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徐笑徐行,征尘不断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308871
  • 本日访问数: 6
  • 昨日访问数: 132
  • 本周访问数: 337
更多
博文
(2011-02-16 01:28:11)
 

出越南记.第一集

 

 

前言

 

    粤方言中的“捞过界”为贬义词,但在旅游里“玩过界”,是一种娱乐精神,或就是精神娱乐。

    前几天,真的就“玩过界”了。

    越南同登距中越边境线不到1.5公里,每年大年初十,是该市镇的传统庙会,越南民众在这天祭拜祖先,祈福求祥,主活动场地在城中心有300多年历史的“同登灵祠”。

    而大年初九,则是中国凭祥的庙会。

    两个本属民间的地方节日,隐隐地被赋予了缓和修复关系的色调。

    这两天,中越双方施行双方国民免签证互市,双方国民可仅凭身份证即可通关。

    儿时在军人出身的父亲嘴里,常能听到“同登”这个地名,这是一个在1979年2月被战火撕毁的城市。

    这片异国的土地,我曾几次踏上过,但同登,却是一直无缘驻足。2011年2月12日天还未亮得清楚,在新朋旧友的呼唤下,一行人就奔向了同登......

    同登,我来了,带着已知与未知......

 

 

《出越南记》之一:半个月前,即与朋友 ...


皇帝也有无奈
 
    话说道光皇帝,某次无意中吃到了一碗宫外某饮食连锁企业出品的粉条,惊为天物,很震精:“咦?天下,竟有这般美味小吃!?”
   道光于是放弃了宫内计划经济的食物,追逐起了宫外市场经济的食品,责令负责安排御膳的太监们,每天出宫为他买一碗粉条,那粉条的生产厂家,一见天天有一位太监出来购买粉条,知道后面一定是一位家中银子不少的大主顾,遂将粉条提价到40文一碗。
   太监们一听就怒了,“谁的价都敢涨?反了!”于是就抄了粉条出品者的店,让他直接关张,乱棍杖之,驱其滚蛋。
   某天,道光馋了,又让另一拨内务府的太监出宫去弄粉条,结果太监回来禀报:店没了,粉条买不着。
   道光长叹了一声:“朕向不为口腹之欲,滥费国帑,但朕贵为天子,而思一汤不可得,可叹也!”
   所以说,有时皇帝亦很无奈,也不是想有什么就得到什么。 (道光帝画像)     敌人逼着皇帝奢侈
   皇帝的奢侈,有时是被敌人逼出来的。
   不信?来看看康熙的遭遇。
   承德的避暑山庄,至今大家仍口口相传康熙吃饭的轶事。据传,康熙每顿饭至少得80多道菜,每道菜,就吃一两口,但这可不是为了营养均衡,那时没这个概念,这是为了防人下毒,这是康熙的祖母孝庄太后,为了保护孙子,定出的规矩。
    每顿80多道菜,该往哪下毒啊,再说了,万一吃到有毒的菜,只吃一口,问题也不大,但每次要给80多道菜下毒,只怕是没毒死康熙,投毒者自己就会累死。
   面对这么多的菜,怎知皇上今天吃什么?下毒成本,那是相当高昂。
   当年科技不发达,制造点毒药,还蛮困难,成本高不说,原料也不好找,毒鼠强又没发明。So,没点实力,还真当不成皇帝的敌人。 (康熙帝画像)
 
(2011-02-02 00:47:42)
曾经的江南    查阅了一些资料,舟曲以前被称为“不二扬州”、“甘肃的江南”,曾经被茂密的森林所簇拥,那里一度鸟语花香……现在,泥石流都来了。    照这么着,以后桂林发生沙尘暴,西湖变成堰塞湖,你都别感到奇怪。    有砖家说那是地质灾害,也有砖家说那是汶川地震的后遗症,暂时都不信。    当然,“专家靠得住,母猪能上树”这句话,我也不表示认同。因为这有时是对母猪的侮辱。母猪“嘿咻”后还能下小猪仔,改善人类的饮食结构,那些砖家们能做什么,看又不好看,吃又不能吃的,卖又不值钱。    在这个国度,你要活着,先得学会怀疑。    然后在怀疑中,用独立的思考,找寻真理与正确答案。
 
