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记忆走在回家的路上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6445
  • 本日访问数: 43
  • 昨日访问数: 46
  • 本周访问数: 43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立秋(贴个旧文,是为记)

(2017-05-18 19:19:19)

2016·立秋

 

晨起。微信群、朋友圈都在说同一件事:立秋了。

我揉着迷朦的眼,突然觉得事情变得可怕起来。房间里的空调,依然显示着26℃的温度,而秋就这么不期而至!

事实上,我知道,让我感到恐惧的并不是立秋这个节气,而是时间的瞬息的飞逝,一转眼,春过去了,一转眼,夏又要过去了,一转眼,人生已然走过了三十几个春秋。想想一路走来的收获,这恐慌就无限大了起来。我陷在无边的恐慌里,四面楚歌。

近年来,我总是想起老家,想起那些有飞鸟,有梨花,有桃树的旧时光景。想起这些,内心会变得宁静,一直紧绷的神经得以舒缓,我知道,是我感觉到累了,抑或是逃避的思想在作祟。我以为,这只是我内心一时的软弱,很快就会过去,生活容不得我内心软弱。后来我却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我想起旧时光的频率越来越快,甚至连睡梦出现的也是那些场景。残阳如血,斜阳西坠,屋前梨树伸展向空中的枝桠撑不住它的坠落,蝙蝠开始经营傍晚的天空……这些旧时不曾被关注的场景,却如此轻易地闯入我多年后的生活,让人猝不及防。

是否是我太过于敏感?三十多岁的年纪,正值当打之年,伤春悲秋是否过于矫情?为赋新词强说愁,是否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我陷在恐慌织就的网里,无处脱身。

恍恍惚惚,就过去了一天。

晚间回到家,问母亲,父亲去哪里了?说,早上回去了。

父亲就是这样,我们很少有直接正面的交流,很多事情,我都是愿意跟母亲说。我不知道两个男人之间以何种方式敞开心扉才是合适的。

彤三岁半了。辰也一岁半了。近三四年来,母亲为了帮我们照看孩子一直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她依然扔不下家中的几亩田地。于是父亲就在家中经营着农活。事实上,他也只是种两块田,够我们一年的食用。更多时候他都是随着他们的队伍给他人起房子。无论严寒还是酷暑,只要接了活,就得尽快给东家做好。

如今,已过花甲之年的他,多数时间里还是一个人生活在老家,闲时来到我们的城市陪他的孙女孙子。

我不止一次地跟母亲说,让父亲别去了砌那些房子了,来带彤和辰吧。母亲说,说了不止一次了,不听,现在年纪大了,身体大不如前了。但父亲却未听进去。闲时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每天他带着辰出去,看看车、看看这个城市里无处不在的吊塔,看看所有让辰感到好奇的东西。但往往他们队伍的一个电话,又把他叫回到了村里,于是又一次拿起他的砖刀。或许在父亲看来,在他还能动的年纪里就不该停下来,但每想起这些,我心里却堵得慌……

毕业十数年,跌跌撞撞,我渐渐在这个地市里站住了脚。虽然身上背负的压力很多时候让我感到喘不过气,但至少我开始走出祖辈一直在耕种的土地,走出大山的怀抱,走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单调而又平静的生活。想到这些,内心又有些许的庆幸。

彤和辰一眨眼间,就长大了,仿佛就在昨天,他们还在床上翻滚爬行,还在扶着床脚摇摇晃晃地学步。我甚至没陪他们几天,彤就已经上幼儿园了。工作的性质,周末都需要上班,每天早出晚归,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我的选择是否正确,多年之后,每当我想起这曾经的过往,是否会后悔?我不知道。跳出大山与土地,进入绞肉机一样的城市,注定要承受不能想象之重。矛与盾的争斗,就这样填满每一天的生活。

父母老去的速度与儿女长大的速度让我害怕。我还有多少时光奋斗?父母什么时候可以毫无顾忌地忘掉他们身后的田地?我有多少时光可以陪伴彤和辰的成长?前方的路有多少的坑,有多少的坎?太多的未知在前方等待着,或许这就是让我感到心慌和恐惧的根源。但是又能怎样呢?立秋了,但至少还有机会,趁着时光未老,还可放手一搏,再过立冬,就可看到立春的身影了。春天,是多么令人向往的季节!

 

阅读 (70) 评论 (0)
钗头凤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