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34653
  • 本日访问数: 107
  • 昨日访问数: 224
  • 本周访问数: 112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连载] 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七)

(2018-07-11 13:40:06)
[连载标题]中篇小说连载:遗失在苏门答腊(十七)2018-07-11 13:42:01阅读:128

第十七章    国际刑警出动

 

夜已经很深了,窗外的天色黑的如墨水染过一般。众人哈欠连连,何洋说,“你们都回去睡吧,明天再说,现在什么也干不成。”

赖先生挥手示意大家都离去。何洋认为,丽珍刚刚被劫走不久时,如果警方的追兵路线对头,也许能够追上,但茫茫大海劫匪要走的路线实在太多,而苏门答腊这个地方附近布满星罗棋布的小岛,随便进入某个无人小岛或者礁丛,便无从寻找,奚明达太狡猾了。何洋心如刀绞,痛苦的泪水哗哗不断流淌,此刻丽珍身在何处,是死是活?受到什么样的折磨和痛苦,他宁愿被绑架的是自己,如果自己的死能够换来丽珍的安全,他会毫不犹豫的献出生命。在经历了不幸的婚姻之后,好不容易找到一位满意的女人,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一生的伴侣,竟然如此昙花一现般就结束了?上帝啊!你不是万能的吗?怎么不怜悯怜悯我们,可爱的丽珍也是善良的基督徒啊?

明天,明天一定竭尽全力找回丽珍,昏昏然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天亮了,何洋和赖先生等人到明打威警察局去询问消息,警察局还没开门,他们来得太早,不过几个人站在门口吸了一根烟,里边人开门出来了,还是那位黑胖警官,客气地迎接他们进去坐。

“雅加达都知道了,说准备派出得力警员前来调查。”黑胖警官接过何洋一支烟,说道。

说到雅加达,何洋突然想起,雅加达不是有朋友吗?商贸部高官拉赫玛特萨勒,对,找他也许能够帮上忙。

“你好警官,我用一下你的电话行吗?打到雅加达?”何洋问。

“用吧,只要能够尽快破案,干什么都成。”

电话通了,副部长客气地问是否考察结束回到雅加达,但听闻何洋的诉说,电话那头静静地没有了声音,何洋以为是电话断了,原来是部长被惊呆了,当他意识到失踪被绑架的人是新加坡的首富陈家公主,脑海中计算机般快速运转,这事大了,搞不好是世界级新闻啊,此次印尼的丑出大了。

“何先生,我知道了,我马上给总理打电话,要求警察竭尽全力破案。”说完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两架蓝白相间的直升飞机降落在警察局门前的空地上,印尼商务部副部长拉赫玛特萨勒,印尼警察总署国际刑警支队队长那尼克乌达米,带着一群干练的警察全副武装的走下来。又过不久,南苏门答腊明古鲁省明古鲁市警察局也来了几个人。

在办公室里听取了何洋及当地警方的简要汇报后,立即展开工作,两架直升机呼呼地升空,往可疑的目的地飞去,国际刑警队长乌达米跟苏门答腊及附近岛屿警方通电话,发出命令、布置任务;当乌达米队长听了丽珍与前夫的关系后,立即预感到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马上命令与新加坡警方联系,调查奚明达行踪,一系列措施很快做出,办公室静了下来,人们坐着等待消息的到来。

何洋拉住萨勒的手连说感谢。副部长说:“不用谢,是我们照顾不周,造成如此疏漏,哎!”

两个钟头过去,直升飞机回来了,一无所获;两位年轻的警察守在电话边,不断询问各地情况,反馈回来的信息也不乐观。

何洋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自己如果寸步不离丽珍的话,就不会出现这种不幸,他悔恨万分。

一个白天又过去了,仍然没有什么好消息。乌达米队长请示说:“部长阁下,尊敬的何先生,我们没有不要呆在这里了,回雅加达吧,在雅加达我们一样会全力继续侦查案情。”

萨勒部长同何洋商量,只能同意乌达米的建议,全部人马返回雅加达。

何洋等人仍然入住班德拉大酒店,入夜,一场狂风暴雨猛烈的洗刷了雅加达,紧闭的玻璃窗被抽打得啪啪作响,狂风呜呜地呼啸尖叫。

又过了难熬的一天,乌达米无奈地耸耸肩,对何洋说:“非常抱歉何先生,我们尽力了,据新加坡警方反馈的消息,奚明达离开过新加坡一天一夜,不知去向,但很快便回到家里,目前此人一直呆在家,警方跟踪并借机侦查过他的别墅,也没有女主人的信息,据此推断有三种可能,一是丽珍女士被藏起来,二是被杀害灭尸,三是丽珍女士逃脱,暂时未出现,但愿是后一种情况,但不管是什么情况,我们的侦破工作不停止。”

