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水中鱼的世界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672359
  • 本日访问数: 57
  • 昨日访问数: 230
  • 本周访问数: 634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烦恼的青春》

(2018-07-13 12:02:00)

    

       

     自序

 

       烦恼的青春?人的青春,特别是20岁左右的年龄,应该是充满希望充满欢乐的。可是,我20岁的青春,却是充满了烦恼。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就遇到了许多的烦恼。而我离开学校,走入社会的时候,同样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烦恼。

20岁,这是一个多么宝贵、神圣的年龄啊。当有一天年老的时候,回忆起自己20岁的青春,如果感到自己没有错过没有虚度这段岁月,那是多么的宝贵。可惜,我的青春,给我留下的更多的是烦恼和痛苦。只是,在这个烦恼和痛苦中,我从中学到了很多课本上、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烦恼和痛苦这所学校,就是我的大学。

朋友,如果你也是一位刚刚毕业准备走上社会的莘莘学子,就请你有空读一读这本篇幅不长的小说,也许有助你更快的成长。虽然里面叙述的是35年前的故事。但是,直到今天,仍然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

如果你已年过半百,也请抽空一阅。也是它会带你回到昨天,会勾起你那难忘的岁月。

无论你是什么年龄,真心希望当你读完本书的时候,能够得到一点启发或者留下一点美好的心情。

谨将此书送给作者曾经深爱着的那位美丽、纯洁、温柔、善良的姑娘。献给与作者同时代的人们。献给刚刚告别学校走进社会的莘莘学子。

                           引子

回首往事,有时使人感到幸福。但对于我来说,我的青春更多的是成长过程的烦恼、苦痛和内疚---------------雨水

 

                           一九八一年六月十六日        

田海:

你好!已经有三个月没有给你回信了,实在抱歉。

南去的列车驰离了车站,开始奔驰在田野上。我坐在车窗前,静静地注视窗外。天空阴沉沉的,飘着小雨。而我,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这段时间,我经历了很多。今天,终于离开宜城了。此时的我内心,真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即将回到已经离开了三个多月的家乡。忧的是,我如何面对即将远离的宜城,如何面对这里的人们。

三个月前,我随学校组织的实习小组来到离桂城200公里的宜城养殖场参加毕业实习。期间,通过老师傅们的言传身教,自己掌握了一定的生产操作技能并对原来学习的理论知识加深了理解。

宜城的人们非常纯朴。不论是领导还是工人师傅,都热情好客。而我由于语言上和工人师傅们相似,很容易和他们沟通,加上我也比较主动、积极,认真请教,深得场里领导和工人师傅们的喜欢。同学们有什么事,也大多请我出面沟通协调,大家都笑称为“外交部长”。

期间,我偶然认识了一个场里职工的家属,高中二年级的女学生典洁。她长得漂亮清纯,活泼浪漫单纯,一对闪烁着青春的清澈明亮的大眼。她很乐意助人为乐,时常帮我们打开水,或者借自行车给我外出买东西。一次,我因为实习时操作不慎,扭伤了脚踝。她宁可自己步行几公里上学,也把自行车借给我,让我的同学陪我去医院治疗。而且还主动帮我配药、熬药,就差点没有动手帮我敷药了。还不时地送来茶水甚至麦乳精来给我。一来二去,我感觉到了她如火般的情意。我开始感觉到不安。因为从她那乌黑明亮的杏核眼里,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命中该来的,还真的来了。一天下午,她拿来帮我缝补好的裤子。我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就返回宿舍休息。

当我打开裤子时,感觉裤兜里鼓鼓的,就伸手进去,摸到一个信封。我吃了一惊,感觉到有麻烦了。果然,是她写给我的一封信。信中向我表述了对我浓浓的爱慕之情和深深的思恋。这是一个15岁少女的一片痴情啊。我的头脑瞬间感到了混乱。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我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善良、温柔、漂亮的脸庞。可是,我因为心中已有所属,对她一直以来真的都是当做?span .="color: #FF0000;">妹妹每创??用挥兴亢聊茄?哪钕氚 N叶运?永炊际浅渎?屑ず陀岩辏?娴拿挥邢牍?星榈氖虑椤R残恚?矣Ω酶??匦牛?魅返馗嫠呶遥?乙丫?睦镉辛似渌?耍课彝蝗豢吹酱巴庥幸桓錾碛啊J撬?V患??撬??欢ㄔ诮棺撇话驳氐却?业幕馗础N业男囊蝗恚?谛暮稳贪 K??谧急父呖迹?绻?艺庋?苯亓说钡鼗鼐????乖趺床渭痈呖及 ?/FONT>

    我躺在床上,苦苦思索如何应对。

      我想,为了切保她能够以平和的心情参加准备到来的高考,我先不能明确拒绝她。但是也不能明确表示回应,欺骗她。只能先缓和一下,让她先度过正在进行的高考准备阶段。等到我离开宜城,她也高考结束。那时再婉转地告诉她也是让她更加容易平稳度过。对,就这样办。

我拿定主意,立即给她起草了一封回信。希望她先集中精力投入高考复习。等高考结束后再考虑感情的问题。然后,我找了一个机会交给了她。

她可能也理解了我的意思。为了不让她感觉我是明确拒绝,还请她去看了场电影。有时还陪她在河边漫步聊天。这样,既没有正式回应她的感情,也没有让她感觉到我是在拒绝。可是,我始料不及的是她对于我则更加热情。

看着典洁那无暇的眼光,随着实习结束返回北城的日子越来越接近而更加苦闷。因为我不只是因为对典洁还没有上升到那种感情,而更重要的是因为我在学校里已经有了一位心仪的姑娘。每当看到典洁那灿烂的笑容和天真、活泼的样子,一想到我就要离开宜城回到北城,内心就感到阵阵的心痛。我真不敢想象我离开后她会怎样?

