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假如我是流水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28068
  • 本日访问数: 39
  • 昨日访问数: 57
  • 本周访问数: 39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说我不爱她

(2018-05-14 22:35:03)
标签:

情感

随笔

    半年前,接到父亲从老家打来的电话:“ 幺妹,你妈现在在医院,医生说要马上住院,动手术。” 短短几句话,像晴天霹雳一般把我震懞了。
    在接到父亲电话的一个星期前,为了参加家乡六十年一次的祭祖云游活动,还特意回了一趟老家。在家的那些天,母亲每天精神抖擞的陪着我,跑去各村各寨参加那个盛大的节日。此时,她怎么会在医院,还要马上动手术?我下意识的认为,一定是医生弄错了!现如今的医疗环境,普通的感冒可能也要在医院住个三五天。诸如此类的事情,常常有所耳闻,网上的报道也见过不少。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还是害怕得要紧。万一她老人家真有个三长两短
……,我不敢往下想。母亲安好比什么都重要。家乡的医疗水平与南宁相比,肯定是有差距的,决定让母亲立即动身车来南宁。
    母亲只上过三年小学,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而家里的事又需要人打理。只得叮嘱父亲送她上车,让她随身带好手机,并保证手机电量充足,保持电话畅通。
    2017年12月14日,这个日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
这是母亲的第一次远行。这一天,南宁已经有了冬天的气息。整整一天,下着令人头疼地冷冷的雨,刮着令人厌恶地冷冷的风。走在大街上,仿佛身体都要被冻成冰雕了!下午四点钟,坐地铁到了琅东客运站。我要在这里等候母亲的到来,一个从千里之外的乡下来南宁看病的农家妇女。也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即便穿上加绒的冲锋衣,仍然冷得瑟瑟发抖。在南宁呆了十年,似乎从来没经历过如此寒冷的冬天!在客运站负一楼的便利店旁,我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话:“妈,到哪儿了。”话一出口,立即觉得自己是个白痴。母亲既不识字,又没来过南宁,她怎么知道到哪儿了呢。理所当然,她的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因为担心中途停车休息时母亲会上错车,所以问她有没有坐错车。母亲略带疲惫而又充满自信的说“这个别担心,你老妈虽不识字,但‘南宁’两字还是会看的,放心吧。”听了她的话,我的担忧少了一些。但一想到她是因为身体健康问题才来南宁时,心里始终不是滋味。虽说不像别人那样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却也通过自己地努力融入了这座城市,但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未曾带父母来过南宁。含辛茹苦养育我的双亲,他们早应该来看看这座城市的样子的!
    根据平时从家乡坐车来南宁的经验,母亲应该在五点左右到达。然而从五点等到六点,却没有见到母亲的身影,心里的担忧开始滋生。即便是堵车,这个点也应该到了。可是没有!从六点到六点半,天色暗下来了,马上就要进入深冷的夜晚了。仍然没有看到从家乡来的班车。我焦虑不安,在车站负一楼的快递室里,冰冷的不锈钢椅子令我越觉寒冷。继续给母亲打电话,问是不是堵车了。电话那头,显得有些无力,伴着咳嗽声,说没见到堵车。再次怀疑母亲坐错车了。让她把电话给坐在旁边的人。电话里是一个姑娘的声音,告诉我没有坐错车。这才放下心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时针指到七点了,还是未见到从家乡驶来的班车。坐下,站起来,坐下,站起来,只要看到有车辆进站,便赶紧迎上前去,希望那是从家乡来的车,希望那车上有母亲的身影。不到一分钟就有一辆车进站的进站室,几十上百辆车过去了,没有看到来自家乡的那辆。七点半过去,依然没有等到母亲,继续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如果看到了很多灯火,那一定是到了。可是她的回答让我失望,说窗外黑漆漆的,看不到任何灯火。