(2011-02-02 00:42:13)
强大到你无语
    太强大了!不服不行!就是要你一定得听到、看到,不管你愿不愿意,不管你心理承不承受得起。     总之,就是要你同悲同喜,别的情绪不准有。     开着车,所有电台,放的是同一个声音;看电视,前13个频道,后40个频道,放同一档节目。国哀日归国哀日,但活着的的人,还得活下去不是?     可,这还让活着的人活不?     非得泪如倾盆雨,才叫做爱国?     我们努力地活着,不给国家添麻烦,不给其他人添麻烦,我们守法,我们消费,我们拉动内需,我们尽量远离丑恶,我们尽着一点点的力播撒着爱与关怀,我们甚至小心翼翼地等着红灯,我们苟且地在不公平的土地上,尽量地保持着平和,这算爱国不?     小声问:部分同学,还照旧去广场滴蜡么?     说实话,我本来很悲伤的,大批活生生的无辜的生命就这般猝不及防地离逝。     但,这群丫挺的,非得搞得像是一场运动式的闹剧,煞有介事,相互传染,众口一声,且不管是否万众一心。艹。     紧接着的,估计就是全民的大规模捐款了.......     让我们捐款,可以的,但,请告诉我们,捐款都用去哪了,我们的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韩三平裸奔未果VS鲁滨逊漂流成功

      

   *“画笔是我器官的延伸,当然,是手的延伸。”——台湾省漫画家 蔡志忠

 

   *鲁滨逊在漂流前,他父亲对他说:“什么生活最好?中不溜秋的生活最好!底层太苦,上层压力大。”

   但鲁滨逊这孩子不相信,自己跑去航海,结果船只搁浅,在一座名都没有的孤岛上,一耽搁就是28年。

 

   *“(《南京!南京!》)票房过了一亿元,我就去黄浦江裸奔。”——国产大骗之巨鳄  韩三平
    (《南京!南京!》已然是票房过亿了,但韩先生并没有如约裸奔,其信用甚至还不如一名输了赌注的阿根廷球迷。
    所以,别太相信一些电影在公映之前的影评,真正客观公正的影评,往往全在影片公映之后。

 

   *有人说,《城市画报》越来越不值得看了。
    对此,我说不上。对于什么值不值得看,100个人兴许有100种见解,纠缠于此,无太大意义。我这几年是无来由地抛弃了一些以前自己倾心的读物:
   《中国愤怒青年报》与《参考假消息》基本已可看可不看;《混球时报》更是已入不得眼。
   《城市画报》是以往在单位的图书馆里翻阅,算是一份都市大资情调的启蒙读物吧。自从搞丢了图书馆的一本期刊后,就羞于再踏入那个门,尽管曾是同一个部门同事的图书馆管理员对我热情如昔。
   《三联生活周刊》看似走入了一条没有出口的胡同,提供的信息,呈碎片状且也不足量,更似自娱自乐,但仍属拿到就读之列。
   《凤凰周刊》目前仍是呈野鸡状,至今仍未羽翼丰满。
   《看天下》的文章,多已通过电脑看过,也属被打了折。
   《南都周刊》还行,目前只通过手机去看,却缺了翻看纸张的愉悦感。
   《南方人物周刊》算过瘾,是另一种的八卦,揭露了不少名人不为人知的方方面面。但一直担心这么写着,会不会官司或扯皮不断。
   《南方周末》是有一搭没一搭地看,没了锋芒,自然也好像少了波澜。《南方周末》给我陆续发了几次E-mail,相邀去各个城市他们的据点里联谊,一直称忙,未成行,但自己知道,忙 ...