刚才还在车站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她前来送别。我真怕如果她来了,她会当场痛哭。

宜城渐渐地从视线里消去。宜城,再见了!我深深地感觉到愧疚。不仅不能报答这里淳朴的人们,还将伤害那个对我这么痴情的姑娘。假以时日,如果有机会,我再报答那些对我给予了无私帮助的人们。

朋友,因为现在心情郁闷,有点语无伦次。等我回到学校再慢慢和你叙说吧。望谅!

祝顺利!

                                雨水

                               1981.6.6

 

             第一章  告别校园  

 怀着对明天的憧憬和对事业的追求,我走进了社会。

                                 ------ 雨水

                    一

            一九八一年六月三十日

 

田海:

你好,朋友。从宜城回到学校已经20多天。这段时间,让我最感苦闷的,就是感情的事情。就像前信所说,我在宜县认识的那位高中女生典洁竟然对我一往情深,因为我的离去而痛不欲生。短短几周时间,我收到了她的几封来信,字字含情字字带泪,欣信中叙述了对我的思念,充满了伤悲、痛苦和泪水。我离开宜城的时候,她不敢到车站送行。在家里偷偷哭了一晚,连续几天吃不下饭。我真的无法面对她的这片痴情。

我一时的无心之举,深深地伤害了远方的纯真少女。我感到了深深的内疚。

每次收到她的来信,我都感到深深的内疚和烦恼。她越是表达对我的爱恋,我越是苦恼。越是内疚自责。

因为她的来信有地名,也引起了同学们的议论,一位同去宜城实习、对她曾经猛追的的男同学竟然公开要求我给大家传阅。我不能承认也无法否认,瞬间,让我在同学们面前更加说不清了。

我决定不能再沉默,应该明确地告诉典洁我的意思。否则她会越陷越深。为了她早日解脱,我必须立即行动。

我给她起草了回信。其中暗示她我在学校已经有了意中的姑娘。虽然我写得很含蓄,我不敢想象,当她收到的时候,会是如何的心情?她能度过这个难关吗?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她的回信。没想到她表现得比我想象的坚强。她回忆了和我在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刻,也描述了此时此刻的悲伤。最后,告诉我不用再给她去信。她已经高考结束,高中毕业离开学校,回到家里等待就业。

我默然了。心中感觉到了自己无意中给一位对我给予了很大帮助的美丽姑娘造成这么的伤害。也许,这种内疚将伴随我一生。假如今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报答她对我的这一片真情。

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不过却已经是搞得全校沸沸扬扬。让我更加无语的是,竟也无法对我心仪的那位女同学解释。这两年,我无意间喜欢上一个女同学。可是对方太过秀丽,是当之无愧的校花。而我自己相比之下,虽不至于是校草,但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中等男生而已。因为感觉自己和她差距太大,一直未敢表白。最初认识她,是新生刚刚入学不久,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大课堂里看春晚的节目,正好是姜昆、唐杰忠的《爱情与诗歌》。看到可乐之处,无意看到人丛中她那灿烂的笑容,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由于不是一个班级,平时接触很少。只是由于学校地方不大,倒是经常见面。后来我负责学校墙报的编辑工作,她因为擅长画画,也参加绘图工作。这样慢慢接触多了起来。周末,时常在教室里编排墙报。某一天,我在修改一篇文章,自言自语在考虑如何描述秋天的尾声。正在旁边画画的她,随口说道,“深秋!”瞬时,豁然开朗,落笔成文。只是不经意间那轻柔的声音却闯入心扉,令我那年轻的心怦然跳动。自此,脑海里不时挂念那个声音。只要一有空闲,脑海里竟然浮现那个纤细苗条的背影。期间,我也曾鼓起勇气,进行微弱的试探,可是都无功而返。她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在她的周围都是熙熙攘攘的男生。我只好默默遥视,把那一颗异动的心纳住。

一转眼,马上就要离开学校了。没曾想,毕业前的实习却惹出这样的纠葛。我无法解释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解释。这让我更加不敢面对那个美丽、纤细温柔的姑娘。

时光荏苒,时间过得好快。三年前我们一起参加了全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次中考。我们的成绩都不错,进入了重点中学的行列。我入学后的第三天还被班主任安排担任新一届的班长。正当我准备继续苦读的时候,没想到因为在中考前我在填写志愿时,因为考虑到家庭经济困难,想为家里减轻压力,曾经填写过中专。结果,因为重点高中开课后竟然无人前往中专报到。教育部门强行通知要求凡填报过中专的一律要前往报到,否则不能在重点高中就读。结果,刚刚15岁的我,只好遗憾地离开重点高中,来到刚刚恢复兴办的这所中专就读。

三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你一年前考入国内的名校,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新时代的大学生。而我,则完成三年的中专学业,即将走上社会。

曾记否,四年前我们一起在团旗下宣誓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当晚,我还在日记本上记下了这么一段话:今天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被选举为团支部书记,我感到无尚的光荣。我决心今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学习,将来长大了,到艰苦的地方去,把自己的一颗红心献给党献给祖国,献给人民,为祖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发挥自己的光和热。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是激动的。我浑身感到一种使不完的劲。有一种冲动,一种到社会上大干一场的渴望。

就在前年的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决定全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中。这一转变,犹如一股春风,把中华大地拂动,已经在人们心中压抑了10年的激情开始迸发出来。

面对这个大千世界,虽然我很陌生。但我已经感觉到了外面的热火朝天。我对明天充满信心,相信自己有能力有通过自己的努力,为社会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学校这几天将公布分配方案。我目前一无所知。也没有去找过老师和领导。不过,我想以我一个多年的老班长、团支部书记,还有也算过得去的学习成绩,应该不会太差吧?一有确切消息,我将第一时间告诉你。等我的好消息吧。

匆祝顺利!

