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伊岭居士博客

个人资料
个性签名
博客日历
分类
图片浏览器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106022
  • 本日访问数: 2
  • 昨日访问数: 42
  • 本周访问数: 156
更多
博文
标签:

社会新闻

分类:社会

哈,哈!今年扫墓用上了先进“武器”

伊岭居士

     古训曰:“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居士我,学问虽不算高深,但也算是个读书人,故遵俗明理。

在外工作虽已几十年,但还会遵守壮族人风俗:清明节(或旧历三月三)、旧历十月十,对祖宗墓要进行两次祭扫,且坚定不移!

      我有很多不是壮族的朋友,他们对一年两次祭扫祖宗墓不太理解。他们认为:一年祭扫一次已很累,两次祭祀那定会很“够呛”。后来,经我解释,朋友们终于了解:我们壮族人,是天底下最具孝心的民族。我的朋友,由原先不了解,到最后对我们产生了敬佩。

      每年,清明将至的前几天,我定会发挥“总指挥”作用。我的先辈们,都安葬在山清水秀的武鸣伊岭老家群山之中。以前,交通不便利,没有私家车时,回老家扫墓,这是件极为艰巨之事。父母在世时,这事由父亲“牵头”,我只做“副手”,他都会作好妥当安排。然而,父母过世后,祭扫祖宗之事,我便成了“ ...

分类:社会

      近年,为写“接地气”,写“平民故事”文章,我曾以南宁南湖公园内,市民自发的“乐队”、“歌友”为题材,在报上发表了几篇文章。其中,有一篇名为:《南宁南湖公园那位老处长“歌仙”》。         这篇文章,主要是讲:市某单位有位年已83岁的退休老处长,因喜爱唱歌,不顾家人反对,长年常拄着拐棍到南湖公园唱歌。平时,我因为了“减压”,也常到南湖弹琴找乐,故与老处长成了忘年交。老处长年岁已高,歌唱得不怎样好,但中外歌曲懂得很多。老处长说,他自己明知歌唱得不怎样,但目的是“找乐”。许多游客,凡到南湖听过老处长唱歌,无不受到这老哥的乐观精神所感动。         去年,有一段很长时间,我因工作忙,没到南湖玩琴了。最近,琴友们老是给我打电话,催我到南湖玩琴,琴友对我提醒:不要老做生活的“奴隶”,要做生活的主人!我想一想,友人的话也很有道理,工作再忙也要善待自己。3月7日,我又到南湖公园玩琴,乐队中有个老板,见我后高兴地说:为庆祝我重新“解放”,晚上他设宴请大家要喝个够。         久不到南湖公园玩琴,我见 ...
分类:社会
      1967年,7月一天,自刘爷带我到南宁找父亲后,因读书及不久随父母到南宁居住,我就没有到高峰山坳了。       在随后的十几年,我常从南宁搭车经南武旧公路回老家伊岭,但因工作忙之故,都没在高峰山坳停留。不过,从老家人口中知道,刘爷身体还是很硬朗,只是刘嫂长得太肥胖,走路已较困难。老家的人,有的常到高峰山坳找草药,我没时间看望刘爷刘和胖嫂,只好托村人给两老送点礼物。         一天,我从南宁回武鸣,车经高峰山坳时,看见刘爷孤零一人站在粉店门口。刘爷身体已不如前,头发已全斑白,背已显出驼态。上个世纪80年代末,由于高峰山坳太陡险,过路司机如不遇到紧急事,已鲜有在此停留。另外,寻年代交通已相对发达,此路步行之人已很少,加上刘爷年岁已很大之故,粉店早已不开张。          1994年,“南武二级公路”(即,现在改修为:南武城市大道)正修建,为庆新路修建,怀旧老路,报社想写篇有关原“南武旧公路”方面的文章,这个任务落在我身上。我想:刘爷在该路最险山坳居住几十年,对此路的兴衰最了解,其无疑就是最好的采访对象。一天,我 ...
分类:社会
                                                   
       1967年7月,因“文革”学校已很“乱”,老师已没心情上课,我正好趁“乱”不去上学。       我父亲在南宁工作,平时不管怎么忙,他总会挤出时间回到老家看我们。但自从南宁因“文革”,闹“武斗”后,他已几个月没回家,也没有任何消息。为此,家人极为忧心。       一天天刚蒙亮,我骗过祖母,又抄山路上高峰山坳。我知道,南宁闹正“武斗”已很乱,但刘爷为了粉店和生计,常冒险到南宁进点货。刘爷真是个好心人,当他知道我想去南宁目的后,二话不说就拉出单车,他见我在车后架坐稳后,就踩车往南宁奔去。在路上,刘爷对我叮嘱说,到南宁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离开他。刘爷在我心目中,是个“英雄”,人长得高大,声若洪钟,且会武术。我还看见,他在单车三角架上挂了一条长约70公分的旧车链。我知道,这条旧车链就是他最好的防身“武器”了。我和这样的“英雄”去南宁,南宁虽“乱”,但我一点 ...
分类:社会
《高峰山坳,那刘爷的故事》(四)中,已讲到1967年,南宁正闹“武斗”,老家也因“乱”所至,而死了人。那时,尽管南宁“武斗”,但村人尚有胆大者,为了生计,偷偷翻越高峰,到南宁做小贩。那些人回村后,常讲述城里“武斗”而“死人”之事。 那年,我父亲不知何因,几个月没从南宁回老家。对此,家人对他很“担忧”。我想到南宁找父亲,但想到南宁闹“武斗”,便胆怯了。有一天,我又想到住在高峰山坳上的刘爷,心想高峰离南宁更近,父亲和刘爷有交往,且刘爷常到南宁买东西,他可能会听到有关我父亲的消息吧? 刘爷,在当地人眼中是个胆大者:在“抗日”时,“高峰之战”后,他曾为打“鬼子”而捐躯的国军壮士捡过遗骨;解放前,不惧流窜兵匪,敢一人在高峰山顶公路边“扎根”谋生;不知多次,有时深更半夜了,敢独自下到公路旁边的深渊,抢救那些事故后遇难的司机、、、、、、刘爷,在我心中是个英雄。 有一天,我又瞒了家人上高峰山坳,但因怕“武斗”不敢从公路走,只能走山里的小路,花了几个小时才到高峰山坳刘爷粉店,想打听有关南宁和父亲的“消息”。刘爷和胖嫂见我后,显得很惊讶。刘爷知道我上山目的后,在陡峭的高峰岭顶,他望山脚下不远处那盘马弯弓 ...
标签:

