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34654
  • 本日访问数: 108
  • 昨日访问数: 224
  • 本周访问数: 1128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六)

(2018-07-11 13:26:12)
[连载标题]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六)2018-07-11 13:28:50阅读:48

第十六章   我们复婚吧

 

当天晚上730分左右,印度洋海面上,一条只能容纳56个人的快艇疾驰,迎面扑来的海风夹裹着腥咸的海水无情地抽打着快艇上的人,艇上除了3个蒙着黑色面布的汉子,还有一个女人,就是丽珍,此刻她被反绑着,嘴巴被透明胶紧紧的粘着,一开始她拼命的挣扎,后来觉得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就安定下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快艇贴着海面飞驰,但却还算平稳,过了十多分钟,她眼神一瞥,从那熟悉的身形她认出坐在前面右手边的人是奚明达,一股厌恶心从心底涌上,她又“呜呜”拼命的挣扎,躺下身子伸脚捅了一下那人的后腰,那人回头,把黑色面罩取下来,没错,就是奚明达,那原本端正的俊脸被邪恶扭曲,铁青冷峻,恶狠狠地说,“现在不跟你多废话,等会跟你算账,黑豹,加大油门,快。”

不一会,快艇速度慢下来,来到一艘游艇边,游艇是停泊在一个无人小岛附近。几个汉子把丽珍拉上了游艇,这是一艘豪华游艇,中间的客厅约有20平米,四周有舒适的沙发椅,游艇设备齐全,艇上的吃喝储备足够供应十个人一个月的消耗。

绑匪总共五个人,为首的就是奚明达,现在他们全部清除了面罩,给丽珍也松了绑,打开封嘴巴的胶带,让她坐在一边的沙发椅上,奚明达努努嘴,示意手下给她喝水,一切平复下来,好像刚才那险恶的绑架只是一场游戏。                 

“奚明达,你这狗东西,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丽珍杏眼园睁,几乎冒出火来。

“哼哼,我想干什么,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吗?”奚明达轻佻地摇晃着走到丽珍面前,“我想重温旧梦,我们复婚吧,珍,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弯腰捏着丽珍的下巴托起,心中回放过去的温情,他现在还不想使用下作的手段。

“呸!”一口吐沫吐在奚明达脸上。

“啪!”一声脆响,奚明达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他急后退,抹着口水,脸愤怒地扭曲了,继而转笑,“打得好,好啊,打是亲骂是爱,再来。”说是那么说,他不敢再靠近。

“卑鄙,无耻,流氓,想不到你是这么下流无耻,你到底想要什么?你不得好死。”丽珍愤怒到极点,语无伦次。

“好了,废话少说,第一,我要复婚,第二,把隆鑫集团的股份、财产我要一半。”豺狼终于张开了血盆大口,其实从被绑架的那一刻开始,丽珍已经猜到绑匪的意图,无非看上她的钱财,像她这样的身份,早被许多黑帮暗中窥视,她就像一只草原上孤独的小鹿,随时会被四周埋伏的鬣狗、豺狼、狮群吞掉。这其中又加进了奚明达这条残忍的恶狼而已。这是那个曾经同床共枕的人啊!

他们曾经是夫妻,他们曾经相爱,有过曾经的温馨日子,但随着眼前一幕的出现,过去的一切美好都像美丽的玻璃花瓶打碎了,再也无法复原。

“不可能,复婚,哼!亏你想得出来,分一半家产,也休想,给你的还不够吗,萍你自己的本事恐怕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还不知足?我一分钱也不会再给你,你以为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就能够达到目的吗,做梦!”丽珍根本不用多想,断然拒绝。她在思索,我的行踪,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在何洋、丽珍一行动身来印尼之前,奚明达已经买通隆鑫公司的人,获悉了丽珍的行踪,他还知道,待印尼的金矿考察完毕,丽珍将携未来的夫婿到新加坡见岳母娘。为了避嫌,他特意从马来西亚顾了三个黑帮打手,自己带了一个长期跟随的保镖,一切都做了周密的布置,对于即将到手的巨大财富,是要下点本钱的。