                            友:雨水

                            1981.6.30

 

                    

         一九八一年七月五日      

田海:

你好!我终于毕业了!你很难想象得到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此时的我,心情既激动,又夹杂着一丝悲哀。

昨天上午,当我从校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和毕业分配通知的时候,我内心感到了异常的激动----我终于长大成人,走向了社会。可是当我打开那份毕业分配通知单时,我瞬间感到了悲哀---一种被学校抛弃的感觉----我被分配到远离北城市区的一个养殖场担任技术员。

在后来的毕业合影时,我甚至没有任何修饰,而是显示出非常落魄的形象。

晚上,我站在学校边上的小溪,默默注视着潺潺流水。很多同学都被分配到省直科研院所或者留校。一起从北城来就读的所有10几位同学当中,最差的都是留在北城市内条件较好的单位。唯独我被分配至北城郊区边远地区。而我,在学校里还担任着团支部书记、当了三年的老班干啊。学习成绩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差到这个水平啊。

我苦苦思索不得其解。虽然我亲眼目睹一些同学此前纷纷活动,送礼或者找人说情。或者靠着担任领导的父亲的关系,留在了省直部门。据说一位校领导还亲自电话询问这位同学当领导的父亲,询问应该把他安排到哪里。此时的我,认为凭着自己的学习成绩和当了三年的团支部书记、老班长的学生骨干,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分配得太差吧?可是,可是,没想到的是,我竟然成为所有留在北城里工作单位最差的一个学生!而且,在最后一次全班的“三好学生”评选当中,我这个“老三好”也落选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忽然,我想起前几天学校负责人事工作的青年老师曾经询问我,本学期期中的“补课事件”是怎么回事。我大概解释了一下,他说了一句,你怎么这么不冷静?我当时还不怎么理解他的意思。现在想起来,难道是那件事情让学校对我产生了不好的印象?那件事让我原来在学校的骨干形象崩溃?

这个学期期中考试前,刚刚在我主动辞职并推荐的新班长牛兵找到我,让我通知英语成绩比较好的英语课代表李英找个时间给同学们辅导一下。我把新班长的意思转告给李英同学。李英感觉自己水平不行,不同意去辅导。我只好把她的意思转告给牛兵。没想到脾气火爆的牛兵马上对我说,“你马上告诉她,不用来上课了。”我感觉有点不妥,劝他不要这样。可是他很坚决,说,“你就这样告诉她”。我感觉如果这样原话告诉她,以她那个不服气的劲头会有冲突,就找了另外一位女同学林萍,让她委婉地转告李英。我以为只是引起她的不满而已,没想到的是,林萍中午刚刚告诉她,李英午睡的时候立马喝下一瓶安眠药!结果,我们马上送她去医院灌肠。好在及时,没有出问题。后来学校领导找我和班长牛兵去询问怎么回事。我把整个过程说了一下。但是我没有说是班长牛兵安排的。当时牛兵也在旁边,我以为他会主动解释是他的安排。可是,他当时竟然没有任何解释。这让我大惑不解。我当时感觉有点委屈,不知他为什么不主动解释并承担责任。因为毕竟都是他让我去传达的。而我当时也是反对的,按道理他应该跟学校领导说清楚啊。可是他竟然沉默。没想到他竟然这样。现在想想人事科老师的话,估计是因为这件事情了。难为我一片为朋友的真情竟然关键时刻被阴了一下。牛兵被学校留校任教。而我,则被发配到二十多公里外荒无人烟的地方工作。而且是留在北城工作的同学中分配最差的一个。

好同学之间,难道不是互相支持互相分担?怎么忽然变得这样明哲保身甚至舍人利己??

朋友,我真的实在无法理解啊。我的一腔热血一股激情,好像感觉到了冰冷。我那颗幼稚的心灵,似乎感受到了人世间的阴暗。

我忽然感觉到了一种悲哀。开始对这个社会感到了迷惑。

我心里默默地鼓励自己,无论去到哪里,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凭着自己的才干作出一番事业!

祝好!

                                雨水

                              1981.7.5

          

          

 

             三  

         一九八一年七月八日   
    

清晨,一缕霞光映射在大地上。前两天,我已经把一个木箱的行李先期运回家里,今天,在正式告别学校的时候,只提着一个简单的背包。

在一楼的宿舍里,我遇到了木子同学。他在班上学习成绩居上,但因为来自边远县城,也没有办法寻找任何关系,这次分配被安排回一个边远的县里工作。我和他寒暄一下,握手言别。

我漫步在通往市里的小道上。默默注视着道路两旁的一草一木,心情既感兴奋又感有点哀伤。

三年光阴,几度春秋。曾几何时,每当夕阳衔山,余晖洒遍大地的时候,我都是在这条小路漫步。时常小声地哼着那首“橄榄树”,渴望与心中挂念的那个她偶遇。

今天,我终于要离开这个地方了。一想到即将开始新的生活,脚步不知不觉有如生风,变得轻快。我的明天会是怎样?虽然我对我即将去到的地方一无所知,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凭自己的努力做出一番事业!可是每当看到渐渐远离的宿舍,内心一种惆怅油然而起。我心中一直挂念那个人,已经回到她自己的故乡贵南市。因为她太过耀眼,我自己感觉自己没有太大的机会,所有,即使看到一些同学因为恋情而奋不顾身地勇敢地一起,自己也不敢对她有任何的表示。昨天她和来自一个地区的男同学离开时,我竟然连道别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在旁边默默地目送她消失在我视线中。一段美好的暗恋还没有开花就熄灭了。真不知今后如果有缘再相遇,我会如何面对她?

