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有时清醒有时迷茫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个性签名
分类
最新博文
友情链接
好友

现在还没有好友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58672
  • 本日访问数: 4
  • 昨日访问数: 5
  • 本周访问数: 27
更多
博文
(2009-05-09 21:05:56)
我以前每次搭火车,都会在进候车厅的时候遭到警察盘查。这次,英勇的人民警察又在汹涌的人潮中一眼把神色可疑的我认出来,招手让我过去,交出身份证。

我已经把坏的一面隐藏得够很深了,最终还是脱逃不了。由于坏人的激素水平心跳速率等与常人不同,可能科学家们就是根据这一点,又运用了人体生物医学工程等一系列高科技,研发并批量生产了一种便携仪器,向着人群一扫,仪器的屏幕上,普通人呈现绿色,小流氓呈现黄色,大坏蛋呈现红色。我的待遇无疑是红色级别的。

我诚惶诚恐地把身份证交上去,等待着警察大喝一声:老实交代!我就痛哭流涕地把小时候楸前面女生的辫子到山上的果园偷果等恶行一一如实招供。警察把我的身份证信息输入一个超市刷卡机一样的东西里查询,竟然发现我不在通缉名单上。我只是个民工而已,警察对此很失望。

我逃窜上了火车,对面坐了一个师大的女学生,她有一个很美好的名字,最重要的是,她请我吃瓜子,她叫我不用不好意思,于是我又吃了她一跟香肠。

为了表明我不是吃软饭的,下火车的时候我帮她拎了一下行李,很重,我问是不是嫁妆都装在里面了。她笑而不答,我猜她的嫁妆一定很贵重,大概是祖传的尿壶之类的古董 ...
(2009-03-13 10:01:26)

汽车站有个20多岁的高龄报童,短发,唏嘘的胡渣子。汽车出发前的那几分钟里,他会跑上车推销报纸。   业务男由于经常出差,在车站碰到报童的次数很多,业务男发现报童的推广词总是基本一致:看报啦看报啦,桂林的黑社会老大在大瀑布酒店被他的手下捅死,周杰伦在广州被狗仔队绑架...   有时候,黑社会老大死掉的地方会变成桂湖饭店,榕湖饭店等,最远的一次死在了全州。被杀的方式是捅死或枪杀。杀人者一般是手下,有几次是情妇。反正就这几个随意组合。相比较之下,周杰伦就比较可怜,都是在广州,都是被狗仔队绑架,一点变化都没有,而且永远上不了头条。   业务男曾经担心过,万一真的有黑社会老大带一帮马仔出差去县里砍人,杀气腾腾,满满坐了一快巴,这时候这个报童跑上车,扯着嗓子喊,看报看报,桂林的黑社会老大被人捅死!   这一段时间,报童似乎也意识到了黑社会老大被杀周杰伦被绑架都过于凶杀暴力,应该多一些风花雪月,所以周杰伦被绑架就变成了兴安一农妇新婚之夜即出轨。   业务男略略统计了一下,周杰伦被绑架的时候,平均每车只能卖两份报纸。而兴安农妇出轨的时候,能卖3份。由此可知,周杰伦的魅力比不上一个兴 ...
(2008-11-14 20:11:20)
业务男下午接到一个业务电话,飞一样地出了门。在迅速的装好资料样品的简短的三十秒的过程中,他还不忘把桌子上的业务烟和打火机装进口袋。他对自己注意到这一点极其满意,一个优秀的业务男是要随身带烟的。   晚上回到住处,门口,业务男一摸口袋,烟还原封不动的装在里面,可钥匙忘在房间里了。他急忙打114,查了开锁公司的电话,在等待开锁师傅的十几分钟里,业务男很无奈地坐在楼梯间抽烟。抽啊抽。他想,这件事终于证明了他是个事业型的男人,不是居家型的男人。   后来一个开锁男来了,他很优雅地拎着一个小包,说要40块。业务男很诧异,说怎么那么贵,开锁男说我们是技术型开锁技术型开锁是不破坏锁孔的以后锁还可以用,业务男说还是贵了,开锁男再次强调,这是技术型开锁技术型啊。技术型这种似是而非的词对于业务男的确有很强的诱惑力,于是半推半就就答应了。   开锁男打开小包,拿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小盒子。业务男屏住呼吸,技术型的东东,要仔细看清楚,没想 到开锁男从小盒子里拿出一个挖耳勺。业务男瞬间震惊。
没错,
挖耳勺,
一把普通的挖耳勺。   开锁男把挖耳勺插进锁孔,一阵乱捅。捅啊捅。 7秒钟后,锁开了,随 ...
(2008-10-09 11:19:24)
表哥结婚,从9月26号开始,整个流程基本持续到了10月6日,大规模的结婚喜宴就分两次,玉林老家一次,南宁一次,期间还伴有若干小范围的亲友聚会。有马拉松的爱情就有马拉松的婚礼,表弟我穿梭前后乐此不疲。

