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博文

黑超着你的思想

个人资料
博客日历
最近来访 全部
  • 访问量: 805721
  • 本日访问数: 23
  • 昨日访问数: 99
  • 本周访问数: 167
更多
正文 字体大小:

图:南宁三百年前上演公主落难记(超长文,慎进)

(2008-07-28 14:41:09)
翻新历史:广西文化系列之八——————————————————————
皇姑?公主?郡主?还是……
南明小朝廷流亡南宁留下的乱世因缘
作者:我才是黑超
 
网上流传的明代公主画像

广南壮族的“接皇姑”仪式
 

漫画版明代公主冠服样式
 
郑家榆扮演的怀玉公主
 
    战火纷飞的年代,一个美丽的公主流落民间,幸遇见义勇为的侠客施以援手,躲过歹徒的追杀;从此,公主与侠客永结同心、隐居山林、寿享天年……这是人们惯见的“公主落难记”故事套路,古今中外皆然,往往列入志怪传奇为人所津津乐道。而在武鸣县城东郊5公里处的夏黄村,村民们坚信,明末清初时“公主落难记”真的在这里发生过!
                  公主下嫁,以碑为证?
    明崇祯十七年,同时也是清顺治元年(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自尽殉国,明朝灭亡。随后满清入主中原,明宗室先后在南方建立弘光、隆武、绍武、永历等抵抗政权,统称南明。传说清军南下大屠杀时,南明小朝廷的永历帝从南宁府(今南宁市)逃往贵州安隆千户所(今安龙县)途中,广德公主与一个随从太监被乱军冲散,流落到武缘县(今武鸣县)。两人白天躲在树林里,晚上才一路跌跌撞撞找到夏黄村黄燝宅府。黄家是当地壮族中的大户人家、书香门第,黄燝,字虚白,曾在永历朝中担任御史大夫,当时致仕在家。见公主上门避难,黄燝急命家人打扫一间净室,让公主穿上壮族服饰藏匿其中。时逢黄燝次子黄垶之妻丰氏因病去世,黄家秘不发丧,对外宣称广德公主就是丰氏。就这样,广德公主冒充黄夫人在壮乡安顿下来。尽管广德公主与黄垶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广德公主从未跨出净室半步,黄垶也未见过公主一面,各自保持着可贵的操守。到了清康熙年间,忠于南明的黄燝还是坚决抵制清政府的剃头令,宁愿“留发不留头”,被清军逮捕后死在思恩府(府治在今武鸣县府城镇)狱中。为慰亡灵,由随从太监作媒,广德公主与黄垶才真正结为夫妻、共偕连理。广德公主去世后葬在夏黄村南面的谭油岭,为了逃避清政府的追查,黄家不敢立公主墓碑,也不敢上坟祭拜,久而久之,坟墓已湮没在乱草中,不见痕迹。
    然而,张廷玉等编撰的《明史·公主列传》,以及三种《南明史》(分别为钱海岳、顾诚、司徒琳编撰)等史籍中都找不到这位下嫁民间的广德公主半点蛛丝马迹。其实这一个传奇故事从夏黄村黄家传出,也要等到清光绪年间,而且只是口头传说,不敢形诸文字。曾任云南知府的黄家后人黄君钜,晚年编纂地方志《武缘县图经》时,在其中的《黄燝传》提及黄燝忠义救主一事但不敢详细说明。后黄君钜之子黄诚沅续纂《武缘县图经》,将原六卷补充至八卷,也还是未增加“公主下嫁”的详情。1930年,黄诚沅才撰写了《叔祖虚白公与广德公主轶事拾丛》一文娓娓道来,并刻碑为记。碑文有曰:“帝之次女广德公主偕一阉宦,昼伏宵行,间关来至武缘望门投止。公竟冈恤百口,匿主密所,著以粤女衣饰,俾冒次子诸生梓甫死元室,而于深夜潜将死者逾葬园内,严饬家从,弗许宣泄。迨公殁后多年,公主齿暮,始凭随阉出作蹇修,与梓公实践夫妇伦义。”为了表明此文不是孤证,黄诚沅在碑文中还透露:“明末帝女,尚有一封安化公主者,随驾入滇,道死,墓在富州皈朝,以经昆明王畴五学士思训典赋诗凭吊,故皇姑坟三字久已遍传寰中。”
    仅凭这块70多年前立起的石碑,是否能证明“公主下嫁”确有此事?
                  三种传说,三种身份
