全城人民没有一个投降的,计有58000人惨遭屠杀。次年春,北宋派郭逵率领军队反击,终于收复失地。吸取这次教训,便修筑加固各个关隘,并在边境要地筑起了许多烽火台。三江口火楼岭的烽火台,就是那时修筑的。要塞合江镇,自然难逃兵燹,镇江楼难免多次被毁多次重建。

21世纪初,宋代“合江钤辖院记”被人从三江口宋村旁边的河里捞起,为收藏家所收藏。

镇江楼可以控制左右江和邕江过往船只,常有军队把守,征收关税。每逢河清海晏太平盛世,依凭着镇江楼,在对面右江和邕江交界的文钱滩一带的河滩和水面船上,形成圩市,人称厘金圩,安南的槟榔、缅甸的玉器、印尼的象牙,泰国的木雕……东南亚的商品沿左右两江汇聚又循邕江扩展开去,中华各地的货物沿邕江运来又从左右两江扩展到东南亚各国。滇商黔贾风从云集,湖客广贩趋之若鹜,三教九流麇集鳞聚,文人墨客留连忘返……

宋村西北的那练和山口一带的田地里,有很多残砖碎瓦,偶然还可以拾到一些唐宋时代的钱币。那是宋朝名将狄青征讨侬智高的古战场。1052年,侬智高在邕州建立大南国,称仁惠皇帝。1053年,北宋名将狄青天巧夺昆仑关,大战侬智高于归仁铺,侬智高兵败,弃邕城,退居三江口,狄青乘胜追击,侬智高远走大理。三江口有新皇宫和老王宫两个村名,老王宫,即侬智高称仁惠皇帝的皇宫。所以“合江八景”之“山口怀古”诗云:“九转丹散费苦心,谁道仁惠杳无寻?群山胜迹知新旧,江水长流贯古今……”

传说当年狄青追侬智高到三江口,山口一带的村落被毁无数,周围民众死的死逃的逃,镇江楼右侧旁文武阁的一姓罗的老道跑上左江边的砧板岭顶守着摆棋的棋盘,对发现他的大宋兵士说:“请你们统帅上来,如若他能‘将’一‘军’,贫道愿改关隘作生祠,把他如伏波将军一样供奉。”狄青得报,上山顶与老道对弈,连续三盘都没能喊一下“将军”,于是接受老道建议,以民为本,恢复生产,奏明宋皇,废除苛捐杂税,德政化民。侬智高因此得以远走大理,壮人因此得以繁衍。壮人感念于此,把老道和狄青对弈定下治理岭南大计的砧板岭叫做“鸡(计)龙(落)山”。“鸡龙山,计落安”之类的民谣即缘于此。

传说狄青班师回朝后,老道是得道成仙,到天宫玩棋去了,有一天,牵挂着凡间的他想起邕州三江口的美丽,关心狄青平南后宋皇是否德政化民,于是派自己的坐骑白鹤回三江口查看。仙鹤回到凡间,留连三江口的美境,竟不愿返回天宫。成了棋仙的老道从天窗往下看,见仙鹤伸着长长的嘴巴去饮左右江汇合成邕江的“头汤水”,拿起一枚棋子向白鹤打去。仙鹤被打死,化作一个岭坡,那就是“白鹤颈”。劫后余生者感罗道士恩德,先在山口废墟旁的“那练”后在文武阁立“罗仙庙”以纪念。

镇江楼,一楼镇三江。登斯楼,对江流,把酒临风,极目四顾,其情其景多么惬意。可惜20世纪30年代初,官府为了建大同圩和老口圩的“中和门”,把镇江楼给拆毁了。如今在老口圩江边和大同圩江边,还可以见到从合江镇搬去的青石条。题有“镇江楼”的石匾和镇江楼上的大钟,据说曾分别流落到三江口的大同村的土地庙和三江口那元村小学和大滩村小学,如今下落如何,不得而知。合江镇镇江楼遗址上,则是厚厚的残砖碎瓦啦

192910月中旬,在南宁发动兵变的邓小平率队乘船逆流而上,经三江口向百色进发,开创左右江革命根据地。三江口的老人代代传说,当年重阳节后六七天的某日傍晚(1018日,农历九月十五),镇江楼下曾停泊有十多条船,军队就驻扎在镇江楼里。

1930年滇军围南宁,军队也曾在三江口镇江楼等地驻扎;抗日战争时期南宁两次沦陷,三江口宋村都被日本侵略者侵驻……

大大小小的战事,在三江口发生不知曾有多少次。合江镇镇江楼遗址附近一个人称“死佬湾“的地方,就有座座驻军的坟墓,有些还有墓碑;近年人们在离镇江楼五六百米的宋村右江渡口就捞到十多支步枪和炮弹,甚至……