28日晚上,玉林老家,婚礼已近尾声,人都陆陆续续走完了,有其中两人喝咩,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总之吵将起来,准备开打,众人劝之拦之,一直拉扯到屋外,其中有一人气不过,象征性地抡了凳子,没想到站后面一劝架的热心邻居甲很无辜地惨遭毒手,被凳子抡到,头破血流,于是邻居甲又从劝架的变成打架的,局势一度混乱,扣肉酒瓶横飞。伴娘刚开始还沉得住气,与我一同在旁抽烟看热闹,可毕竟是个小MM,没见过大场面,小胖脸逐渐吓得煞白,急忙拉我一起进劝架队伍。后来一直折腾到半夜。明天中午,不出所料,还是这打架的一帮人在一起吵吵嚷嚷,不过不是在喊打喊杀,而是很热烈的喝酒猜码。

10月2日,南宁饭店,有好几对新人同时结婚,一排新郎新娘站在门口,其中发生了有宾客给错红包事件,伴娘中途逃跑事件等等不影响婚礼大局的若干小事,其它一切正常。表弟我端茶倒酒,饭都没得吃饱,直到凌晨,会场一切收拾妥当后,驾着花团锦簇的婚车,与同样饥饿的还 ...
(2008-09-18 00:20:10)
我想,我对南宁的好感,多半来源于南宁的烧烤摊。   2004年,大概是南宁烧烤摊的鼎盛期,夜晚九点以后,大大小小的烧烤摊就会在各个巷子口出现。有一个胖子便时常出现出现在这些烧烤摊中,光着膀子埋头苦吃,喝酒,若有所思,烧烤 摊对于他来说是个动静皆宜的场所。   如今南宁的小巷子已很难再现烧烤摊的影子,正如我再也变不回一个2004年的胖子。我现在只有120斤,总觉得自己偏瘦。   我觉得,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特定的气质,这种气质,我可以依靠他们喜欢出入的场所来区别。比如,我有一个朋友,她叫红袖,有一段时间,她经常泡吧,于是她身上就有一种酒吧的气质,过一段时间,她喜欢泡咖啡馆,于是她身上就有了一种咖啡馆的气质,再过一段时间,她嫁人,成了家庭主妇,我发现,她身上就有了一种菜市场的气质。红袖是个与时俱进的人。 而我的气质一直停留在2004年的烧烤摊里,不能自拔。   桂林青山绿水,生活悠闲,小资遍地但却是一座没有烧烤摊的城市。无聊的时候,我只能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挤两趟公车,从市区辗转去到一个叫八里街的地方吃烧烤。我有一个同学在当地的医院药房里工作。我每次叫他出来的时候,还让他顺便从医院药房里捎一盒 ...
(2008-08-13 00:13:52)
我有一个半透明的的瓷质烟灰缸,很大,底部是圆的,这让它看起来像一个灯罩。其实,它以前就是一个灯罩,有一天,它从房顶上掉了下来,就成了我的烟灰缸。从此它就告别了温暖明亮的灯泡,去迎接不时落下的烟灰和滚烫的烟头,还有接着试图浇灭烟头而淋下的我喝剩的啤酒。
这个烟灰缸很大,我在专心致志的上网,看报纸,看书的时候,要弹烟灰根本不用看烟灰缸的位置,只要朝着右手方向一弹,绝对在烟灰缸的体贴的接收范围之内。它够深,无论风扇怎么吹,烟灰都不会飞出来心里无比踏实。它有一个灯罩遭遇重大变故后变成的烟灰缸特有的忧郁沉静的质感,外表光滑,抽烟的时候会忍不住抱着,感叹人生的变幻无常。另外,在我肚子饿的时候,它又像一个海碗的样子,让我有一种用它泡方便面的冲动。
总之,这是个很有潜力的烟灰缸新人,它的优点简直发掘不完。
(2008-08-09 23:28:57)
赶在奥运开幕式前拉了网线,我瞬间从原始的穴居生活跨越到现代的网络社会。   晚上在网上看了直播。尽管演员身上挂灯泡这一招老谋子在印象刘三姐里用滥了,尽管唱主题曲的刘欢像一个平常在北京大街上溜达的胖大叔,尽管有太多英雄和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影子,可我还想说,整台晚会还是牛逼的,中国元素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能搞成这样也算是花尽心思了。我心目中最后的点火仪式是这样的:一个蒙着面具的川剧演员,大家都不知道是谁,哇哇地先变几个脸,接着拿起火炬,口里呼一声对着火炬台一喷火,点着了,让电视机钱前的老外一再惊呼,啊,神奇而神秘的中国!结果是李宁吊威亚,在鸟巢上空飞了一圈,空中点火。阿迪达斯的老板气一定得脸都绿了,花了大把银子成了赞助商,却让李宁抢了风头。   8月8日晚鸟巢里面一定很热,以前在电视里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此刻穿者盛装,满头大汗地端坐,连汗都不能擦,而我斜躺在床上,吹者小风扇,喝着小酒—当然是冰过的,不怀好意的想,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2008-07-19 11:09:34)
晚上又到下面的夜宵摊吃蛋炒饭,那里的蛋炒饭其实味道一般,可在懒人的思维里,只挑离自己最近的,我实在是懒得走到马路对面了,即使马路对面有可口的砂锅饭。