    如果广德公主下嫁南宁为真,那么这位广德公主在明宗室中是一个什么角色呢?
    就算依照民间传说,广德公主的皇族身份都有三种不同说法。《叔祖虚白公与广德公主轶事拾丛》认为,广德公主是永历帝的第二个女儿;在传说“广德公主埋有黄金宝藏”的南宁市兴宁区四塘那笔村,则认为广德公主是崇祯帝的第二个女儿,并误以为永历帝既然是继崇祯帝之后称帝,“当然”小一辈,应称广德公主为“皇姑”;在云南遗存有“明恭王府安化郡主之墓”(又称皇姑坟),安化郡主即前文提及的广德公主的姐姐——安化公主,但当地人称安化郡主为永历帝的胞妹!那么广德公主也是永历帝的另一个胞妹?桂恭王实为永历帝之兄朱由楥的谥号,朱由楥早亡,未载其有女儿;永历帝之父朱常瀛谥号桂端王,有资料讹为桂恭王,墓碑上所称“明恭王府”或为“明桂端王府”之误。
    皇族的正规封号,与老百姓所认为的不尽相同。龙文彬编撰的《明会要》“卷五·帝系五·公主”中记载:“明制:皇姑曰大长公主,皇姊妹曰长公主,皇女曰公主,俱授金册,禄二千石。婿曰驸马都尉。亲王女曰郡主,郡王女曰县主……郡主禄八百石,余递减有差。”再看《明史》中崇祯帝和永历帝的关系:1572年至1620年在位的明神宗朱翊钧,其长子为明光宗朱常洛,第七子为桂端王朱常瀛;崇祯帝朱由检为朱常洛第五子,永历帝朱由榔为朱常瀛第四子,崇祯和永历帝实为同一辈。以此为据,如果前文第一种说法是对的,称其为公主正确;如果前文第二种说法是对的,也应称其为公主而不是“皇姑”;如果前文第三种说法是对的,其应称为郡主(以朱常瀛的女儿论)或长公主(以永历帝的胞妹论)。
   查官方史传中崇祯帝和永历帝的嫡系传承,广德公主的三种身份都值得怀疑!       
   《明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九”记载:“庄烈帝(即崇祯帝)六女,坤仪公主,周皇后生,追谥;长平公主,年十六,帝选周显尚主,将婚,以寇警暂停,城陷,帝入寿宁宫……以剑挥斫之,断左臂,又斫昭仁公主于昭仁殿;越五日,长平主复苏,大清顺治二年上书……逾年病卒,赐葬广宁门外;余三女,皆早世(逝)。”崇祯帝并没有一个叫做广德公主的女儿!
    《明史》中只记载了朱常瀛四个儿子的名字,女儿无载。三余氏编撰的《南明野史》“卷下·永历皇帝纪”中也只记载了朱常瀛“生四子……长、次俱夭……册封三子为安仁王,四子为永明王”。作于清乾隆二十八年的《清泉县志》“卷三十六·杂志”记载:“(朱常瀛)生七子,长世子及次子、少子俱早夭,第三子名由楥,刘贵人所生,封安仁王,赐婚吴氏,系衡良家女。四子名由榔,苑贵人所生,封永明王,赐婚王氏,系南直人,业医王公亮孙女。第五子、六子逸其名,幼,未赐婚,癸未之变(指张献忠军入湘),第五子、六子为寇掳去。”女儿无载。朱常瀛是否有一个叫做广德公主的女儿?存疑。
    那么,剩下的“广德公主是永历帝的第二个女儿”这一说法,可信程度又有多高?《明史》《明会要》《南明野史》,曾任永历小朝廷掌管奉使之事的行人司行人王夫之的《永历实录》、一代大儒黃宗羲的《行朝录·永历纪年》,以及三种《南明史》等史籍中,均未记载永历帝有女儿,只提及永历帝册封的太子朱慈煊(又作朱慈炫)。有人认为,南明小朝廷存在时间较短,又总是处于四处流亡的窘境,皇室记载大多阙如,或漏过广德公主行迹本末也未许可知。而且永历帝除了有“生太子有功”的王皇后,还册封过刘贵人、杨贵人,就没有为他多生养几个子女的可能?如此,也就为民间传说留下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最离奇的是近年来据说由安化公主、广德公主传说衍生、拍摄的电视连续剧《怀玉公主》,该剧由郑家榆、孙耀威、王皓等主演,剧中称永历帝的女儿是怀玉公主,她女扮男装隐藏民间,偶遇微服私访的清康熙帝,以及大汉奸吴三桂的儿子吴应熊,因缘际会地做了结拜兄弟;身份揭露后,康熙帝与吴应熊却同时爱上了怀玉公主……如此放肆地戏说明清恩怨,真是令史学研究者只有瞠目结舌的份了!
