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可遇而不可求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69618
  • 本日访问数: 191
  • 昨日访问数: 217
  • 本周访问数: 108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作家的善良

(2019-05-17 10:27:41)

一个作家在设计他作品时,故事情节越是跌宕起伏风起云涌,越能体现作家写作技巧的高超,大作家名作家大多如此。但阅读之后让读者如沐春风,并能体会到作家的本真和善良,是我拜读凡一平老师作品的感受。

我读凡老师的作品不多,这些年陆陆续续读了《非常审问》《老枪》《掘地三尺》《上岭村的谋杀》《上岭村编年史》《天等山》《沉香山》以及最新出版的长篇小说《蝉声唱》,读完之后发现凡老师绕来绕去都绕不开的故乡情结,他的上岭村。著名作家东西说过,凡是有故乡的作家,往往都会被贴上故乡的标签,比如绍兴之于鲁迅,凤凰之于沈从文。而上岭村便是凡一平魂牵梦萦的故乡,他的故事大都围绕上岭村展开,特别是上岭村的男人们。

用凡老师自己的话说,“《蝉声唱》是献给上岭村男人的一曲悲歌,或一杯甜酒”,读完之后你会发现,《蝉声唱》是凡老师对上岭村情感的延伸和童年的回忆。里面的人物大都是在上岭村,或者从上岭村走出去,或者与上岭村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个前33年叫蓝必旺,后33年叫罗光灯的人,如果按照正常逻辑,他应该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好赌,好色,好逞强。可凡老师却把他设计成“可以改造好的人”。

书中看到,蓝必旺的父亲蓝保温年轻时是十里八乡最好的木匠,他亲手造了一座木房子,层与层之间的隔板组合得天衣无缝,密不透风。这座非凡绝伦的房子在当年的上岭村是一枝独秀或绝无仅有,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它让人羡慕和佩服得五体投地。就凭这座房子,蓝保温娶到了上岭村最漂亮最难娶的姑娘做老婆。然而,多年之后,这座为全家人挡风遮雨的木房子让儿子蓝必旺赌输了。一气之下,蓝保温亲手点燃了这座房子,房子毁于一旦,一家人陷于绝望困顿之中。这场大火唤醒了赌徒蓝必旺的良知,他奋不顾身救出父母之后,悔过自新,洗心革面。消停的两年中,蓝必旺与父母厮守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同呼吸共命运,一起谋划生活,一起劳动,一家人的和美成为不可多见的好风景。这说明,赌徒蓝必旺曾经也是个良心未泯的孩子。

换子之后的蓝必旺成为新任马到成功集团总裁罗光灯,位高权重,家财万贯,荣华富贵,他和上岭村的跟屁虫蓝木村、韦努依然是把兄弟关系,还把他们当人看,让他们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不得不承认,新罗光灯还是有人性的,他念旧情,他重情义,他对父亲多年培养出来的高管没有铲草除根,他知道马到成功集团离不开这些元老的辅佐。他亦善亦恶,为非作歹的最高级别就是沉溺于酒色,但不是败家子。这说明这个喝了33年上岭村水的男人还是个人样。

虽然说新罗光灯恶贯满盈,也并非一无是处,他愿意去学,他知道企业发展需要顺应潮流。这个没读过什么书的山里娃,从赌徒到被推上总裁宝座,他还知道学习,他还知道人才,他还知道转行,他能把集团的事打理顺利。异想天开的他还会为父亲“洗钱”,他说:“我们马到成功集团,从今往后将不再以房地产为主业。以什么为业呢?影视业!”当他宣布这项重大决策时,不啻于一枚炸弹在集团内部炸开了,然而,他的做派竟然没有被老谋深算的父亲反对。新罗光灯的想法是,“我要走新路子。新路子怎么走?关键有两条,首先要感兴趣,有兴趣。感兴趣有兴趣,人才有心思去学,有激情去干……有人会说,房地产能赚钱呀,能赚钱就行。赚钱就快乐吗?未必,未必!”在这里,罗光灯已经达到一个高度,他不再是上岭村赌徒蓝必旺,他已经上升到一个上市公司总裁的新高度,这也说明新罗光灯也有过人之处。

那个本该属于上岭村的男人新蓝必旺呢,当被命运捉弄之后,他回到上岭村,住在原蓝必旺的房间,里面像猪圈充满了恶臭,仿佛从天堂掉进了地狱,他想到了死。有句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新罗光灯由俭入奢很快融入了新生活,而新蓝必旺由奢入俭的恶梦刚刚开始。