(2011-01-31 01:28:40)

午夜墨镜. 为前妻点歌

(贴点2010年文字)
*午夜墨镜

    有则新闻称:赵薇7月份某晚去“钱柜”唱K,入门出门皆戴“黑超”墨镜,但还是被认出。

   评:赵薇是一流或一线女星不?若是,大家怎地会认不出?若不是,她怎地就表现得像个一线女星似的?很多艺人是“被明星”,或是“想明星”的,大家不要惯着他们。

 

*1586次地震:你是公安局还是地震局?
   消息:7月4日中新社消息:“河池市公安局介绍,河池市凤山县防震减灾指挥部的最新数据显示,广西百色市凌云县与河池市凤山县交界地震共记录到1586次,其中以0.0~0.9级的小震居多,其次是1.0~1.9级和2.0~2.9级,而3.0~3.9级仅为几次。”
    
   评:河池市很是节约公务资源,公安局既能当公安用,也能当地震局用。
   我之前以为河池市没有地震局,所以公安局才越殂代庖,再仔细一看,原来该市还是有地震局的,在这: 
http://www.cea.gov.cn/manage/html/8a8587881632fa5c0116674a018300cf/_content/10_03/03/1267611507399.html
   查阅资料:广西历史上在陆地只发生过3次6级以上地震,一次靠近广东,在海里面曾经发生过两次6.1和6级地震。
但就广西房屋的质量来说,一次6.5级的地震,就能把楼房“夷为平地一大批”(此语出自广西某工程师之口)。
   还有一点比较令人揪心的是:南宁会地震么?
   南宁实则位处地震活跃带,附近的隆安、平果都已出现过低烈度地震。此外,南宁市被国家列为2006—2020年全国11个重点监视防御城市之一
   南宁市民可注意到这么一点:南湖南广场新近修建的能容纳20万人的应急避难所,不是修得无来由的。
   另:广西有一条地震热线,估计绝大多数的人不懂,即:12322防震热线。若群众一旦发现青蛙、蟾蜍大量搬家;鱼塘水突然由清澈变得浑浊;天空有一片片地震云等等,务必电告该热线,哪怕你是误报或是神经过敏,那也总比不报好。

 

*国土部长,他说了不算
   7月4日消息,“目前房地产市场呈现出量跌价滞的态势,再过一个季度左右房地产市场可能会面临全面调整,房价会有所下降,但下降到什么程度不好说。”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在大连举 ...

(2011-01-18 03:14:28)

I am back!

 

这里,曾为了一件事,我走了;今天,为了一个人,我回来了。

近现代史速读(2)(6月季)菊花与信仰

   

    人一定得不断地去读史,历史里有很多浅显的小道理,可以丰富大人生。以下是6月份读到的部分史料。

 

*1983年严打,一女青年和在逃犯罪分子不慎有了性行为,结果该女青年判刑了,原因是“客观上起到了助长犯罪分子嚣张气焰的作用”。

 

评:这与当年广西桂林某县的几名农民的遭遇有得一拼。这几名农民,以为铁路边的光缆里有铜线,于是割了几百米想换点油盐钱,不料,光缆里可供换钱的材料实在少得可怜。据称,几名农民的行径,造成了大面积停电,于是警方拘捕了这几名“光缆大盗”,按照“从重从快”的原则,随后押赴刑场,通通毙了。之后,沿路的光缆挂上了这样的警示牌——“光缆里没有铜线”。

    上文的女青年,心中一定不忿:“那厮抽动的尘根上,又没刻着他的具体身份,云雨时,我怎知他是在逃犯!?”

 

*爱迪生:“我认为每个原子必有某种智慧所掌管,所以千变万化,成就了造化之妙。这种智慧是从比我们更伟大的能力而来。上帝的存在,在我几乎可以用化学来加以证明。我深信有一位全知全能、充满万有的、至高无上的神的存在。”

 

评:台湾省人把算命先生,称为先知。大陆则为大师。

若冥冥之中没有主宰,我们何以被造物主“造”得这般合情合理?如:我们的手指为何是五根而不是四根?为何阴阳两个器官,竟然在外形上如此契合?为什么我们有两个肾 ...