“谢谢你乌达米警官,谢谢印尼警方。”何洋握手道别。

跟赖先生商量决定,大家返回,但何洋与颜总工、丽莎到新加坡,向陈母及集团董事会汇报情况,尽管这是非常难的一次见面和汇报,但事已至此,不得不为。

见了丽珍母亲——准岳母娘和丽珍的小女儿阿莹,何洋语无伦次涕泪交加,只能由颜总工将经过汇报,最后他安慰说事情也许没有那么糟糕,因为目前还没有结果,祖孙嚎啕大哭。何洋说:“妈妈,就让我做你的儿子吧,我会代丽珍尽孝、照顾好你和阿莹的。”阿莹竟乖乖地依在他怀里。

颜总工带何洋会见了隆鑫集团董事会成员及高管,双方在悲痛中磋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目前还不能宣告丽珍总裁已经逝世,一切商业业务照常运转,南都市项目派一位副总和颜总工负责。

何洋回到南都市,回想一切,好像是一场噩梦,他把公司的事情交给副总们打理,意气消沉,终日以泪洗面,闷闷不乐的在家闭门不出。

扬眉来了,帮他买吃的,煮给他吃,洗衣服,他像一个痴呆人,任由扬眉摆布,扬眉也心痛得直流泪,为何洋,也为丽珍,她跟丽珍姐妹相称,丽珍还赠送她一个价值不菲的翡翠手镯,睹物思人,她感叹人生无常,好好的一个鲜活的人,去了哪里?她还在人世吗?

半个月过去了,扬眉感到不能再这样下去,否则何洋身体堪忧,先改变环境吧,她买来鲜花,在电视柜、茶几上都摆上,使房间充满鲜艳的色彩,再打开音响,轻松愉快的音符在流淌,何洋神情慢慢地好转了一些,扬眉轻轻地搂抱他,用女性的温柔、妩媚温暖他,喃喃地说,“好啦,都过去了,不是还有我的吗,你不要眉子了?”

何洋倚在扬眉怀里殷殷地抽泣,像个孩子,再大的男人也是有儿童般的恋母情结,在母性的怀抱里,温暖而安全。

他渐渐觉得心情好过一些,多日来都是扬眉抱他哄他,被动地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阳刚之气,现在他反手抱住扬眉,主动索吻并动手探索起来,小腹之下竟然膨胀热乎,扬眉脸羞红了,这家伙终于反应苏醒了?她觉得麻酥酥的,被挑逗起兴趣,嗯,如果那啥嘿咻一下,女性的身子也许能够唤回他失去的魂魄?于是,她引导何洋到了卧室,衣物一路丢弃,何洋的雄性勃发了,扬眉惊喜,两人的身体紧绷纠缠,终于放松,酣睡如泥,连日来的照顾和担忧,扬眉累极了,而何洋一直以来从未休息的精神也彻底舒缓,多少个不眠之夜后终于进入沉沉的梦乡。

为了彻底治愈何洋的忧郁症,扬眉开车拉何洋到一家KTV歌厅,放开喉咙唱几首歌或许更好。

两人情歌对唱:《知心爱人》、《选择》、《敖包相会》、《神话》《分飞燕》等。点了何洋的拿手保留歌曲《北国之春》、《滚滚长江东逝水》、《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怀念战友》、《在那遥远的地方》。

何洋声音高亢洪亮: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小脸好象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象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流浪在草原根她去防羊

每天看着那粉红的小脸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何洋纵情高歌,这是唱给丽珍的歌,歌唱能够释放胸中的郁结,脸上肌肉松弛了,露出难得的笑容。

扬眉则点了《枉凝眉》、《轻轻地告诉你》、《天路》等几首抒情歌曲,最后唱了一首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那里

日子过得怎麽样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日子

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爱情甜如蜜

任时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

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

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

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

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情意

如果有那麽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

……

何洋泪流满面,“丽珍、丽珍,是你呀,你回来了。”在他眼里,这就是丽珍深情款款又有点俏皮的声音,神态酷似邓丽君又有自己的特点。那天,他们创辉、隆鑫两个公司为合作成功,开歌厅唱歌欢庆,丽珍有所针对的歌唱,深深打动了在场所有人,尤其是何洋。

阅读 (127)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