夜宵摊是晚上附近三姑六婆的聚集地点,信息量丰富,因此开夜宵摊的两姐妹也是非常八卦。古龙小说里,那些通晓江湖上各种恩怨和秘闻的人,往往是小破饭馆里其貌不扬的的掌柜,这一点也是有现实依据的,两姐妹有一次竟然隆重的跟我说认识很多适龄女青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云云,可恶的是她们很小心地刺探到了我喜欢林志玲的类型之后,就没下文了。我只好连续几天不下去吃宵夜,改吃方便面,以表达我无声的抗议。

但我不得不迫于胃的压力下去吃东西,又不得不迫于腿的压力而往这最近的宵夜摊走。我今晚又不得不下去吃蛋炒饭了,于是我恶狠狠地、毫不留情地把她们想象成江湖上背负好几条人命正在躲避官府抓捕和仇家追杀而改头换面隐姓埋名的亡命强盗,她们叫夜宵摊双煞。
(2008-07-15 00:57:54)
七八个星天外 两三点雨山前   Here comes she   我走先
(2008-07-12 01:01:53)
网上看了两部电影,《枪火》和《精装难兄难弟》,两部片子唯一的相同点是都 有吴镇宇出演,而吴镇宇同志也充分地证明了他是香港为数不多的演技派人物, 在枪火一片里跟黄秋生飚戏,丝毫不落下风,而且黄秋生也演不出精装难兄难弟 这样的搞怪片子。   话说回来,黄秋生还是一位歌手,这一点,吴镇宇大概是比不上了,听到黄秋生 唱的《幸福摩天轮》和《Blowin’in the Wind》,有一个词可以形容我当时的感 觉,惊艳,如第一次看到杨思敏的裸体。   对于这样难分伯仲两人,我觉得应同时赐予牛逼的称号。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南宁创高营销广告公司  ©1999-2017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