可惜没有很多人去考证这些,就是看片头由三江口推开的大型文献纪录片《邓小平》,一般村民们也没有什么反应。相反,说到三江口的祠堂庙宇,他们就来劲了。

谚语道:“第一富,水浸布;第二富,蒸酒磨豆腐。”古时宋村村民除了从事农耕纺织外,主要副业是水浸布——等档做渔花。等档得了渔花,要挑去卖,近者走隆安天等,远者去龙州百色。村民们把鱼花做到左右江两岸的村村寨寨,带回巨大财富,把邕江沿岸和左右江沿岸的文明融汇在了一起。从宋氏宗祠、大圣观和那廊宫以及宋村古村落变迁的史话,我们可知三江口宋村曾经的辉煌。

宋氏宗祠即宋村始祖卜筑处。据嘉庆庚辰(1820) 宋村宋氏宗祠碑记和族老传说,嘉庆初年宋氏家族男丁女口捐资出力兴建的宋氏宗祠,大屋朝厅两进两廊四合院式,正脊上均饰有形态生动的彩色浮雕,垂脊为“镬(錩)耳”(“昌矣”),两进厅的前后檐柱是水磨石,并用上等蚬木作柱梁架,驼峰、斗拱、托脚、雀替等都经过精雕细刻,梁间交接点用“瓜柱”,夔纹雕花厚板直接承檀,后檐则“出牙”。祠堂大门从朝厅开,两进之间左右有廊相接。廊柱刻有宗派溯高風龍之譽鳳之名往日高風今日仰 堂皇徵盛德蟻而傳虎而渡前人盛德後人欽”和“殷祥長髮祖湯孫孔世德愈積愈彰天昌三代帝王裔 宋祚方興兄郊弟祁文風日臻日上人聚五星套璧垣”等等宋氏家族专用楹联,梁上挂着經遺世訓兩元啟後”和“父子同館 兄弟聯科”等等宋氏家族专用牌匾,墙上题有族诗宝盖是家邦木柱撑大堂 老兄书左笔 右有弟流芳”和族訓父慈子孝兄友弟恭 敬老尊賢敦親睦族 明理守規入孝出悌 崇文尚武光宗耀祖莊嚴肅穆,春祠夏禴,秋尝冬烝,四时八节,祭祀不断

大圣观又名北帝庙,与那廊宫一起被村民统称为上下庙。上庙大圣观在皇姑坟的陵坪之右宋氏宗祠之左前侧,下庙那廊宫在“廊沿”。

大圣观左前侧,左边有棵盘根错节的大榕树,树根四五个人环抱不过。没文化的老人说他小时候就听老一辈人说他小时候就听老一辈人说他小时就见此树这样大了。而“有墨水”的族老则传为王文成公手植榕。宋村开村始祖宋伯满于明洪武元年“官任广西”,后致仕创业于南宁三江口合江之阳,因为曾在扬美古镇居住,所以人们习惯称宋氏家族聚居之处为“宋屋”,开村百多年没有得到“执照”——官方和周边民众承认为村庄。明朝嘉靖年间,王守仁任两广巡抚,在南宁北门街口建敷文书院,宣扬至仁,诞敷文德,宋家子弟积极捧场并邀请王守仁到三江口巡视。王守仁来到三江口,见大鼓岭东面的村落浮屠绝壁,宋氏始祖卜筑处一带更是残砖碎瓦,于是划定“左到乌江冲右到大王冲”为宋村的地盘,命人在宋氏始祖卜筑处左侧建设学馆,并种下大榕树以作为宋村村胆。王守仁死后谥文成,因曾在阳明洞修学,其心学为世人广为推崇,得尊称为“王阳明”。传说王守仁死后二三十年,其为宋村所植的大榕树则繁枝茂叶,郁郁葱葱,某月某日其门生欧阳瑜到宋村寻找先师足迹,与宋村子弟在学馆里吟咏、分赋、联句。期间,欧阳瑜有句“仁者无敌”,宋村老者久思未对,却有一顽童脱口而出:“宋村不败。”欧阳瑜联想到左右江汇合河畔早就有人居住但多次败落,不由连连说这是一副好对联。又因欧阳瑜感念先师王守仁的“第一等事应是读书做圣贤”,便扩建增修学馆,同时供奉北帝真武,祭祀马援马伏波、武曲星狄青、忠勇公苏缄和文成公王守仁等有关的历代圣贤,是为“大圣观”——合江书院。上世纪70年代到本世纪初,大圣观原址上开办小学校,宋村的文明道德教化得以延续和发展,可惜王文成公手植榕一直没得到树碑立传。

