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于小尘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080650
  • 本日访问数: 76
  • 昨日访问数: 139
  • 本周访问数: 215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诗歌:我的杀手我的王

(2017-04-15 22:49:12)


--写给于小跳和于小逃的诗

         ●于小尘

我动物界唯一的太阳

随意卷曲的尾巴

蛇一样圈住我所有的日子

你们在老鼠的胡须上独立思考

在我的沙发上蓄谋一场场斗争

成为我脆弱的世界里,最大的王

 

啤酒和音乐

从不在你的四肢上停留

那些伤感的曲子

被你的有节奏的呼噜声

挑亮深夜里最暖和的灯光

任柔情蜜语,写在冰凉的鼻尖

 

我的亲亲小可爱

你们在房间里种下大片的春风

每天咬住叶子的齿轮

裁剪我的柔情和耐心

把我修剪成为贤妻良母

我何须在你的胡须上失足

我们之间早就已没有距离

那把黑色的空椅子,

在你的梅花指下,偷换了许多繁杂的概念

 

总是在温热的暖气旁

阅读你圆圆瞳仁里隐藏的一场场绽放

也许你还不懂

你经常在我的梦境里,无数次变得皎洁

留在我耳垂下的绵绵猫脚

成为此生  我最大的杀手

       写于2015112

 

 

《大病不语》

  -------写给逃爷、跳丫头的病中

   

1、在诗的开头,就已经下雨。

在雨的结尾,有人哭泣。

诗的一端连着早晨,

雨的一头接着黄昏。

一只猫的身体,

正承受着细菌、炎症。以及灰白的时间。

时间,扭曲的毛发。

让信仰跌入迷雾。

黎明渐白,

像一朵云的胡须。

一个神情抑郁的女人在抽打鸡鸣。

五年前的那一场遇见,

颜色,变得皎洁。

2

数着绵绵雨。无悲喜,无夜。

一簇流着泪的火焰周而复始的呕吐,

病灶,色彩鲜艳。

泡沫一摊一摊,

堆积着疼

这只猫无比霸道的占领我。

他叫一声我心就疼一下

我心疼一下,他就叫一声。

书架上的暖

形态暧昧。

文字反复穿透暗夜

划出弧线无与伦比的瘦弱

眉心开始倾斜心挂在下巴上

扑腾一声,

又掉在空中。

空中,旋转的龙卷风

气味悲伤

2017318日凌晨

 

 

四月的站台

----写给已经离开的跳丫头

1.
一只猫死了。
灵魂执意的逃避着本源。
却被瞬间抹杀。
我没有哭,跟着一团光走进了漫无边际的黑。
水龙头从一个边缘,向另一个边缘哀嚎,
我说不清楚它的含义。

我们都来自黑暗本源里一个独立宇宙,
先后被流放到地球。
又被无休止的反复分解
一次次的,把肉体还给时间。

包括现在,我的每一首诗,都是记忆的碎片。
但我不知道,这些碎片曾经来自谁的灵魂。

2.
四月,是一个站台
我脱下阳光,和那只猫告别。

清明有雨,雨来自地狱。
雨从地狱倒数第二层下坠,砸向那只猫的尸体。

猫死亡的意义,就是通过这个站台,

从地狱离开,再回到地狱。
它的名字太重
倒下的时候,将四月砸出了一个坑。

3.
我想不起太多事情,
包括我们从未离开过地狱。
被流放的石头和纸,都停止了反抗。
我也开始向巨大的黑暗妥协,
把身体里残留的碎片
挖出来——
放进标点符号里瓦解。

我终于看见,那个叫思维的东西,
一直不怀好意的,
朝着我咯咯地笑……

2017415

阅读 (355) 评论 (2)
评论(2)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