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眼里无沙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376151
  • 本日访问数: 11
  • 昨日访问数: 866
  • 本周访问数: 227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广西融水县元宝山“野人”调查系列报道之一

(2008-07-22 19:44:29)
[连载标题]广西融水县元宝山“野人”调查系列报道之一2008-07-22 19:48:12阅读:1994

广西融水县元宝山“野人”调查系列报道之一

 

“野人”掳走人,事故?故事?

专家称,这个事件不合常理,已失去“野人”目击者基本要求

 

   引子:很多年以来,一个神秘的影子一直笼罩在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元宝山一带村民们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谁也说不清它到底是什么。目击者说,它能直立行走,披着长毛,有着宽大脚掌,长得是人非人,似猿非猿。大家都在口耳相传着一个名字———“野人”。

    有村民声称自己被“野人”掳走了,有村民绘声绘色地描述了见到了“野人”的形状,更有人拍摄下了“野人”留下的足迹……当地也流传着“野人歌”、“野人瀑布”、“芒蒿”等神秘的“野人”文化。接二连三的目击事件,神秘的“野人”文化,吸引了众多国内外研究“野人”的专家学者多次前往考察探究。

    它,究竟是荒野怪物,还是人类近亲?又或许只是一种虚幻的传说?79日起,在持续一周的时间里,本报组成的“元宝山‘野人’”调查小组走进元宝山腹地,寻访“野人”的踪迹,试图解开这层层迷雾。位于广西北部的元宝山,自古以来有着数不胜数当地人目击“野人”的事件。经常出没的神秘“野人”为这陡峭雄伟的山林添加了浓重的神秘色彩。19938月的一天,融水县红水乡良双村突然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村民贾志现被“野人”掳走了。贾志现是怎么被“掳走”的?“掳走”后他又是如何逃脱回来?而他所见的真是“野人”吗?为此,记者长途跋涉,找到了贾志现本人,调查了解他被“野人”掳走的来龙去脉。

 

一段曾被“野人”掳走的经历

    元宝山,位于广西北部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县境中部的山脉,主峰青云峰约海拔2084米,是广西第三高峰,这里山重峦叠嶂,人烟稀少,水源植被丰富,现今尚存有多种国家级保护动物、植物。元宝山山脚下,一座座别具一格的吊脚楼居住着以苗族为主的人们。一直以来,世世代代的苗家儿女就生活在这群山万岭之中。贾志现所在红水乡良双村就坐落在元宝山西北边上,这个偏僻山寨与贵州地界只有一山之隔。

从融水县城到红水乡的路途十分遥远,而连日的阴雨又导致不少道路出现滑坡。记者在赶到红水乡邻近的安太乡后,不得不租了两辆摩托车通过盘山公路,绕过一座又一座的山岭,行程约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来到良双村。在村中,记者见到了传说中曾被“野人”掳走的44岁村民贾志现,听其描述被“野人”掳走的经历。

那是19938月的一天,贾志现到山里去割草,准备给牛预备过冬的草料。快到中午时,突然听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响了一下,然后就看到一高一矮两个人形的动物,其中一个拉起贾志现的手,一路飞奔起来,短短两三个钟头就跑到了他平时要步行三天才能够到达的地方。其间穿过了不少村寨,经过良寨、洞头、庆林山,一直跑到了九万大山的边缘,而走的却一直都是悬崖峭壁。“我挣不脱,也喊不出来,别人也看不到我们。”

   

      这两个“野人”力气很大,但个子并不高,也看不见尾巴,头发长到肩膀,嘴比较宽,脸上长着毛,还戴着礼帽。而“野人”在掳走他的时候,给他也戴了一顶礼帽,这样一路上就没有人能够看到他们。这两个“野人”的语言虽然模糊,但贾志现却能听得懂。掳走他后,两个“野人”一直在劝他留下来,还给了他一些生果、稻谷、红薯之类的食物,但他极力反对。后来“野人”就把他丢在了村子附近一座叫塘苛山的山头上,第二天傍晚他独自回了家。

