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15123
  • 本日访问数: 11
  • 昨日访问数: 150
  • 本周访问数: 11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光棍也可以有春梦

(2010-06-19 16:08:44)
 

光棍也可以有春梦(写于6月14日清晨)

 

前一段,重看了杨锦麟走中朝边境的纪录片:《走读大中华:杨锦麟探访中朝边境迷雾》。

该纪录片的标题,起得够烂。

而杨锦麟这厮,冲着其人品,平日也是不太待见的。

不久前,他评写李敖的一篇文章,更是让人觉得其文品低下,奴味十足,在谄媚方面,几乎可与秋雨老师有得一拼。

此纪录片中,这厮一如既往地捏腔拿调,一如既往地伪善,一如既往地咋呼摆谱。也不知是怎么混进凤凰卫视的。

中国目前相当一部分的中年人,经过了文——革等运动的矮化,加上私欲作祟,做派是比较猥琐的,内心也阴暗。且确实如此。

 

我第一次接触朝鲜人,是在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进入体育场,一路有10万观众在欢呼,入场式上,前面几个西方国家的运动员入场时,不少人自顾自地戴着耳机听音乐,嚼着口香糖,闲庭信步,一个个散漫得像在颐和园里春游的旅行团。

待到朝鲜国家代表团入场,该国运动员则一个个站得笔直,胸前各自戴着一枚金质(?)徽章,用靴子把橡胶跑道拍得山响,生怕站歪几厘米就会影响国格似的。

我身旁国务院某部委办的一位女司长,一见朝鲜代表团走来,关切地一个劲在自问:“他们吃得饱么?他们的孩子有吃的吗?哎呀呀,造虐啊。”

一脸幸福的朝鲜姑娘们的腮红,打得艳丽无比,有了这道伪装,也不知她们的营养良还是不良。

为了纪念这一刻,开幕式的次日,我特意到亚运村附近的家乐福,购买了一碗朝鲜冷面,以此表示对朝鲜人民能否吃饱饭的关注。

结果,或许是冷面太冷,当晚吃下后,竟有点腹泻。朝鲜人民容易么。

多年后,我重吃朝鲜冷面时,发现其实那冷面并不难吃,只是这时,那道冷面之前灌录的称谓改作了是“韩国”。

 

我第二次接触朝鲜人,是在南宁。

一个朝鲜的歌舞剧团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来到了邕城。出来见人时,团里的姑娘们特意厚厚地涂抹上了劣质的化妆品,或许这也是她们所能找到或是用得起的最好的产品。

与我们交流时,姑娘们每回答一句话,就侧过头去看几眼旁边那两名不苟言笑或强颜欢笑的黑衣男子,止不住地脸带惊惶。

姑娘们依据黑衣男脸上的表情,来决定着自己是否要把口中的话语继续。翻译也在旁磕磕绊绊地译着。

后来我听说,这个代表团规定,如要上街,必须5个人以上一起出行,且得跟着随团的黑衣男子。但道听途说,此事的真伪也无从考究。

这个歌舞剧团的名字,时隔将近10年,我仍记得,叫做:血海。

据称,金将军(其实,我更愿意叫他的英文名,Kingfucking)近段就让这个剧团,搞出了朝鲜版的《红楼梦》,还在中国弄了一把巡演。中国四大名著里,金将军敢碰的估计也就《红楼梦》,《西游记》是断然不搞的,《三国演义》、《水浒》更是碰不得。

据悉,下一步,金将军让这个团搞的是《梁祝》。

 

丹东人为什么这么怕朝鲜人?言谈举止,都须得考虑照顾到对方的情绪及反应。

这是看罢《走读大中华:杨锦麟探访中朝边境迷雾》后,不少人的一个疑问。

想想之后,其实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北韩在丹东渗透得足够地深,他们的势力在边境一带足够地强,或许做事也足够铁血冷酷。大致如此。

总体而言,这个纪录片拍得很失败,或是受时局所限吧,也不必苛责了。

半岛之上,终会有风云跌宕的一天,届时,鸭绿江的水,是红的,还是绿的?

 

另:基本由军人组成的朝鲜国家足球队,据称此次到南非,目标是夺取金杯。这不是不可能。就如一个封闭在乡村里多年的一个小青年,说他的梦想是进城去把范冰冰娶回家,大家不要嘲笑他,梦想的大小不是问题,最关键的是同城里的巴西、葡萄牙、科特迪瓦等其他强壮的光棍们同不同意。过几天,就看看在球场争风吃醋的过程中,谁在满地找牙吧。

 

阅读 (1028) 评论 (1)
邕城一痞郎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