朋友,也许是我太过懦弱。可是,可是,与她相比,我真的感觉到差距太大。而她的身边,总是挤满了护花使者。

来到学校大门。我停住了脚步。我抬头地凝视着校门,一阵感慨:再见了,我的母校!谢谢你这三年你带给我的学识,让我有了立足社会的基本本领。谢谢你这三年带给我的酸甜苦辣。无以为报,我一定好好工作,用自己的才干为社会做出应有的贡献!

我毅然跨出了学校大门。怀着理想,怀着一颗青春跳动的心,我义无反顾地踏进了社会。

宁愿在奋斗中毁灭,不愿也绝不在虚无中度过!这是我的决心!

                        1981.7.8

 

                

 

 

                         第二章   走进社会   

    我想起了黑格尔的一句话:凡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凡是合理的,就是现实的。

也许,唯有这句话,才能解除我心中的苦闷与烦恼。

                              -----雨水

 

                             

                    一九八一年十二月三十日     

田海:

你好!一转眼,已经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实在抱歉,希望你能理解我现在的处境。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一转眼,我毕业参加工作已经过去了五个月。在这五个月里,我的生活发生了许多的变化。

我是7月中旬到单位报到上班的。我报到的单位真的是非常糟糕。我自小在城市长大,周边活动范围不外乎几公里区域,就是到学校读书也是10公里之内。可是,这次我工作的地方,远离市区15公里,每天只有早晚一班公共汽车来回。我只好经常骑着自行车来回奔波。

我所在的养殖场位于山上,一座水库的旁边。办公与住宿只有两排简单的砖房。四周光秃秃的,连树木也不多,杂草倒是不少。

职工宿舍建在山顶上,房间外面四周都是杂草丛生。生产设施基本建在半山腰,非常简陋,生产水平很低。全场有工人20余人,基本都是住在市区,每天骑行来回。场里只有12户人家留宿,一到晚上四周黑乎乎的。

这里的水质也很差,酸碱度竟然是5左右,饮用水也非常浑浊。

场里有2位领导,场长是一个老革命,扛过枪打过仗,人很正直,就是文化水平低点,也不懂技术和生产的管理,只是每天会安排工人们干活。另外一个副场长倒是专业出身,50年代的老中专生,只是因为当年比较直言,在“反右”中被划定为“右派,”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批斗多次。人很善良老实,话语虽然不多,但他很关心我这个初来乍到的小青年。我尊称他为“李师傅”,也算是我的师傅了。

看到场里的现状,我那颗火热的心有点凉了。心想,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做什么工作啊。

场长安排我跟着李副场长负责技术工作。经过2个月的观察了解,我向场长提出了自己的改进建议。场长打哈哈,搁置一边。我当时没有办公室,自己带着行李在宿舍,只有一铺床,没有办公桌,写材料非常不方便。我向场长提出申请配给一张办公桌。可是场长竟然说,整天出去干活,要办公桌干什么?年轻人,不能老想着坐办公室,要到生产一线干活。我真的无语啊。我想要办公桌只是想更好地写文章材料啊。这个场长真的很有个性,老革命,党性很强,但是就是只会干活,其他基本没有任何管理。也不会调动工人们的生产积极性。场里的生产情况是年年亏损。工人们都说,如果大家每年都不工作,场里不投入生产,还不至于有什么亏损。反而是投入越多亏损越大,连基本的投入都不能生产出来。此外,工人师傅也偷偷告诉我,场长平时对大家要求很严,不允许工人们把场里的一草一木带离场里。可是,他自己却时常把场里的木头锯成几截,在周日让场里的拖拉机运回他在城里的家里作为柴火。在他家里的杂物房里堆积的木材有数吨之多。

我实在无语,真不知他是怎样一个领导。难道他是那种“对人马列主义,对己自由主义”的人吗?

期间,我曾经专门到局里,向局里的一把手杨局长汇报场里的工作状况,局长说情况他们也知道,只是暂时没有对策。我转而提出调离场里。局长也是没有同意,让我安心工作。

我只好又回到场里,日复一日地重复简单的生产工作。

由于场里晚上基本无人,生活单调。我只好每天骑行30公里在家里和场里奔波。早上730分骑车出门,为了贪图路途近2公里,我没有绕行市区道路,而是宁愿爬坡二塘大坡穿行。傍晚下班,又骑车回家。晚上吃完晚饭,就到父亲单位大院的羽毛球球场和父亲的同事们一起打球。久而久之,我的球技大涨。这样的生活,持续了2个多月。每天骑行30公里,晚上打球2个多小时,真的是一点都不感觉累。想想自己18岁的身体,还真的全身是劲。

工作之余,我站在半山腰,望着远方,默默无语。李师傅看着我,说,“小雨,在想什么?”我没有回答,心中暗想,我迟早一定会离开这里。我不能就此埋没在这里。

果然,九月初,局里打来电话,让我去局里开会。到了局里,人事科长告诉我,市里组织了落实生产责任制工作队,让我参加工作队,跟着杨局长到公社去,动员农民实习大包干工作,以提高农民的生产效率。我当然服从领导的安排,欣然前往。