                 另一位广德公主
    “广德公主是永历帝的第二个女儿”的另一个疑点是:早在明英宗朱祁镇(1435年至1464年在位)统治期间,皇室就已册封过一位广德公主!
    《明史·公主列传》记载:“英宗(有)八女……广德公主,母万宸妃。成化八年下嫁樊凯。二十年八月薨。”1964年在北京铁路局西山疗养院内出土的《大明广德长公主圹志》印证了这一记载,志中记载:明成化二十年(1484年)十一月十三日,“广德长公主葬西山香山乡翠微山之原”。当时明英宗已逝世,明宪宗朱见深当政,广德公主改称广德长公主(皇姑)。这一位广德公主名曰朱延祥,在成化八年(1472年)下嫁驸马都尉樊凯,樊凯是南城兵马副指挥樊旺之子。朱延祥和樊凯夫妻恩爱,到了“生同裘、死同穴”的地步:20世纪70年代,在同一地点又出土了《明故驸马都尉樊公墓志》,志中记载:以樊凯卒之年(1512年)八月七日葬于都城西翠微山之原,与公主合圹礼也。
    明代公主何其多?有明一代,朱氏皇族满天下。朱元璋称帝后大封子孙,并规定一整套严格的封藩制度,使安徽凤阳朱氏一跃而成为天下最尊显的贵族。朱元璋的龙子龙孙们以几何级数不断繁衍,分布于全国各地。朱元璋考虑随着子孙太多,可能会名字重复,曾亲自为后代制定了取名命字的原则和方法。他为24个儿子的后代世系,各拟定了20个字,每个字为一世,由宗人府依据世次顺序取双名。由于有优越的政治和经济地位,明朝的皇子王孙们,往往广娶妃嫔妻妾,繁衍后代。如晋王府的庆成王朱济炫,多达100个儿子,且均长大成人,兄弟多得不尽相识。明政府统治期间,做皇帝的共有16人(不包括南明小朝廷),封为亲王的83人,封为公主的80余人,封为郡王至奉国中尉的则多得不可胜数。明万历二十三年(公元1595年),见载于玉牒的明宗室人口已达157000余人。估计到明朝末年,宗室人口至少已超过20万人。巨额的宗禄开支使百姓的赋役负担日益繁重,也造成明王朝严重的财政危机,成为导致明政府亡天下的一大因素。
    一朝之中,这么多公主、郡主,封号是否会重复?有可能!明国子监高才生沈德符的史学笔记《万历野获编》“卷五·公主”中记载:“公主封号同名……如英宗第二女嘉善公主,下嫁靖远伯王冀孙王增,事在成化二年。世宗朝,以第四皇女降驸马许崇诚,亦封嘉善公主,时相距仅隔三朝,何以漫不稽考?其时,严分宜当国,颇以博雅自负,何冬烘至此?岂黩货方殷,无暇分心耶!嘉善两公主后,又有穆宗生母孝恪后弟杜继宗封庆都伯,此仁宗系二女封公主号。最后则今上嫡母仁圣太后父陈万言封固安伯,亦景帝女初封公主号,后降为郡主者。此皆帝姬汤沐邑,岂臣子所宜蒙袭?” 然而,《万历野获编》于明万历年间写就,到了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沈德符的第五世孙沈振依据家传旧本,又汇聚收集诸家藏本,增补完成后才成为传世版本;如果发生过永历帝册封的广德公主与明英宗的女儿封号相同一事,作为修订者的沈振依怎么会不予增补注明?
               公主姊妹分隔滇桂?
    还有一个疑点,出现在对广德公主的姐姐——安化公主埋葬地的叙述中。《叔祖虚白公与广德公主轶事拾丛》称安化公主随驾入滇,途中去世,墓在富州皈朝(今云南省富宁县归朝镇),俗称皇姑坟。然而如今的富宁县并无安化公主墓!倒是有一个“明恭王府安化郡主之墓”在云南省广南县莲城镇西郊太平寨南。而且不管是安化郡主还是安化公主,同样于史无载。
