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玉品健--法学博士,法律学者,职业律师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追求真我,并保有独立的人格及自由的思想。 (玉品健个人简介) 少小立有鸿鹄志, 勤勉刻苦未曾止, 艰辛辗转从不息, 奈何时运不我与。 十年执鞭弄杏园, 十年潜心读法律, 曾经西南求真理, 中南湖边留足迹。 我辈信仰者法律, 致力匡扶是正义, 手虽没有缚鸡力, 扭转乾坤是我志!
友情链接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243857
  • 本日访问数: 5
  • 昨日访问数: 28
  • 本周访问数: 207
更多
博文
(2017-10-15 09:44:53)
标签:

时评

分类:时事评论

论吴爱英们的倒掉!

文/玉品健

中国共产党十八届七中全会传来消息,全会审议并通过了中纪委关于吴爱英严重违纪问题的审查报告,并给予吴爱英开除党籍处分。吴爱英今日之被开除党籍,与2016年上半年中央第六巡视组对司法部党组进行了专项巡视关系密切,当时巡视组指出了吴爱英治下的司法部存在五个方面的问题,除了第五点“办理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及罪犯转押服刑等方面腐败行为易发多发”与法律有关之外,其余四个方面的问题政治意味较浓,我无法解读。但我个人认为,一个不尊重宪法、对法律没有敬畏感的人,不配位列公务员的队伍,更不应该位居如此高官,其被查处、被法办是迟早的事情。

(2017-08-07 08:17:06)
标签:

时事

厦门航空,我们要告你!

文/玉品健

相信经常搭乘飞机出行的朋友最近都非常懊恼——那就是航班一而再、再而三的晚点,晚点,再晚点。搭乘飞机出行的目的本来图的就是快捷,但没想到非但不能快捷、反而耽误了行程,还把美丽的心情给摧毁了,以至于我们不得不奋起而控告航空公司。

2017年8月4日,根据行程需要,我要到厦 ...

标签:

思想

分类:法治思想

一个身处社会底层又很不幸的男人的凄凉人生!

文/玉品健


我饱含着泪水、强忍着悲痛,来思考这样一个另类的问题并完成这样的一篇文章的写作。在写作这篇文章之前,我已经哀伤了一天一夜。特别是昨天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一直沉浸在对一个与我没有太大关系的委托人的去世的悲痛当中。

109 阅读  ┆ 0 评论 
标签:

思想

分类:法治思想

我们为什么要坚定不移地反对酷刑?

文/玉品健

春节前北京陈建刚律师公布了会见谢某阳律师的笔录,将谢某阳所受种种酷刑折磨公诸于众,让人们充分了解了“国宝”在司法过程中所实施的种种酷刑。这一人神共愤的酷刑记录的公开,引起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无不让人潸然泪下、义愤填膺。进一步地促使我们坚定不移、斩钉截铁地反对酷刑。

309 阅读  ┆ 0 评论 
标签:

时评

分类:法治思想

中国法官如何避免遭到当事人的报复杀害?

文/玉品健

中国法官遭到自己所审理的案件的当事人的杀害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这样的事情有时候发生得多一些,有时候发生得少一些,有时候来得血腥暴力一些,有时候来得斯文保守一些。法院判决本是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法官本应是社会正义的守护神、正义的输送者,缘何屡屡成为自己所审理的案件的当事人伤害的对象?简单粗暴地声讨暴力、严惩罪犯或者斥责人们只迷信暴力、没有法律信仰对问题的解决显然用处不大。这里,我们需要深入地回顾当事人报复杀害法官的事件,需要剖析当事人杀害法官的原因,最后尽可能地为避免同类事件的发生找到解决办法。

一、当事人报复杀害 ...

标签:

时评;思想

分类:法治思想

中国法官如何避免遭到当事人的报复杀害?

文/玉品健

中国法官遭到自己所审理的案件的当事人的杀害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这样的事情有时候发生得多一些,有时候发生得少一些,有时候来得血腥暴力一些,有时候来得斯文保守一些。法院判决本是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法官本应是社会正义的守护神、正义的输送者,缘何屡屡成为自己所审理的案件的当事人伤害的对象?简单粗暴地声讨暴力、严惩罪犯或者斥责人们只迷信暴力、没有法律信仰对问题的解决显然用处不大。这里,我们需要深入地回顾当事人报复杀害法官的事件,需要剖析当事人杀害法官的原因,最后尽可能地为避免同类事件的发生找到解决办法。

一、当事人报复杀害 ...

标签:

时评

分类:时事评论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农民工老乡?!

文/玉品健

一、天生我是农民工?

我的老乡是一个苦命的人,姓覃,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广西壮族群众特有的姓氏。她们祖辈都是出生于、成长于广西最贫困的东兰县和环江县。他们的先人在最贫困、最无助、最没办法活下去的时候,为了改变赤贫的命运,1929年12月11日曾经追随韦拔 ...

标签:

思想

分类:法治思想

人民警察因公牺牲认定属于行政行为吗?

                      文/玉品健

328 阅读  ┆ 0 评论 
标签:

思想

分类:法治思想

论一个学生对老师的举报与投诉!

文/玉品健

昨天(2016年11月21日)中午,我在“华师增院法律系”(即现在的广州商学院法学院)微信校友群里刚刚转发了我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难逃“历史周期律”之劫吗?》,大概过了十五分钟,马上有一个学生发难说:已举报……。我看到这里,非常的惊讶。这个学生平时对我的文章和观点、甚至是对我的所作所为都很是不满,一旦有什么机会总是要出来跟我论争和较真一番。尽管有时候言辞激烈,也尚未达到人身攻击的程度。激辩过后,谁也不服谁。但万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不再辩论,而直接举报和投诉了。

989 阅读  ┆ 0 评论 
标签:

时评

分类:时事评论
勿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搅了公民的饭局!文/玉品健俗话说:民以食为天!一个国家、一个政府、一个公权机关,无论有什么天大的理由和高尚的动机,都应当尊重并保障公民吃饭的权利。在当下现代文明的社会里,这种吃饭的权利,不仅仅是填饱肚子那么简单,在什么时候吃、在哪里吃、跟谁一起吃均是公民吃饭权利的题中应有之义。可是,最近却有人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妨碍了公民吃饭的权利、搅了公民的饭局。上周四的时候(2016年9月1日),圈内比较有名的人权律师葛文秀就提前约我,说大家好久没有见面聊天了,周五晚上出来聚聚。葛文秀大哥是律界前辈大佬,他以前曾经是某大学的法学教师,对于当前司法实践、法治现状有很多独到见解,也掌握了较多关于法律的资讯。因此,我从内心来讲是非常期待与葛律师的这次聚会的。但遗憾的是,我已经在出差的路上,第二天晚上肯定赶不上聚餐,因此只好推辞。正当我因为不能参加葛律师的聚餐而耿耿于怀、闷闷不乐时,周五晚上,突然传来消息说:国家安全局的便衣没有任何理由地把饭局给搅黄了——他们不得不取消聚餐,各自回家各自安排。无独有偶,过了几天(9月5日),律界大状张磊(网名青石)和李金星(网名伍雷)两位律师来广州办案,顺便想跟广州律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