时间留给新蓝必旺不多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刚刚回到上岭村的第五天,蓝保温对萎靡不振的儿子说:“必旺,因为阴差阳错,你才享受了33年幸福生活,不是的话你一天也享受不了。你该知足。其实该抱怨命运不公平的不是你,是前面的蓝必旺。他从生到死就应该富贵到底,却冤枉受了33年的苦,而且我还没有教好他,让他变得那么坏。如果当年没有抱错,变坏的就是你呀!”父亲的一席话如醍醐灌顶,新蓝必旺醒悟了。

这个货真价实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经济管理学博士,果然不负众望,他要做一个不一样的农民。他默默地为他的替身原蓝必旺还赌债,他倾其所有不惜借高利贷帮助樊家宁治病。“他是一个值得尊敬和帮助的男人,是上岭村上过战场唯一还活着的人。我需要他继续活着。”蓝必旺说。他拔高了救命对象的形象,也提升了自己的境界。他要在上岭村建钢琴厂,他要利用村里的云杉制造钢琴,他知道钱用对地方便能生钱。在上岭村这地方,用本地的云杉木造钢琴,可以用最小的成本赚最多的钱,他信心满满。新蓝必旺深谙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他要用自己掌握的知识来改变村里人的命运,改变村里的面貌。这也是一个流淌着上岭村血脉的男人,他拥有淳朴善良的性格。

  一个作家,如果他心里没有善良的基因,他给不了读者一个纯良的世界。他的作品能让读者感受到积极向上的精神,感受到这个社会依然健康美好。他描写基层官员寥寥数笔也让读者感受到正能量,“而在他命运多舛、人微言轻的时候,在穷乡僻壤却有这么一位官员,对他如此重视。在这个姓蒙的乡长身上,他看到了廉洁和奉公”。我想,一个作家如果在作品中过度渲染苦难和黑暗就以为能够改变世界,那么,我们所有的努力和拼博就没有意义了。

在凡老师的另一部作品《上岭村的谋杀》中,我还读到另一个上岭村恶人韦三得,这个长期欺男霸女的恶魔令村里所有男人深恶痛绝,但是深受其害的女人们呢,你看不到她们对他的憎恨,他竟然成为全村女人的精神寄托。这些反面人物最坏也就坏到这个程度,在作恶多端时还隐藏着人性的微光,让人不得不怀疑凡老师的初衷。他不敢得罪上岭村,更不敢得罪上岭村的人,但我却愿意相信凡老师骨子里就是个善良的作家。

凡老师是从上岭村走出来的作家,他的家乡有长长的河流和河流两岸青翠的竹林。于是,在大多数作品中他对家乡对亲人倾注足够的温情。他借喻蓝必旺,借喻樊家宁,借喻上岭村最伟大的男人——他的父亲,歌颂上岭村,歌颂上岭村的男人们。

一个有历史的村庄往往都有一棵大树,上岭村也不例外。村口有一棵大榕树,每到夏天这棵树就招来很多蝉虫。这些蝉虫没日没夜肆无忌惮地叫着,像惊天动地的打杀声和惨绝人寰的哀鸣。它们让新蓝必旺不得安宁,蓝必旺必须要砍掉大树,他必须制止或终止蝉虫的侵害。然而,在凡老师这里,他对象征着这个社会的喧嚣浮躁,象征着底层人民挣扎的烦人蝉叫声,却是另外一种心态。他写到:“换个想法或心思去听,真的觉得蝉虫是在歌唱。因为出生不易、生命短暂,蝉虫没日没夜、只争朝夕地唱是有道理的。它歌唱它的生活,以歌声取悦和吸引伴侣。它要幸福,决不虚度短暂的生命时光。它值得尊重,而不应该被仇视。”于是,凡老师真诚地用蝉声“唱”这个词,每一个字都是有温度的,这要有多大的气度和情怀,要有多大的格局和胸怀,才有如此苦中作乐的精神境界。

在人生长河中,对于生活种种,那些见不得人又说不出口的烦恼,最终都被时间和苦难所抹平。凡老师书中还写到“年轻人的罪过,经过三十年时间的浸泡、冲洗和打磨,都应该得到宽恕。只有宽恕别人,才能救赎自己。”罗光灯如此,蓝必旺如此,樊家宁如此,上岭村男人们如此,我们又何尝不是呢?!

阅读 (875)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咖啡方糖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