可是,让我始料不到的是,一开始,我就遭遇到了领导的误解,连续被领导狠狠地批评了几次。

我们的工作地点是城西公社城西大队。到大队的第一天,大队长安排一间无人居住的房间给我们。我和人事科长打前站去清扫房间。当时房间里有一张床比较宽大,其他的稍微窄小,我为了照顾领导,就先去帮领导打扫那张床铺。正在清理的时候,杨局长进来,看到我正在清洁那张大床,马上满脸不高兴,说道,“年轻人,怎么这么贪图享受的?”我马上解释,说,“不是的,我是想。。。。”还没等我说完,马局长又接着说道,“不用解释了。现在的年轻人啊。。。”我真的冤枉啊。可是又没有办法解释。只听马局长一直在不停地和旁边的人事科张科长在说着什么。

由于房间很长时间没有人住了,满地都是灰尘。我们接上自来水管,冲洗地板。因为看见局长穿着袜子,我有点缩手缩脚,局长看见了,又训斥我,说:“年轻人干活怎么像个太子似的?你干不来就去休息”。我解释道,“我是怕你的袜子。。。。”。可是我越是解释,就越引来局长一句接一句的批评。我只好沉默无语。

 还有一次,中午午休。大概2点半的时候,因为下午没有安排,我当时感觉头有点晕,就没有起来,而是躺在床上看书。没想到又被局长说道,“年轻人怎么这么懒啊。”我瞬间无语。我不敢再做解释,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越是解释越是被批。

跟领导出来才几天,就被领导批评了几次。我感觉哪里不对了。我开始反思。细节!我没有注意细节。这是我走上社会,第一次和领导在一起。和领导在一起,不是和同学或者场里的同事一起,那是不一样的。我幡然醒悟,决定开始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

自此,每天清早,我就静悄悄地先起床,骑车到2公里外的工厂食堂把大家的早餐买回来。然后快速吃好收拾完毕,等领导一起外出下乡。

前期我们工作组的任务是协助当地公社革委会干部到各个大队去召集生产队社员开会,向他们解释土地承包的好处,动员大家愿意实行生产责任制。当时这个生产形式在外省已经推开,但是在我们这里,基本还没有实行。其实这个生产形式并不新鲜,在50年代中期就是“包干到户”,只是现在为了避免是重复,采用了新的提法。

由于这里的社员白天干活,晚上9点之后才有时间开会。因此,我们白天深入地头田边找社员聊天,晚上再在生产队召开社员大会进行宣传动员。一般要开到晚上11点,大概12点才能休息。晚上开会的时候,都是领导在动员讲话,我在下面听,经常打瞌睡又不敢睡着,只好用指甲扎手心或者用拳头锤打大腿,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以免被领导批评。紧接着第二天又继续早起,周而复始。每天都很疲劳,不过,还好,我还年轻,体能还是能够坚持。只是思想上的压力很是巨大,一举一动都生怕被领导批评,不得不小心翼翼,话不多说,大气不敢出,每天都犹如“下雪天过独木桥---提心吊胆”,实在是有点压抑。

经过这样辛苦的一个多月的宣传动员,许多社员慢慢地被我们说服,同意划分责任地。通俗地说就是分地。

由于划分土地事关今后的利益,生产队要求我们工作组主持并协助。领导安排我和另外一个工农兵大学毕业两年的女干部负责。

由于生产队的土地很不规整,形状多变,因此,如何准确地丈量出总面积,然后根据社员的数量进行分割,就是最为关键的。由于我在学校学习过土地测量,这个工作对于我来说,熟门熟路,轻而易举。由于我的分割准确快速,深得社员们的喜欢。多个生产队指定要我去负责。而我的同事,那个女工作队队员,由于数学学得不够扎实,感觉很吃力,经常不知如何测量和分割,后来不再敢独立工作,只能当我的助手。

分地整整进行了一个多月,我亲手把整个大队1000多亩土地逐块划分到每个社员。早上730分出门,中午稍微午饭又继续,往往晚上8点才能回到。真的很累。可是,看到社员们兴高采烈地分到自己的责任地,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付出有了回报。当时生产队里有不少刚刚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回来务农的女青年,她们非常喜欢做我助手,和我一起工作。其中一个非常温柔善良大方的姑娘小曾经常过来帮我。还不时带些零食过来请我品尝。我因为怕再次重复在宜城的教训,竭力保持距离,不敢太热情。那些中年妇女则直接问我有了媳妇没有,要不就在队里帮找介绍一个?我当然含笑应对。

期间,市农办的陈副主任深入我们小组,实地查看了我们的工作,对我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陈副主任给我的印象是很严厉,对工作要求很高。但是也很亲切。他是我至今接触到最大的领导。

一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们工作队的任务也完成了。在新年到来之前,我们结束了在乡下的工作,返回工作单位。

前两天,市农办专门召开了全市落实生产责任制工作总结大会。我被市农办授予先进一等奖,市农办主任在总结发言时,专门表扬了我,要求全体农村青年干部都要向我学习,要深入农村一线扎扎实实地工作。我大感意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点工作,没想到竟然被受到领导这样高度的肯定。而且我原来更多地是担心被领导批评才拼命工作的。看来是无心栽柳柳成荫啊。当然,也是“骆驼吃盐巴----寒苦在心里”。

朋友,经历此次下乡工作,和领导零距离接触,我感觉到了社会的复杂。亲眼看到一些同事互相间向领导打“小报告”,或者对领导阿谀奉承,或者不敢坚持自己的见解,看领导的颜色,见风使舵。我深感苦闷,领导和下属之间为什么要这么多规矩,平时不是都在宣传领导是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善解人意的吗?人与人之间,同事之间,为什么就不能开朗一些,真诚一些?