    时间像停住了脚步,把母亲困在了未知的远方。从来没有哪一刻,想要与母亲亲近,哪怕是被母亲骂一顿,那也是万分高兴的!好在知晓她没有坐错车,才不至于错乱不堪。八点过去,眼看就要到八点半了。我再次望着进站而来的车辆,迎面而来的车灯刺痛了双眼。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就在我想跑到进站的入口时,一声“
幺妹”在我身后响起!回头一看,是母亲!擦肩而过竟然浑然不知,昏黄的灯光下,那个小小的人儿,面容憔悴,可不是母亲么!穿着猪肝色的棉衣,头戴同色系的毛线帽子,一手挎着朱红色的手提包,一手拿着她随身使用的小花布包,肩上是一个灰色双肩包。赶紧接过母亲的行李,不过数日未见,她似乎矮小了许多。
    “妈,饿坏了吧。”半晌我才吐了一句话出来。母亲说道:“刚才在车上吃了家里带来的糍粑,一点不饿。你吃了没有,不要饿坏了身子。”我的眼泪差点从眼眶里滚出来!无论何时何地,母亲最关心的永远是她的孩子!接到母亲后,立即给父亲报平安。随后带母亲到车站的快餐店简单的用了晚餐。回到家时,已经十点了。从见到母亲开始,她便不停的咳嗽。说是前些日子感冒后,就一直咳嗽,喉咙里像长了东西,咳嗽时呼吸困难。我让母亲别想太多,她坐了十个小时的车需要好好休息。况且,明天还要早起去医院,所以让她洗漱后就休息了。母亲睡下后,看了一下她携
的诊查报告,但本身不是专业人士,看得并不明白。其中一份报告上这样写着:食管裂孔疝和慢性浅表性胃炎。大概知道是胃有问题,至于其它的就无从知晓了。等到明天吧,一切都会好的!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是失眠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带母亲到了医科大一附院。由于没有提前预约挂号,有些科室已经挂不到号了。还好仍然挂到了呼吸内科和消化内科的号。为了确保母亲得到最好的检查,挂的都是收费最高的专家号(主任医生)。首先去的是呼吸科,医生的检查结果是母亲的喉咙里没有长东西,只是扁桃体发炎。末了加上一句,如果不放心,去相关科室(耳鼻喉)再检查一下。开了些咳嗽的药后,便打发了我们。整个过程只用了十来分钟。我安抚母亲,这是广西最好的医院,选的是最好的医生,检查结果不会错的。但她还是担忧。接着到了消化内科,医生看了此前的胃镜报告和其它化验结果,说老人家没什么问题,是老年人常见的胃病,注意饮食和休息就可以了。连药都没开!两个科室都说没什么问题,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但母亲的担忧没有因此减少。她反复的对我说,脖子里长的那块东西让她难受,有时候吃饭都难以下咽,特别是咳嗽时更觉难受。我安抚她,咱再去别的科室检查。只是要等到下周一了,周末多数科室都不上班。这是城里人的特权,双休日是要有的。这种特权在我们乡下,那是闻所未闻的。
    两天后,大清早又到了医科大一附院。去的是耳鼻喉头颈科。等待医生叫号,到临床问诊,抽血化验,开单做喉镜手术。直到母亲从喉镜手术室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了。拿着喉镜报告回到诊室,医生说母亲得的是慢性咽炎,喉咙里没长东西,平时须注意饮食和情绪。母亲依然半信半疑,她始终害怕突然离我们而去。我们又何偿不害怕她突然离开我们啊!我转头看了一下排在后头的人,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大姐,检查报告跟母亲一样:慢性咽炎。出来诊室后,与她聊了会儿,她说也是喉咙有异物感,像是有东西压迫着喉咙,两年了稍不注意就会复发。直到此时,母亲才相信了医生的话。连连对我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幺妹,你们都不明白我的心,唉!”怎么会不明白呢!不看到我们成家立业,她是不会放心的。再说母亲才六十五岁,她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没有好好地享受过生活,为人子女应尽最大的努力,让母亲健康长寿!
    排除了一切困扰和担忧,母亲恢复了她往日唠唠叨叨的样子。不是嫌弃我做的饭菜难吃,就是说我一个女人家,连个卫生都搞得不干净。又说我衣服洗得不及时,堆得都发臭了还不舍得洗。偶尔,我反驳她,这不是在咱乡下哪有人天天洗的,攒成一堆再洗才不会浪费水和电。她便粗声粗气地骂我,这都是懒人才有的借口和习惯。虽然母亲是个乡下人,但家里家外总是弄得井然有序,一丝不苟。于是我不再说话,只要她高兴,都随她吧!