    可贾志现回到家后才发现,其实自己被掳走的时间并不是两天,而是整整十天,此时家人正请来法师为他作法祈福。贾志现说,当时家人都以为他是遇到了山鬼,不愿意他对外人提起,但他并不认同这种看法,虽说不知道是什么将自己掳走,但他自己却从来没有怕过。

 

两个不同版本的“野人”描述

    “野人”带上礼帽别人就无法看见?几个小时就能翻山越岭就能到达山脉边缘?为何自称只离开了两天,而家人却说是十天?……贾志现描述“被‘野人’掳走”的事件存在很多明显不合理之处,而且充满了浓重的传奇色彩。听了贾志现的描述后,很多人提出不少质疑。

    为了探究“‘野人’掳走”的真相,记者也采访了贾志现的家人,以及同村的很多村民。得到的答案都是,贾志现为人老实、热心,还曾是村里的干部。对于他为何能描述出被“野人”掳走这样的经历,大家也说不清楚。在采访贾志现后的第二天,记者也赶往三江侗族自治县,找到了最先报道这个消息的宣传干部马贤。听了记者转述后,马贤老师说,贾志现第一次向他的描述“野人”与他现在所描述的有所出入。

   马贤老师今年已经74岁,多年对元宝山“野人”进行考察研究,是中国野人考察研究会会员。据马贤老师介绍,他是在1993年到良双村考察时,意外得知了贾志现被“野人”掳走。而当时贾志现告诉他的版本和现在所说的版本可谓大相径庭。按照马贤老师的回忆,当时贾志现是该村的村干部,他在打草时见到了一大一小两个雄性“野人”,结果被野人拉着跑了很远。后来走到一个山坡下时,两名“野人”将贾志现放在一旁后相继离开,贾志现才回的家。而且当时对“野人”的外形描述中也没有提到礼帽之类的东西。

    马贤老师说,当时他为了求证此事,还专门向当时良双村所属的拱洞乡派出所所长贾志林进行求证,结果证实当时贾志现确实失踪了两天两夜,其家人还报了警。关于贾志现被“野人”掳走的经历,马贤老师也觉得匪夷所思。

三名号称遇见过“野人”的人

    贾志现被“野人”掳走的经历到底可不可信?他的经历对元宝山“野人”调查研究是否有意义?曾到当地考察的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周国兴教授在听取了贾志现的描述后,表示非常不可思议,觉得“他根本没有具体的形象,完全是虚幻的东西,描述出来像神话的东西。飞起来行走,只要他走前面就有路,回过头来后面就没有路了,而且戴上帽子别人就看不见你,而你却看得见别人。这已经完全失去了野人目击者的基本要求。”

   

       据了解,就在去年5月,考察研究中国野人40余年的北京自然博物馆研究员周国兴教授、中央电视台《走进科学》栏目组几位编导、记者等人员也组成元宝山“野人”考察小组来到了元宝山进行维持几个月的考察。在结束调查采访回到北京后,针对贾志现“被‘野人’掳走”事件,考察组也特意请教了相关的心理专家。首都医科大学北京安定医院精神与心理卫生专家梁月竹认为,贾志现说的可能是他的意识处于朦胧状态时出现的幻想。

    关于贾志现描述“被‘野人’掳走”的事件,相关学科的专家学者都认为不合常理,失去了“野人”目击者的基本要求。在排除了“野人”曾经抓走贾志现的这个消息后,记者又意外地从当地村民口中得知,离良双村行程约50公里远的安太乡培秀村,也有两个村民在元宝山主峰之一的兰坪峰遇见了“野人”,之后,不少科考人员还亲自登山去寻找“野人”,在山顶发现了怀疑是“野人”留下的神秘“大脚怪”。这两位村民见到的“野人”又是什么样子?科考人员发现的“大脚怪”会是“野人”留下的吗?带着众多的疑问,记者继续踏上寻访“野人”之路。(转2008721日《南宁晚报》“野人”调查小组记者 王志鹏 周婵娟/ 邓江宁/

阅读 (1993) 评论 (0)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