田海,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和领导、同事们接触,对其中的很多现象是很难理解。

过两天就是新的一年了。我深深感觉现在的心情比起前几年舒畅多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一种让人奋起投入“四个现代化”建设的干劲充满全身,让人对明天充满了期待。虽然现在我们的物质还是很贫瘠,但,我感觉到了大家心里憋着一股奋发向上的劲头。我们祖国真的有希望了!

夜深了,准备休息了。改日再聊。请原谅的隔了这么长时间才给你写信。前段时间太郁闷或者太忙碌了。

祝顺利!

                                雨水

                             1981.12.30

 

                            

                               

                   一九八二年一月十五日    

过了新年,我又回到了原单位工作。

因为刚刚经历了农村生产责任制的落实,看到农村社员们在分到责任地后积极投入生产工作的景象,对于场里仍然是大锅饭的体制感觉已经不能适应生产的需要。我通过和工人们沟通,向场长提出了根据工作岗位的不同,实行一定的责任制,切实把工人的劳动积极性和奖励挂钩的建议。可是场长只说了一句话,“上级领导没有文件,不能实行。”

看到场里的生产因为责任制不落实,几乎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工人们每天上午930分到达场里,应付式地工作到下午430分,就又骑车回家。一点不考虑生产效果、生产的回报。几年来,场里的亏损越来越多,不用说投入的效益,几乎就是零回报。场里原来唯一的专业人员李副场长,因为在“反右”运动和“文革”中已经被批判太多,已经不敢多说,完全不敢提出自己的见解。

面对现实,我感觉到了无奈。空有一腔热情。

我继续开始日复一日地工作。和工人们一起在生产第一线,熟练自己的操作技术。

我想,外面的改革热潮正在慢慢兴起,总有一天,春风会吹拂到我们这个边远的地方的。

 

                          

                        

            一九八二年 二月六日      

今天我白天外出到单位加班一天。晚上回到家里。父亲告诉我,今天下午有两位自称是姓粟和李的我初中的女同学过来找我。还问我分配在哪个单位工作。

听说初中的粟子同学同学找我,我更感郁闷。在初中时她是班干,和我来往比较多。平时我们互相很默契。彼此一个眼神,好似都明白对方的心思。有时不知不觉,大家都会有意无意地对视一眼。不知为什么,那时只要一看到她那深邃的眼神,我就感觉到一丝暖意。初中毕业之后,她就读高中,我则去读了中专,我们没有了联系。后来,她考上国内著名的一流大学后,我们曾经通过几次信件。我们在信里只是简单地聊聊自己的学习,没有涉及其他话题。不过,也算是保持着一种联系。后来,我无意中收到他父亲的一封来信,训斥我不应该和她联系。我恼火地回了一封信给他父亲,拒绝他的指责。但是保证不再与粟有任何联系,请他放心。之后,我就此坚决地断绝了和她的联系。我深知自己和她的差距已经非常地巨大。后来我曾经收到她的来信,不过,为了让她与父母能够和睦相处,我履行了承诺,至今没有给她任何信件。也许,一段少年的情愫还没有发芽,就了无生息。

其实当年我自己的学习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在班上都是前几名。全国恢复中考的第一次中考,我也超过重点分30分。只是可惜填错志愿,同时也是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选择了就读中专。看到昔日的初中同学们很多都考上大学甚至是国内的重点名牌大学,我感觉到了自卑。在初中里我也是最风光的一个啊,可惜今日落到如此境地,不仅工作单位破落,就连工作也是非常地不顺利。

还是不和她们相见吧。

 

                          

                一九八二年四月一日      

前几天,场里的金会计通知我去市里的五金商店提取一辆“五羊”牌自行车,说是局里让场里配置给我的交通工具。还说我的办公桌已经购买回来,这两天就送过来。

我吃了一惊。因为自从上次被场长批评之后,我就没有提过要求。这次,还说局里亲自安排的。我深感不解。

昨天下午下班前,场长通知我,第二天早上到局里找养殖科的張科长,他有任务交代给我。

今天一早,我就赶到局里,找到养殖科的張科长。张科长年届50来岁,是局里的老资格科长,局党组成员。他亲切地招呼我,说,“小雨,你好。现在全省开展农业区划的工作。局党组研究,决定由你和局里新来报到的大学生、目前安排在城西公社驻点工作的老李一起负责承担我们市里的这项工作。具体你去和老李一起商量,并到省里农业区划办了解有关要求。这段时间你不用回场里工作了,先集中精力把这件工作抓好。我们会通知场里。”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张科长。我诚惶诚恐地应道:“好的,张科长。我一定尽力做好。”

旁边的人事科黄科长向我介绍说,“老李大概40来岁,是今年刚刚从农业大学毕业的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插过队,知识比较丰富。只是人的脾气有点大,刚来局里报到的时候,本来安排在科里工作。可是刚刚报到几天,就向局长和科长提出要求配置全套的分析器材,要开展科研实验。马局长和张科长都向他解释了,这里是行政部门,不用开展科研实验,不需要配备这些器材。可是老李就是不认可,坚持自己的要求,甚至和局长、科长拍台。”我吃了一惊,这么厉害?“结果,局里经过研究,把老李安排到城西乡驻点工作,负责指导城西乡的养殖工作。这次局里安排你和他一起工作,你和他多商量。”我点头应道:“好的。”

