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青青子矜,悠悠我心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786595
  • 本日访问数: 23
  • 昨日访问数: 569
  • 本周访问数: 114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因为懂你,所以不语

(2018-02-06 11:55:19)

    高三的班主任、语文老师姚明焕驾鹤西去了。闻此噩耗我们悲痛不已,后悔不已,内疚不已。我们不知道他老人家何时离去,因为自从2013年大年初三聚会后我们就没有与他联系。若不是这次拨他的电话是空号,我根本不会有不祥预感,也不会找人打听他的情况。他的故去令我们此次春节前慰问老师的活动蒙上一层阴影。

 

    好在除了他,我们想探望的老师都联系上了,而且他们都还健在,这对我们来说是点安慰。经过电话确认,教地理的柒敏才老师和教英语的杨秋炎老师都在桂平,而数学老师李石亮在玉林安度晚年。商议之后我们决定还是按原计划慰问在桂平的英语老师和地理老师,至于数学老师,等以后有同学去玉林时再代表我们探望他。

 

    尽管发起倡议的冼同学坚持要去老师家里拜访,但英语老师白天没空,而外地回桂平的同学只住一个晚上,因此我们只好改变计划,只登门拜访地理老师,而把英语老师约出来见面,一起吃个饭。英语老师是很爽直的一个人,席间她与我们觥筹交错,高谈阔论,气氛热烈。只是喝到最后,当班主任已故的消息再一次通过英语老师的口中证实,而且可能是发生在早几年时,本来就喝多了的冼同学在酒精的作用下再也把持不住了,放声痛哭!另一个同学见状想要安慰他,可是说着说着自己也流泪了。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抱在一起,顿首捶胸,声泪俱下。

 

    我在一旁无语了。我是知道自己的,泪水浅,容易被别人的哀伤情绪感染,加上五年前见班主任最后一面的时候看到他的状况与我父亲的就很像,我怕自己触景生情,一说话就控制不住自己。我父亲是五年前(2013年)的六月底病逝的,之前尽管我哥哥说了父亲的情况不太好,尤其在血透之后,但我一直乐观的以为父亲会坚持到我七月中旬放假回家的。我不回来,他怎能离去?我到底没能见着父亲的最后一面,他是在养老院里孤独逝去的。我这个他最疼爱的女儿没有给他一个幸福的晚年生活,也没能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陪在他身边。为此在父亲的告别仪式上我百感交集,失声痛哭了。(写到这里我的泪水又止不住涌出来)

 

    在高中这么多男同学之中我与冼同学的关系是最铁的。说不上情同手足,但至少知根知底。得知班主任驾鹤西去他痛哭欲绝,因为他与我失去父亲后的感觉是一样一样的:后悔、内疚、遗憾!因为早在2013年底还是2014年头他就提议我们回桂平探望班主任,同年8月又说过一次,可是一说到具体时间他就以工作忙为由为自己开脱了。甚至就算知道班主任病重住院也没个电话慰问一下。20159月我也曾提醒他别忘了说过的抽空探望老师一事,还说过南宁到桂平坐动车才一小时多一点,占用不了他多长时间,可是他还是以赶项目等理由把探望老师的事情束之高阁。到了2017年底,探望老师的事情总算提到议事日程上了。又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筹备,眼看再过几天就能见到自己的恩师了,却突然得知心心念念的、对自己人生颇具影响的班主任已不在人世许多年,你说,作为班主任的得意门生的他,怎能不把肠子悔青?

 

    可是人生真的没有后悔药可吃!且行且珍惜,才不会让我们的人生留下太多的遗憾!

阅读 (671) 评论 (0)
梦云儿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