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你不敢想明天,我不肯說再見。】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04803
  • 本日访问数: 86
  • 昨日访问数: 72
  • 本周访问数: 86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爱和爱人的国度

(2019-08-10 22:24:20)


我又来了。


最近在家看了《观山海》,里面图画都很漂亮,晚上做梦还能梦到人面马神虎尾兽,盘踞西荒大山,脚下金玉飒飒。还有一本汪曾祺的《我与我比第一》,都是睡前可摸索的本子,有助安心昏睡过去。


立秋来得令人措手不及,我好像在2019还没有做什么可歌可泣的事情,这种状态有些不一般。我每一年都要做一些热烈的事情,好让我在回顾的时候总有线索可循。这些年字写得少了,记事本上的只言片语都忘了标注日期,仿佛我总是浑浑噩噩,使得周围人都迫不及待用一幅看着失足少女的眼神来观摩我,问我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好好做一个特立独行的文艺小女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总和自己的体重过不去。萝卜总捏着我的大小腿摇头,我想起有一年小杨在门口敲门,我噔噔噔跑下楼给丫开门,丫一脸惊诧看着我,后来就跟萝卜说“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了”。我捏着我的大小腿,想想最当初我是什么样儿的。


那时候我头发很长,有点卷,八九十斤,喜欢穿宽衬衫小裤子,小风一吹人就像要飘起来。我幽怨的眼神盯着萝卜问,怎么的,我肿起来了你对我的爱就消磨了?


啊……我又想起一个人。他眼睛特别亮。


那时候他给我在墙壁上画画,画了多了一条腿的丹顶鹤。他说他和我是有代沟的,于是我叫他代沟弟弟。后来他去了深圳,有一年归乡,在大家团聚在门口时悄悄的站在旁边,我一回头就看得到他,散伙时他说:我要走了,拥抱一个行吗。


我向来大方。这种大方体现在面对老孙头的勾肩搭背和田妈勾着我的手臂时的飒爽,我从不以无限的恶意揣测对方的心意,亦从不对自己有过头的自信,这是我的优点。我走过去,特别用心的和他拥抱再见。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总显得游刃有余。偶有突发的状况,面上也能波澜不惊。后来不知怎的,不爱同人来往,总把自己关在家里,再也不插着腰盘着腿坐在树下迎来送往的招呼。那些年,我写了很多很多字,等人来看,无所谓周遭的猜测,十分有风骨,又显得十分的幼稚。我劝人,总带着一口历了世事沧桑的气,我说咱们没有那样放纵的身体,只有一点放肆的灵魂,即便如此,在有限的自由里仍然可以做许多豪迈的事情,这已经很不容易。


现在的姑娘都喜欢男人身上带着多多少少的痞气,在你丢我捡的感情道路上给自己预设了许多桥段和场景,用来作为加分或者减分的砝码。她们喜欢门庭若市的感觉,以此抗拒独孤感。哎?回头想一想,什么叫孤独感?


……


飘台了,扯回来吧。说说我的体重。


队队最近就和吃了一整桶的炸药一样,疯狂攻击我沉重的体重。我说我跑步了,她说你跑步没有用,吃点儿吧。我说我不吃了,她说你看看你的体重。我一颗中年妇女的心肠摧折万段,恨不得一手穿过网线掐死这小娘们。


大家都说,无论是谁,活到最后比的都是发际线和体重。我看着镜子里的脑门上的发际线,总觉得自己没有输得太彻底。各方来路不明的人都在暗搓搓的提醒我关注关注曾经亲密的老朋友,我非常不耐烦。我为什么要去关心他们呢,我已经不要他们了呀。他们好或者不好,都与我无关呀。我不要你了,你上天我都懒得给你烧香。


而我从没有那么铁石心肠。我总归以为,认清自己,时而反省,这样才最重要。


反正各位总认为我一向狠辣,行事特别乖张。那就如此吧。辩解总显得太蹊跷了些,我又有甚好辩解的呢。我宁愿从不开口,这样各位就从来不知道。我虽然学着锡兵燃烧自己,这些年的熊熊大火也没有将我融成一颗坚硬的心脏。




阅读 (56) 评论 (0)
乌鲁丝拉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