    然而,两天后我却让她不高兴了。也不知道是谁把她来南宁看病的消息放出去的,她接到阿青(舅妈的儿子)的电话,说是舅妈一家人要来探望她。阿青娶了个南宁本地的媳妇,所以连同舅舅和舅妈一家人都在南宁生活。我听后极力反对,提高了嗓门对她说,探望什么呀,叫他们不要过来,病人才需要探望,咱又不是病人没有这个必要。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探望两字后,我的心中突然燃起一股无法控制的怒火。所以再三强调,让母亲叫他们千万别过来。我以为这样做合乎情理,母亲却忽然放声大哭!她的泪水像决堤的河水,哗哗地往地上掉,像个孩子似的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彻底惊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亲!我做错什么了吗?折腾了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摆脱了疾病的阴影,此时若是哭出个什么事来,我岂不是千古罪人?赶紧坐到她身边,说:“妈,别哭了,女儿做得不对,你打我骂我好了。”这样一说不打紧,她嘶声力竭道:“你根本不爱我!”听到这句话后完全懵掉了!同时,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
    我怎么会不爱她?回想这些年来独自在他乡打拼,努力让自己成为父母的骄傲。不管有多少苦和累,遇到多少困难和挫折,全都自己咬牙默默承受。家里的大事小情,我都一力承担。只为了让父母少操点心,把生活过得好一些。我知道父母当年为了供我读书,吃了无数的苦,流了无数的汗水!所以哪怕在城里买不起房子车子,也把所挣的钱半数拿了回去。一直以为,我对得起养育我的双亲!未曾想在母亲的眼里,竟是一个不爱她的人?我以为的无愧于天地的孝心,被那句“你根本不爱我”击得支离破碎、体无完肤!
    母亲边哭边控诉:“你出来工作后是拿了几个钱回来,可你一年到头有几天在家里,你计算过么?你结婚几年了,我来过你的家么?你的脚落在哪儿,是向东还是往西,做父母的全然不知。人家问女儿嫁到哪儿了,家庭条件好不好,我们也只能无言以对。”母亲的一字一句,彻底击碎了我所认为的爱。是的,也许我根本不懂什么是爱!
   “妈,对不起,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们!”此时除了跟她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才能让她停止哭泣。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容易么?你倒好,口口声声要把人拒之门外,这是我教你的道理吗?你教我日后怎么见人,让别人在背后说风凉话,说我嫁了个女儿却不允许人家来做客么?”
    完全没想过母亲还有这样的为难之处!她的要强我是知道的,在家里耕田种地每每都是披星戴月,庄稼的收成在村里从来都是排在前三。她干活再苦再累,生活再怎么艰难,哪怕跟父亲吵架打架,都没见她流过一滴眼泪。如果说,这些年来我能坚强的面对一切,那正是受了她的影响。但我从来未曾想过她真正需要的东西,也从来未曾想过她藏在心底的为难。一直认为承担了家里的负担就是回报了父母。这个世界上,金钱岂能代替所有的东西?尤其是母亲想要的爱!
    是的,我的确不爱母亲。我为自己的行为感到羞愧与不耻。心心念念地说要让她健康,要让她快乐,然后给她一份自以为是的爱与回报。可她不是我的附属物,我给她的并不是她所想要的。古人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然而,即便是己所之欲,又岂能随意施于他人呢。
    妈妈,对不起!
    这件不愉快的事发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在心里向母亲忏悔,并检讨自己的所做所为。母亲倒是像什么事都没发生,每天还是“
幺妹长、幺妹短”地嫌弃着我所做的饭菜,嫌弃着我弄得乱乱糟糟的家,还吵着着要马上回乡下。问她为何。说是放心不下独自在家的父亲,想着父亲换下来的衣服可能都发臭了,想着家里可能变成一个狗窝了,想着地里的红薯要去挖了……末了,加上一句:家里的母牛要生小牛崽了,这可是咱家的大事呀!
    啊,我可怜可爱的母亲!
    


                                                                                                                                2018年5月13日.母亲节

      
       
         

阅读 (46) 评论 (1)
里门 被推荐至博客首页的部分博文
评论(1)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