下午,我立即骑车前往位于郊区边的城西公社找到老李。

城西公社是全市郊区养殖量最大的地方,公社革委会所在地紧邻省立大学,办公和住宿条件还不错。

经一位公社干部指引,我找到了老李。老李虽然年仅40岁左右,但由于经历过插队磨练,稍显成熟。

估计看到我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他是有点藐视的。毕竟

他是全国恢复高考后第一批毕业的大学生,而我只是恢复高考后毕业的第一批中专生。这个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加上他此前经历工作,经验更为丰富。学识、见识肯定会比我高出很多。

老李的工作编制虽然还在局里,但是因为被局里固定安置常驻公社,因此,相当于公社干部无异。公社专门给老李安排了一间20余平方米的房间作为办公和住宿。

一进房间,只见满地都是坛坛罐罐。我问老李,“这是什么”。老李回答说:“利用空闲时间搞一点实验。”真是厉害。我心中暗暗感叹。

我们交流了区划工作的安排,决定先根据省里的工作任务和要求,向局里提交一份工作方案。老李提出先由我做一个初稿。我答应了。

                

                           

              一九八二年五月十五日      

 

前段时间,我根据省农业区划部门的要求,结合市里的情况,制定了一个初步的工作方案。由于区划工作首先要做资源调查。而资源调查需要很多的测定分析。考虑到我们人力、物力有限,不可能建设大型、齐全的化验室,因此我提出了先采购自动化程度比较高,精度稍微低一些的设备开展工作。不过,我的方案没有获得老李的同意,他自己修改了一个更高要求的方案。虽然我不完全同意,认为太高要求的方案不容易实现,但尊重他的意见,把方案上报局里。结果,局里没有批准我们的第一次方案。我向老李建议,先做一个试点,这样范围小一点,需要的设备也相对少一些。基本的数据可以请市内的有关机构协助检验,我们支付一定的费用即可。老李勉强同意了我的提议。我立即修改了方案,提出只购买几个基本的设备如PH计、溶解氧自动检测仪等,并选择西城公社的城西大队作为调查试验点。我的报告获得了局里的认可,同意我们先进行试点,待试点结束后再进行下一步考虑。

按照局里批准的试点方案,我们在城西大队实地进行了调查,包括土地、池塘面积、水质分析、周边环境等基本情况调查。有些水质分析还送样到市里的检验机构分析检测。

经过一个月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前期调查。老李提出我们两人分别撰写调研报告再汇总。我同意了。熬了几天,我把自己起草的调研报告交给老李。他看后没有说什么。两天后,他把他自己起草的报告也交给我审阅。他的文笔确实不错,除了采用我的报告的一些内容,还提出了他自己的建议和看法。对这份报告,我同意上报局里。只是,我看到最后的落款,竟然只署名他自己一人。我感觉不解,但又不好意思询问。

这项工作是我们一起完成,我自己也撰写了报告,他的报告也包括了我的内容。可是,为什么只以他一个人的名义上报?这又不是论文。哪怕是论文,也应该有我的一份啊?我感觉有点不对。只是我不喜欢和人争这些荣誉。

我们的调查报告上报局里后,我们暂时休整,等待局里对下一步工作的安排。

          

                        

             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二日       

今天,按照局里养殖科张科长的通知,我来到局里。我以为是区划工作的事情。张科长一看见我,就热情地招呼我,对我说,“小雨,这段时间你们辛苦了。那个区划调查试点搞得不错。局领导已经看过,对你们的工作是肯定的。由于目前区划的经费还没有下拨,因此,局里决定区划工作暂时停止。最近局里安排养殖场的李副场长到郊区工作,他前段时间一直在江南公社承担一项国家下达的养殖试验,现在局里决定由你接手。具体工作里去找李副场长对接。”

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局里把这么重要的任务安排给我一个刚刚初出茅庐的小青年,刚说“我有点担心自己承担不了。是不是让老李负责,我协助?”张科长马上接口道:“不,就是你负责。局领导相信你能够完成这项任务。”“好的,谢谢局领导的信任。我一定争取完成任务。”

离开局里,我深感责任重大,也感到有点奇怪,不知为什么局领导这么信任我?可能是马局长通过在工作组工作时了解了我?看来那次近距离接触领导,也是意外的收获。虽然前面被批评了多次。这是有点不理解的是,那个编制分配在局里,却被安置到公社驻点工作,水平相对比较高的大学生老李,却是没有被重用。看来,他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很关键,没有正确处理好与领导的关系。我自己则是歪打正着。

下午,我找到了李副场长。问他为什么要去郊区这么远的地方工作,而不留在市里。他说,主要是老婆的工作问题,去郊区,局里能够安排老婆工作。真的难为他了,50岁的人了,建国后第一批中专毕业生,他经历过50年代的“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在运动中已经被批斗折磨得麻木了。他的同学很多已经是省厅的处长了。而他,还在为老婆的工作忧虑。真的不容易,他这一代知识分子。

从李副场长手里接过的资料,我才了解到这个科研课题是省里科委下达的,由省农业大学牵头,我们是协助单位,负责承担在生产队里进行实际养殖试验,是推广一个刚刚从国外引进回来的新品种。任务还是很艰巨。我有点感动了压力。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最近几天,根据省农业大学项目组的安排,我参加了项目组联席汇报会。

省科委的农业处处长也亲自参加会议听取汇报。我代表北城做了项目小结汇报。

在会议小结的时候,省科委的章处长对我们生产中的一些细节提出质疑。我从技术的角度出发,进行了解释。期间,还和章处长进行了大概15分钟的辩论。我当时只是想到把问题从专业的角度说清楚,因为我感觉到章处长对这个专业不是太了解。当时坐在我旁边的张科长几次暗示我不要再说,我有点不解,还在心里埋怨张科长为什么不出面一起解释。