(2010-06-19 16:08:44)
 

光棍也可以有春梦(写于6月14日清晨)

 

前一段,重看了杨锦麟走中朝边境的纪录片:《走读大中华:杨锦麟探访中朝边境迷雾》。

该纪录片的标题,起得够烂。

而杨锦麟这厮,冲着其人品,平日也是不太待见的。

不久前,他评写李敖的一篇文章,更是让人觉得其文品低下,奴味十足,在谄媚方面,几乎可与秋雨老师有得一拼。

此纪录片中,这厮一如既往地捏腔拿调,一如既往地伪善,一如既往地咋呼摆谱。也不知是怎么混进凤凰卫视的。

中国目前相当一部分的中年人,经过了文——革等运动的矮化,加上私欲作祟,做派是比较猥琐的,内心也阴暗。且确实如此。

 

我第一次接触朝鲜人,是在北京,世界大学生运动会上。进入体育场,一路有10万观众在欢呼,入场式上,前面几个西方国家的运动员入场时,不少人自顾自地戴着耳机听音乐,嚼着口香糖,闲庭信步,一个个散漫得像在颐和园里春游的旅行团。

待到朝鲜国家代表团入场,该国运动员则一个个站得笔直,胸前各自戴着一枚金质(?)徽章,用靴子把橡胶跑道拍得山响,生怕站歪几厘米就会影响国格似的。

我身旁国务院某部委办的一位女司长,一见朝鲜代表团走来,关切地一个劲在 ...

Vuvuzela与天气乱报,及请让我歧视你   1、关于天气乱报 “除非莫斯科气象局同意为天气预报不准而交罚款,否则气象局将得不到拨款。”——莫斯科市市长 卢日科夫(卢市长不止一次在正式会议上,表述了自己的这一观点) 评: 如果对我们的气象台也推行同样的要求,丫们的工作态度,会不会端正一点? 裁判吹错哨,要被罚;出纳员算错钱,要被罚;驾驶员开错车,要被罚;学生哥答错题,要被罚;上班族看错表搭错车,上班迟到了,要被罚。就连傻大款一不小心上错了床,也得挨罚(插播:昨晚获悉,本人的一个富豪级熟人,因糟糠之妻素质低,于是包二奶。云雨后,二奶有孕,尔后大奶愤而离异,并通过无良律师,一阵鸡飞狗跳后,成功割走一半身家。尔后,08~09金融危机中未能全身而退,家境败落)。 凭什么,丫们把“天气预报”化成“天气乱报”,一次次地错,一次次地引发社会资源的浪费而不被罚?       2、关于Vuvuzela     不是每一样传统的东西都讨人喜欢。这点,一直傻逼逼地持着“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这一反人类观点的反人类们要注意了。 本届世界杯,南非土著热爱的土喇叭“Vuvuzela”,就有够烦人的。 这点,我与CZ同学的观点基本无二致。 从没开球,到吹响终场哨声,土著们的“Vuvuzela”一直响个不停,甚至不留神,你根本听不到主裁判的吹判。且这种据称批量产自中国温州的非洲乐器,所发出声响,一是单调,二是嘈杂,没有一点乐器演奏时的愉悦感,一阵阵的乌里哇啦,听得让人头都裂。 (插播:此次世界杯的3000个比赛用球,全部产自人工低廉的中国。自己的男队女队都去不了世界杯,改由球去,算俅。) 自世界杯开赛,不管哪个场次,满场是啸叫的“Vuvuzela”,土著们肺活量真好,那是在高海拔地区,一直吹喇叭,易缺氧。 CZ同学一度表示,“Vuvuzela”不砸,不足以平全世界的民愤。 这一提法,我有保留地赞同。我的观点是:很多的风俗,实际上是陋习;很多的传统,其实是枷锁。 虽破除种族歧视了,但会不会演化成凡对黑兄弟有一丝不敬或不同意见,就可归为歧视? 就好比我们之前一直坚持的绥靖政策:对于某片或某几片土地上的某些人,就不能对他们的风俗说不好,不能对他们任何做得不对的地方说“不”。他们的人犯罪了,或就得抓到后放人,或就量刑时,先考虑万一重判,他们同类的感受及反弹。 对的是对的,错的还是对的? 这是狗消化不良时喷出的气体。 若你还真以为那些不 ...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