上大圣观和下庙那廊宫都是两进,两边有厢房,两进之间虽没有廊相接,但有亭子一座,可免参拜者遭受风雨之扰。庙里四周多是青石碑记。庙脊饰有六国封相、桃园结义、梅兰菊竹、“麒麟宋子”等彩色浮雕。门楣有题诗,其中下庙门楣诗云:“武陵溪水注扁州,溪水随君向北流,行到衙门上三峡,莫将孤月对圆愁。”

老人们常得意地说:“上至龙州百色,下至桂平梧州,比大圣宫和那廊宫更富艺术性的建筑,至今没见过。”也难怪当地村民得意,在《广西通志》《南宁府志》和《邕宁县志》等史志记载中,南宁的仙、道、释屈指可数,而明朝时宋村宋真人竟然就是其中之一,而且“曾驾一龙,顷刻取生椒为鱼脍,书符咒,能逐疫激电。道家之灵宝忏书,相传皆其创笔。”翻开族谱,宋村现在六个家族都有不少祖先是“道士”有“法甫”称号的。据说以前村里大事都由那些“得道者”组织,每逢农历正月十三和三月初二(十一),邻近民众蜂拥而至,舞睡狮醒狮龙凤麒麟,唱春牛唱师公,更有那号称东方橄榄球的抢花炮:抢得头炮人财兴旺,抢得二炮吉祥如意,抢得三炮五谷丰登。如今南宁很多村寨许多人家祖屋神台旁边还存有在宋村抢花炮得的奖品花炮台呢!2003年,宋村村民和周边渔民重建那廊宫,次年农历四月初八那廊宫庙会,有爱情渴望或繁衍祈求的朝拜者达数千人。

南宁有首儿歌《亚九九》唱道:“亚九九,卖箩斗,卖到三江口,拾人一粒豆,挨人打跛手”。三江口宋村村民长途外出“做渔花”,“牛角不尖不过界,马尾不长不扫街”,有些事情难免做得出格,种下祸根。同时,富裕也是灾难的根源。因此开村六百多年大的劫难就有三次,其中尤以清朝咸丰年间的劫难最让人印象深刻。咸丰年间,土匪头“大船底”率部围攻合江宋村七天七夜不克,请金陵“上三村”无赖以救援为名混入宋村村中里应外合方能攻破。该劫仅是宋氏家族就损失八十“打手”,余下村民逃离家园,回村时发现就连石磨都被劫走,堂前茅草已齐胸,祠堂庙宇更是难逃劫难。经历此劫,宋村元气大伤。就说皇陵司主事宋子贤的后裔吧,乾隆道光年间有二十多户人家,而现在竟然只有十多户。20世纪40年代某年,大圣观失火,烧了三天三夜而破败;1958年大炼钢铁,那廊宫被拆毁……

新中国成立前夕,宋村古村落中间北入口一带共有四个闸门,匾额楹联曾题“近仁向安”、“正大遗风”、“至仁至慈”、“钟毓贤华”和“近水楼台先得月 向阳花木早逢春”、“正当道路不拾遗 大为公共沐春风”、“仁义门风福济济 慈善家乘乐融融”、“钟灵毓秀源流远 贤达华章荟萃多”,可谓文明。就是到了2015年,三江口宋村古村落中明清风格的老屋还是青砖黛瓦、飞檐翘壁,透出古朴的气息,“儒礼堂”、“合隆第”、“亮鸿屋”、“齐眉居”、“辉烘屋”、“宰善屋”、“上曾屋”、“光明屋”和“大庭前”等特别有名。其中的齐眉居,因多次重复三代夫妇齐眉四世同堂的福寿佳话、保存很多古老物件和传承众多民俗文化(民间技艺)而为人们所推崇……

历史的变迁,湮灭了不知多少三江口的名胜古迹。当村民为神仙保佑而来劲,为肥沃的土地盛产芫妥、香葱和大蒜闻名邕城内外而骄傲的同时,苍松绿树的山岭变秃了,翠竹掩映的河岸崩塌了,来寻胜访古的人们,看到“两违”越演越烈,面对合江镇和那城遗址等地的一堆堆残砖碎瓦,只能感慨和遗憾!

可喜的是:如今官方名称为江南区江西镇同江村三江坡的三江口宋村,2013年被评为第二批广西历史文化名村和中国传统村落;南宁市于2017年年底公开招标《南宁市三江口周边区域战略发展规划》,批复后将开展金陵镇、坛洛镇和江西镇三镇的总体规划修编与相关村庄规划的编制工作;预计2018年年底国务院批准实施的《南宁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将与中心城区联动发展的三江口流域等各类区域确定为城市集中建设区……

于是乎,我们相信,“南宁三江口,神仙也来游”,将不仅仅是昨天的神话。

 

阅读 (536)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宋多河原创
2659949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