     吃完晚饭,章处长和我一起骑车回家。一边走一边闲聊。没有丝毫对我有不满的意思。我感觉章处长为人还是很和蔼。

    不过事后想想,有点担忧。他是主管我们这个项目的领导,我这样和他顶撞,以后会出现什么后果?我有点不敢想了。但愿吧。看来我还是太年轻啊。

    会议结束后,项目组前往其他几个城市检查。我跟谁项目组来到水城。当晚在水城宾馆闲来无事,我到一楼的阅览室转转,无意看到一本《收获》,打开一看,有一篇小说《人生》。我很快被小说吸引住,连续阅读几个小时终于阅读完全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其中的巧珍,让我想起了去年在宜城的典洁。这一直是我心中的痛。我一直深感愧对典洁,伤害了她纯洁的心灵。

    对于高加林的人生机遇,深感同情。这是当时农村青年的一个缩影。也是多少没有背景没有学历的青年人艰难努力的一个写照。

   由此联想到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前两年,《中国青年报》曾经发表过潘晓写的一篇充满沉重、郁闷和诚挚的感情的文章《为什么人生的路越来越窄?》,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一场关于人生观的大讨论。我自那时起,也在苦苦思索人生的目的是什么?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田海:

     你好!又是差不多半年没有给你写信了。这段时间过得太快了,新的一年马上来临。这半年来我一直在忙忙碌碌。我承担的课题第一年也已经基本完成。这几个月来,我经历很多,也目睹很多,真的是苦闷和感慨很多。

     我负责的课题主要是深入生产队和社员们打交道。因为最新引进的这个新品种,由科研经费开支,免费提供给生产队进行试验养殖,同时还给与生产队一些经费补助。我经常过来检查他们的日常管理是否按照我们的要求进行,我还经常取样测定水质情况。一来二去,我跟生产队社员们非常熟悉,而且他们的陈队长也非常友善、热情,对我非常友好。我一边和他们交流养殖情况,在技术上也向他们请教。有时遇到他们销售产品,还主动送一些给我,我每次坚持要付款,他们就按远低于市场的价格收取。

     几个月下来,我和他们建立起很好的合作关系。期间遇到中元节、中秋节和国庆节,局里的领导都写条子给我转给陈队长,让他按照最优惠价格提供一些优质产品给他们。这个时候,我时常感到为难,不知该不该帮转。因为,我知道陈队长有时也很为难,毕竟价格低廉,会影响生产队的收入,很多社员都在看著他。可是碍于领导的要求,我也只能照样把领导的条子转给陈队长。然后经常亲自把这些产品送到领导家里。

    不过,最让我感到苦闷的,是最近一次。张科长亲自交代我,让我找陈队长说一下,让他安排一些养殖产品免费送给我们过节。费用就在我们下拨给他们的科研经费里面开支了。我当时听到张科长的话,吃了一惊,愣住了,有点不知所措。因为这样做是明显违反财经纪律的。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就说,好的,我跟陈队长说一下看看。

    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我骑着自行车,无暇顾及身边的车龙,满脑子都在想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拒绝张科长的安排,我就会得罪领导。如果服从张科长的安排,就会违反纪律,损害国家的利益。我真的于心不安。真的好难啊。如何妥善地处理好这个问题?当天晚上我整整考虑了一个晚上,难以入睡。好不容易,想出了一个办法。我当天去见了陈队长,转告了张科长的意思,不过,我补充道,“张科长来,你就送给他好了,按照他的意思办。因为我管不了领导。我这里,我就不要了。但是你一定不能告诉张科长我没有要,一定要替我保密。”陈队长说,没什么的,我来处理好了。老兄,谢谢你。你没什么,我这里倒是不能安心啊。还好,终于想出了一个两全之策。

     田海,这几个月以来,我面对领导们都是小心翼翼的。自从有了工作组被领导训斥批评的经历之后,我吸取了教训,任何时候面对领导都是三思而行,不轻易说话,多做少说。

    我现在才体会到,机关不好混。在机关工作,特别是我这个临时在机关工作的年轻人,更加不好混。比在基层压抑得多了。在场里,可以和工人们随便开玩笑,有什么说什么。但是在局里,只能沉默寡言。因为编制不在局里,往往局里分些农产品的时候,我都自觉的先离开,如果分配给我,我就领取,否则躲得远远的,不让自己难堪,也不让局里的同事为难。

    回顾自己半年来的经历,用八个字来形容最为准确:兢兢业业、小心翼翼。

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年头,马上就要结束了。这一年来,有得有失。感觉自己在工作上还是基本完成了领导安排的任务。在和领导、同事们相处的过程中也还是中规中矩,应该给领导和同事们留下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平时自己白天工作,晚上只要不下雨,就坚持在宿舍大院的羽毛球球场和父亲的同事们一起打球。我的球技也是大有长进。

     “咚、咚、咚!”远处火车站的大钟传来了12点的钟声。我推开窗口,遥望着窗外静静的夜晚,一声感叹:新的一年到来了。

     朋友,在新年之际,祝你学业顺利。也期待新的一年我会有好运。

    再见。我已经感觉到困意。下次再聊。

                祝好!

                                                                             雨水

                                                                             1982.12.31

(未完,待续)

 

 

                       
阅读 (18) 评论 (0)
文章引用自:原创
lb水中鱼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0)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