    据《南明野史》记载:“永历六年壬辰,正月癸酉朔,帝野次。三日至皈朝。十一日,发皈朝。十二日,次富州。十三日,次沙斗。十四日,次西洋江。十五日,次宝月关。十六日,至广南……二十五日,发广南,次童卜……二月……六日,至安隆所。”这就是当年永历帝从广西逃到云南,再逃到贵州的路线,其中在广南县驻扎了9天。云南当地传说,永历帝驻扎在广南的侬氏土司领地,承诺将在广南建都,为取信于人,把安化郡主留在马蹄井(今广南县城西郊莲城西路)。明永历十五年,即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永历帝被大汉奸吴三桂绞死于昆明篦子坡。噩耗传到广南,安化郡主天天哭泣,不久便病殁,年仅16岁,壮族人民将其安葬在马蹄井附近。清末,当地的人们为纪念此事,把她的遗骨移至太平寨安葬,立碑称“明恭王府安化郡主之墓”,并建“皇姑”祠,后改称“皇姑”庙。“皇姑”庙原是一所土木结构的四合院建筑,1912年至1917年重修,变成砖门结构的庙宇。据说太平寨以前叫火烧寨,因每年均有火灾发生,“皇姑”移葬此地后,火灾再也没有发生过,火烧寨就取名太平寨。善良的壮族人民认为没有火灾是“皇姑”保佑,便每年都要抬着一乘空轿和白布做成的“长桥”,到“皇姑”病死的马蹄井把她的一缕芳魂接来,在“皇姑”庙里进行祭祀。接皇姑的习俗就这样流传下来,每年农历四月第一个“寅”日为“接皇姑”日,当地壮族人民在哀乐声中履行迎接“皇姑”的仪式,同时邀请附近乡寨的壮族歌手,从早到晚在庙内纵情对歌,直到第二天清晨。这种习俗一年一年延续至今,即使在“十年浩劫”期间也没有间断过。
    黄君钜曾任云南知府,又是治学严谨的学者(曾任岭山书院院长),应对辖下各地名胜、习俗较为熟悉,怎么会在向其子黄诚沅转述“广德公主的姐姐——安化公主”安葬地时,把广南太平寨误为富州皈朝,还把安化郡主称为安化公主?难道其中另有隐情?再说黄家先贤黄燝,在永历朝中担任御史大夫时就是一个敢于直言的主儿,南明覆灭后还以明遗民自居,不肯向清政府低头,这样一位忠烈之士,又怎么可能编造一出于国于家于己均无利的“公主落难记”?
    不管怎样,300多年前的那个国难当头的风雨飘摇之夜,黄燝宅府肯定发生了一件不同寻常之事!当时的情景应该是这样的:门外忽然传来求救声,黄燝命家人秉烛,打开了宅门;一个太监搀扶着一个年方十几岁的娇小女子闪进宅内,那女子自称广德公主,黄燝虽未见过皇宫内眷,但闻言已大惊失色,不及细察究竟,急施叩拜之礼;黄燝命家人打扫房间,安顿下两人,并严格命令家人不准走漏风声……
    无须再考证安化公主、广德公主是否藏身广南、南宁,在明末清初,一部分忠于明政府的皇族、官吏、民众逃难到广西、广东、云南、贵州等地是史实。和传说中的安化公主、广德公主一样,这些汉人只有得到当地少数民族群众救助,更换当地服饰,隐藏在当地群众之中,才有可能逃过多次围剿、清查,不被清军杀戮。有幸生存者便在少数民族地区落籍,婚嫁育儿,成家立业。对于广西而言,这些来自中原的汉族移民进入壮乡,为壮汉民族文化的频繁交流、相互吸收提供了便利条件。一方面,在壮、汉民族的共同努力下,壮族地区的许多荒地被开垦,水利设施不断新修,新的生产工具和技术广泛使用,手工业、矿冶业进一步发展,生产力得到极大提高;另一方面,由于壮族无论在人口数量、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政治势力等方面均占主导地位,因而逃亡至此的许多汉人在这个地区自然受到壮文化的熏染,逐渐融入壮族之中。
    建于1930年的广德公主庙,如今依然默默坐落于武鸣起凤山南的夏黄小学内。该庙为砖木结构,挑檐,碑刻则嵌镶在夏黄小学校舍墙上。至于庙中祭祀的是皇姑?公主?郡主?还是哪位皇族甚至宫中女官,游客们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热烈谈论着当年那段系起汉壮一家亲的乱世因缘,为之神驰向往。
阅读 (4668) 评论 (7)
评论(7)     以下网友留言仅代表其个人观点或看法,不代表时空网的观点和立场。
发评论

facelist

验证码 换一个

  

关于博客 | 网站地图 | 服务条款 | 博客公告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广西三森时空科技有限公司  ©1999-2019   经营许可证编号:桂B2-20010010