他也知道,跟丽珍复婚的可能性不大,他事先打印了一份文件,以丽珍的名义声明:出于对前夫的弥补,自愿将隆鑫集团48%的股份无条件让给奚明达。只要陈冯丽珍在上面签字摁手印就搞定,和蒋大高参密谋后他明白,集团另外两个股东加上内部高管,总共拥有20%的股份,48%的股权到手,他奚明达在隆鑫就是绝对控股的大股东,董事长的位子就得他坐,只要拥有了签字权,集团的财产、资金,可以在他的主导下,源源不断地流出,先进入自己的公司,那时候,隆鑫集团是死也好,垮也罢,他都稳坐钓鱼台,集团即使有幸不倒,他也没有损失反而有利,他为此如意算盘乐得好多天睡不着觉。

丽珍气愤到极点,她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松口,非常坚决的回绝奚明达的要求,奚明达一挥手,咬牙切齿地说:“给我剥光她的衣服。”

一个打手走近丽珍,动手解开她的衣服,她想挣扎,后面两个抓住了她的胳臂,所有的绑匪都围上来,要看看这尊贵美丽的富姐剥光衣服后是什么样子,上衣被脱了,露出包着丰乳的粉红色乳罩,几个人哈哈淫笑,目不转睛的盯着,“快,快呀,磨蹭什么,解她的奶罩,哈哈哈!”

“噗”一声,乳罩被拉断了,两个浑圆的乳房像两只欲飞的鸽子,暴露在众人的眼前,一只肮脏的大手一下猛力地抓住一只乳房,用劲一捏,丽珍痛得“啊”的一声尖叫,眼泪扑扑地掉落,羞辱的痛楚其实比被捏的疼痛难受千百倍,她恨不得立即就死去。

奚明达喝退打手走到跟前,双手轻轻托住那高耸的丰乳,像以前一样熟练的搓揉,“多么熟悉的玩物啊,可惜呀。”他捏住乳头狠狠使劲,“啊!”丽珍又是惨叫。

“不签字,就这样继续下去,等会还有更加有趣的游戏,看你是要钱还是要命,怎么样?签不签字?”奚明达问。

丽珍痛苦到极点,眼睛紧闭头颅低垂。

奚明达继续玩弄着丽珍的身子,不一会他的野火被挑起,底下膨胀,口干舌燥,他脱去衣服,解开裤带。“你们几个,都给我滚远点。”

几个汉子退走,但小小的游艇能退到哪里去?他们一个个背转身,但只一会儿便转过身来,这么美妙的戏怎么能放过,比他妈看A片强多了。

奚明达趁丽珍昏睡,轻轻把她裤子脱了,在脱内裤的时候丽珍醒了,她愤怒之极:“奚明达,你这个狗东西,这个时候你还想……”

内裤被强行扯烂了,肥硕雪白的大腿、臀部暴露在灯光下,丽珍愈发羞愧难当,腿脚拼命地蹬着,嘴里不断的嘶喊,骂着奚明达,几个打手何曾看过如此漂亮性感的尤物,一个个口呆目瞪,口水流了一地,每人的裆部都膨胀得老高。

丽珍挣扎得筋疲力尽,瘫软地闭上眼睛,任泪水像泛滥的溪水般横流。

奚明达这将她按到在沙发上,回味曾经的过去,他一边吭哧吭哧地发泄,一边寻找过去的美好时光,他熟悉丽珍的每一寸白嫩的肌肤,他们曾经缠绕在一起共同品尝甜蜜,也一起为公司为家庭而努力,他此刻非常后悔,自己的确混蛋,这么好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孩子,一切都是自己毁掉的,都化为了泡影,这一次,是与丽珍的最后的一次了吧?

阅读 (47)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