高峰、刘你、故事

分类:社会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那年的初秋,全国“红卫兵”开始大“串联”。当年,南武旧公路还是南宁通往百色、云南、贵州的主要干道。每天,在该路都可见到一队队打着“红卫兵”旗,穿着绿军衣,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一天,我因好奇和想看“红卫兵”,又从伊岭骑单车到高峰山坳。

在“刘爷”粉店,我见许多“红卫兵”正在此处休息 ...

(2015-03-13 01:08:22)
标签:

杂谈

分类:社会
       2013年秋,在时空网发《高峰山坳,那刘爷的故事》之三后,原本想再发几篇关于刘爷的故事,但因受武鸣县政协的委托编写《壮乡鸿儒刘定逌》一书,故从此便没入史料之中,且苦恼不断,经近两年多奋战,最近此书才将由广西民族出版社出版。    近日,接到一文友来电,此君风趣说,两年前在时空网,久久又见我“突头”,为何近两年不见了,是不是已移居月球了?哈,哈,!这时,我才想起时空网和许多在此网中的文友来。昨天,我想打开自己在时空网的博客,可是麻烦来了。原因是:因久不上此网,故已不记得自己的密码,折腾了几个钟头,但就是打不开。无奈之下,只好找“高手”,可本报那几个年青记者说,不请一餐烧烤,此事不谈。正值苦恼之中,一位年青女记者看不过眼,便风趣对我提醒:博客密码,是不是你猜马常爱喊的那两组数字啊?这时,我才如梦方醒,竟真的想起密码来。后来,因高兴便自愿请这几个年青人吃烧烤。     近两年了,没上时空网,上来一看,许多文友仍在,发表文章内容丰富,文笔还是那么精美,读来大受激励。今天,因重找回博客密码,非常高兴,故晚上喝了几杯。夜晚12时了,特查给我来电那文友的“岗 ...

   

    那天下午,“刘爷”托货车司机送我回到腾翔村,我只走两公里多路就回到伊岭村。  

晚上,我因兴奋躺在床上难以成眠,“刘爷”讲述的“高峰之战”,不断浮现在脑海中。

         “刘爷”讲述“高峰之战”

      1939年12月1日,日军侵占南宁后,不久以一个联队的兵力占领高峰坳高地,修建堡垒和战壕,企图阻挡中国军队收复南宁。那年,“刘爷”已是个小伙子, 高峰山坳离腾翔村只有几公里,“刘爷”的家就在腾翔村,故对这段历史有深刻的印象。

标签:

城市故事

分类:社会

     那天,在“胖嫂”粉店我因肚子极饿,只几下子就把一大碗粉吃光。“胖嫂”见后,笑得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她热情地叫我再吃一碗粉。说实话,我真的还想再吃一碗粉,但想起祖父平时的严训:“作客注意分寸”之类话后,便不敢再吃了。

     刘爷和我父亲的情缘

那天,“刘爷”问我上高峰山坳的原因,我说在村里常听老人讲:当年,国军与日本鬼子在高峰山坳打仗之事;讲伊岭村游击队员阮集群(解放战争成烈士)、阮达等,向国军借炮炮打高峰山坳日本据点之事;讲我们伊岭村民阮剑八,给国军当向导攻打高峰山坳之事(注:该老人现已年近90岁,曾在南宁市政协工作,现在南宁市福利院养老。近年,中央、地方媒体曾对老人抗日之事进行过大量报道)。

标签:

城市故事

分类:社会
当年,日本鬼子占领南宁,在现南宁至武旧公路高峰岭顶山坳口修建一炮楼;解放后,刘爷在炮楼下十几米处盖了间瓦房住下。几十年来,他和老伴在山坳口以卖粉卖粥为生。 刘爷的老伴过世后,他孤身一人,仍独居在高峰岭顶。我从小就和刘爷认识,几十年来仍与他来往,知道他许多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初次见到了刘爷 高峰岭在哪里?高峰岭,属广西名岭之一,就在现南宁至武鸣旧公路的中间路段。旧南武公路,全长53公里,其中间路段有十几公里,就是从茫茫的高峰林海,陡峭的高峰山脉中穿过。 1912年,时任广西都督的武鸣籍人陆荣廷主政广西,将省府从桂林搬迁到了南宁。1914年至1915年,陆荣廷先后升任为宁武将军、耀武上将军。1915年,陆荣廷在武鸣修建富丽堂皇的“宁武庄”“上将第”“明秀园”等家宅私园。同年,想要坐镇武鸣主政广西指挥军队的陆荣廷下令调动陆军工兵修建一条可从邕宁至武鸣的公路。1919年,历时4年后,这条陡峭绵长,洒满士兵、民工血汗的邕武公路终于竣工,成为令广西人自豪的广西“第一路”。从此,广西公路才宣告“零”的突破,该路也被人称之为:“广西第一路”。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南宁至武鸣二级公路开通后,原“广西第一路”——南武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